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5)

2.

我在周瑟瑟詩里經受了一種思,對知的召喚:在詩作里,做到把詩還原到它的原始本性,即內心能看見自己又可看見自己思出的勞動產物的心象。讓這顆帶有心象的心靈,保持著一種原始生成的天然而去掉人工的性格。在詩句里,心靈對著語詞之卉,給出了最高的開綻:

 

“花園是小夫妻的鐐銬,鷹是黃昏的鐐銬

肉身是帝國的鐐銬,語言生銹了

流血的嘴唇上殘留一場戰爭

主角大張著嘴,最後一口氣是一朵烏雲

一小片舌頭緊緊咬住下嘴唇

一口氣,一朵烏雲,一個自我的祖國

舌頭是嘴唇的鐐銬

體制是人民的鐐銬

快樂是女皇的鐐銬

 

烏有是流浪漢的鐐銬,他學習小夫妻的步伐

他學習鷹的眼神,那一天在景山下

落日是帝國的鐐銬”

(周瑟瑟2010年詩選《鐐銬》)

 

周瑟瑟詩節的寫和思,到了這里,我憑知見和良心說,已經和里爾克、歌德、荷爾德林、博爾赫斯、尼采的同一個思向,有著相關性的成分了。試看:

 

“死神的腳步

……

在故鄉的天空徘徊”

 

再看:

“一體地存在乃是神性和善良;在人中間”

 

我請問,我們能否分辨出這兩段詩句,哪一個來自周瑟瑟的筆下?哪一句又選自荷爾德林的詩節?兩段詩句,都有簡練的用語而又達到了思極的深邃。

我向來主張:詩一旦進入了藝術的原居之家,必然要置身於哲學的窗戶和地板的器具之中。它們在各自所處的空間下都是人類原居的方式和區域。所以,偉大的最高級的詩,總是驚人地要走向相似。這就是詩本身的自在和自為在召喚。就像簡練本身包含不簡練的制約一樣。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