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織搖搖頭,不管實情如何,胡思亂想也無濟於事。現下最要緊的,是先確認冬樹的傷勢,不曉得嚴不嚴重?

回家後,她甚麽都沒吃,卻完全沒食欲,不僅如此,胃還針紮般陣陣作痛,感覺快吐了。

約三十分鐘後,手機才又響起,顯示的是陌生號碼。香織按下通話鍵,傳來另一個警察的聲音。

對方告訴她京橋一家急診醫院的名字,說明冬樹重傷昏迷,正在動手術。接著,對方問她能不能立刻趕來,香織回答“馬上過去”便結束通話。

香織衝出公寓,跳上出租車。又多一筆額外的支出,這個月的生活費恐怕會更拮據,但眼下不是擔心那種事的時候。

醫院前方停著好幾輛警車,香織踏進醫院,數名男子立刻迎上來。其中兩人是穿制服的警察。

香織詢問冬樹的狀況,警察解釋還在手術中。聽到不確定有沒有救,她差點昏過去,警察連忙扶著她坐上等候室的椅子。

香織滿腹疑惑,卻無法好好說話,反而遭警方的質問轟炸。雖然全是關於冬樹的事,但她腦子實在太混亂,答得支離破碎。過一會兒,一名似乎是主管級的男子出聲:“明天再問吧。”警察才放她獨處,離開等候室。

香織專注地祈禱,希望冬樹能獲救。她滿心疑問,警方的說法是,原打算向冬樹盤查,但冬樹不曉得為何拔腿就逃,衝上大馬路卻被卡車撞到。雖然不明白冬樹逃跑的原因,不過無所謂,要知道詳情,問冬樹就好。在這世上,只有冬樹值得信任,冬樹絕不會對她撒謊。

她環抱雙膝,縮在椅子上,埋起臉不想看到任何人,不想再被任何人搭話。此刻,她只想聽到一句“冬樹獲救了”。

香織動也不動地閉著眼,漸漸感覺到冬樹似乎就在身旁,且正要環上自己的肩。他倆就是這樣依偎著彼此,互相扶持,一路走到現在。

※※※

香織與冬樹都出生於褔島縣。幼時父母意外雙亡的香織被送進育幼院,冬樹則是棄兒。母親十八歲產下他,但生父行蹤不明,雙方根本沒結婚。如今母親在哪里做甚麽,冬樹完全不曉得。

香織高中畢業後從事看護工作,冬樹也開始在一家小工務店【註:日本的工務店類似建築事務所或建築工程營造商,通常指規模較小的建築業者,以承接個人建案為主。】上班。不料,兩人滿二十歲時,工務店倒閉,冬樹不得不找新工作,卻一直沒著落。

不記得是誰先提議前往東京闖蕩,但向往東京的兩人,對這個決定沒半點猶豫。東京的工作機會一定很多,薪水應該也比較好,何況他們不想在鄉下終老一生。

大約五年前,兩人帶著僅有的些許存款來到東京,租了間小公寓同居,生活雖貧困,內心卻相當充實。他們每晚聊著各自的夢想,冬樹總說希望找到能活用專業技能的工作。

然而,景氣遠比想像中糟,輕松就職的美夢迅速破滅,冬樹只能找到兩種工作,不是以派遣員工的身分到工廠上班,就是當日薪勞工;香織則身兼多個打工,兩人勉強餬口度日。不管再努力工作掙錢,生活始終富裕不起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冬樹去年起在位於國立的工廠上班,半年前突然遭解聘,而且離職後,身體不適好一陣子,遲遲無法找新工作。收入的擔子全落在香織肩上,連續幾個月都付不出房租。

“香織,對不起,我太沒用了。”冬樹最近常把這句話掛在嘴上,還說:“不過我會努力,絕對要給妳幸福。我會盡快找到工作,讓妳過好日子。”

沒錯,你得努力才行。加油,早點露出精神百倍的笑容!香織十指交扣抵著前額,宛如祈禱般在內心低喃。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