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小朋友: 

昨天下午有兩位日本青年人來看我,我們雖是初次見面,談起來卻像舊友重逢那樣地興奮、歡喜! 
這兩位青年人,一位是日本東京日中學院(這所學院是專學漢語的,從一九六四年創辦起,已經畢業了一萬多名學生了)的教師,現在北京的一所外語學院教授日語。另一位是在我國工作的日本專家的兒子,他從小在北京,從小學念到大學畢業。他們都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 
我們三個年紀相差半個世紀的人,卻滔滔不絕地從中日兩國幾千年來互相學習互相補充的血肉相連的文化談起,談到一九七二年九月的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聲明、和今年八月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簽訂、以及今年的十月鄧副總理的訪日等等。我們都深深地懷念著親切關懷中日友好事業的毛主席和周總理,他們都深信中國和日本這兩個有著深廣的文化關系的、一衣帶水的兩岸的偉大民族,終究會緊緊地攜起手來,為亞洲和世界的和平進步,作出貢獻。現在,中日兩國十億人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周總理曾經說過,“飲水不忘掘井人”,日本朋友談到這裏,很難過地說:“周總理曾答應我們說,在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簽訂之後,在櫻花盛開時節,他將到日本去訪問。現在我們飲到了這股和平友好的湧泉活水,而我們竟然不能受到中國方面最偉大的掘井人周總理的訪問,明年櫻花時節,我們將如何地懷念他呵!”過了一會,我說:“你們在今年十月的‘萬山紅遍’、‘楓葉如丹’的紅葉季節,不是接受了我們鄧小平副總理的訪問嗎?一樁偉大的事業,一定有很好的接班人,讓我們都努力做他們的接班人吧。”小朋友,當時我說這些話,不但是安慰他們,也是安慰和鞭策我自己。談起中日友好,這二十多年來,中日兩方的老一輩人,辛辛苦苦、一鋤一鍬地掘出了這一口清甜的湧泉活水,是走過了極其曲折的道路,做了極其艱巨的努力的!這個成果,來得不易,小朋友們必須永遠銘記! 
說起中日兩國文化上的來往與交流,早在公元一世紀的時候,漢朝班固所作的《漢書》裏,就有關於日本的記載,此後如唐朝的鑒真法師(死在日本),詩人李白的詩友、日本人晁卿(死在中國)等,他們對於交流文化的偉大事跡,都是我們所欽佩而且樂道的。此後兩國有了更加頻繁的來往,將來你們讀歷史時都會知道而且會感到興趣的。 
從我自己來說,解放前因為赴美就學,就有幾次路經日本,解放後又參加了好幾次的友好代表團去過日本,結交了日本的廣大人民,參觀過日本美麗的國土,就深深地感到我們兩國文化上相互的深廣影響和人民間的深厚友誼。我們兩國人民之間,無論在文字上、繪畫上、建築上、醫藥上,甚至在穿衣吃飯上,都有著共同的語言。為了亞洲和世界的穩定和平,我們這兩個勇敢勤勞的偉大民族,一定要世世代代地友好下去。 
這兩位日本朋友,同我談的話很多,那位從北京大學畢業的青年,悲憤地談到“四人幫”對北京大學的摧殘和壓迫,談到《天安門詩抄》,談到“四人幫”粉碎以後的狂喜。那位日中學院的教師,同我談到日本人民所最敬愛的中國名人,是毛主席、周總理和魯迅。最後談到中國的兒童,他說:“您不是很愛孩子嗎?我也很愛孩子。我剛到中國不久,還沒有同中國兒童接觸的機會,但是每個星期天,我都帶著照相機,到公園去照孩子們活動的相片。我覺得中國的兒童,特別地天真活潑!”我笑了,我說,“你不覺得日本兒童也是天真活潑可愛嗎?”他們也都笑了,說:“是呵,他們都是我們很好的接班人呵!”臨走時,他們和我緊緊地握手,再三地說:“我們希望您多為兒童寫作!” 
親愛的小朋友,我實在沒有一時一刻忘記我的喜愛和責任。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的身上! 
毛主席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開幕詞裏,勉勵我們要“為了建設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鬥,為了保衛國際和平和發展人類進步事業而奮鬥”。在新的長征路上,你們是在共產黨領導下一支龐大的生力軍,你們肩上負著:建設一個四個現代化的社會主義祖國,和保衛國際和平和人類進步的重大而艱巨的責任。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我希望你們也把我們肩上的促進中日和平友好的責任,分擔起來,接受過去,因為這是我們擁有九億人口的中國,對於亞洲和世界的進步和平,所能貢獻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祝你們健康、進步! 
你們的朋友冰 心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十九夜。 

(本篇最初發表於《兒童時代》1979年第1期。)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