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5)

丁浣溪找了半天,始終不清楚她的家究竟在哪里。

“怎麽辦呢?我找不到我的家了。”她擔憂的註視著李燃。

“不用怕,我們慢慢找。”李燃安慰她。

李燃問丁浣溪,她的家是在哪一個省?哪一個縣?哪一個鄉?哪一個鎮?哪一條街?

丁浣溪道:“我只知道我的家離‘小千世居’很遠很遠。”

“你從家里坐轎子到‘小千世居’,總共要走幾天路程?”

“很多天,多到我記不清楚是幾天。”丁浣溪說。“而且,轎夫的輕功很好,他們尚且要走很多天才到‘小千世居’,我想,我的家一定是很遠很遠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李燃漸漸有了一個口頭禪,他總是對丁浣溪說:“我們慢慢找。”

有一天,丁浣溪對李燃說,她不想回家了。

“我想跟你一起闖江湖,你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呢?”

李燃乍聽她的話,心中是一陣狂喜;他想跟她一起,又怕會累吃苦。

“我怕你會受苦。”他說。

“我們在一起只會快樂,怎會苦!”

李燃想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決定帶丁浣溪一起闖江湖。

 

4 帶劍從商

 

李燃替丁浣溪安置一個暫時的“家”,讓她住下來,她住的地方叫“浣溪居”。

丁浣溪的房間外是“竹風廊”,廊外有個池塘叫“麗池”。李燃在池塘中養了幾只青蛙,青蛙跳水時發出古琴般的聲音,古意盎然。

丁浣溪安居下來後,李燃對她說:“浣溪,我要好好在江湖上闖業了,你把我看得那麽好,我有時也會感到負擔,我擔心你看錯我。所以說,這世上最難消受就是美人恩了。你那麽看好我,我若是做得不好,我怎對得起你?

“我不知我對你好在哪里,你怎會想到這‘恩’字上面去了?”丁浣溪感到很意外。

“因為你待我那麽好。“李燃重覆的說。

丁浣溪說要和他一起闖江湖,李燃執意不肯,他道:“闖江湖常會遇到波折,我說什麽也不會讓你看到我受挫的情形。“

李燃將丁浣溪安頓好後就離開她,臨走時,他對她說:“我會常來看你的,我真擔心你一個人會太寂寞。”

“不怕,我練舞說不會寂寞了。”丁浣溪說。

李燃走的時候依依不舍,抱著丁浣溪在她臉頰上親了又親,然後道: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就走不成了。“

他終於還是離開了。

從此,丁浣溪便常常等待李燃不看她。

丁浣溪第一次見李燃時,是在花燭之夜的洞房里,她第一眼就覺得這少年真是靜若處子。

當李燃帶她去闖“小千世居”的“功虧一簣”時,她見到他動若脫兔的身手。

在她眼中,李燃是一位靜若處子,動如脫兔的翩翩少年。

也許是因為李燃花燭洞房中救她吧,她恍惚中就把他當成是那位在新婚之夜,用一柄扇替她揭開面紗的新郎。

李燃有時一個月來看她一次,有時隔兩三個月才來看她。他時常來去匆匆,她猜他一定是事情很忙,無法多留。

李燃自從知道丁浣溪的名字後,他就沒再稱她為姑娘。他有時喚她浣溪,有時喚她丁丁,有時逗她玩,把她喚成叮叮叮。他吻她時,又會把她的姓名拆開來,“小丁、小浣、小溪”一起喚,喚得丁浣溪神魂顛倒。

李燃每次回來都會向丁浣溪報一些好的消息,他告訴她,他在外面闖得很好,臨走時,他又對她說:“來,你要祝我一切順利。你自己在‘浣溪居’要平平安安。”

丁浣溪會衷心對他說幾句吉祥的話。

丁浣溪常常搬家,有時“麗池”上的浮萍還沒有布滿,她就搬了。

有時蓮花開了兩度,她才搬。

有時蓮花尚末結蓮藕,她又搬。

反正李燃到哪里闖江湖,丁浣溪就跟著搬到哪里。李燃每次都會替她安置一個暫時的“浣溪居”,讓她住下來。

丁浣溪是個喜歡搬家的人,每次搬家,她都興高采烈。

一年一年過去了,李燃從初時的“出劍頻密”漸漸轉成“不輕易出劍”,然後再變成“曇花一現的劍光”。一直到後來,他在江湖上被傳為“沒有人知道他出劍有多快。”

李燃帶劍從商,也創出驕人的成果。

當他創出成績後,他開始有空常來看丁浣溪。

李燃常帶丁浣溪出外遊玩。平日,無論走到哪里,灑樓、布店、票莊等地方,丁浣溪都會見到一些年輕人,他們帶著尊敬的笑容,當李燃經過,他們會很喜歡的稱呼他一聲:“李公子”。然後,他們瞧一瞧丁浣溪,她友善的笑一笑。

“那些年輕人是幫我做事的,他們有些是我的門生。”李燃告訴浣溪,“他們很喜歡你的,常常問:‘我們什麽時候可以見丁姑娘’?”

“他們怎會知道我?”

“他們知道你和我是一對,他們知道我很喜歡你。”有一回,在一條街上,李燃對丁浣溪說,“每次和你在一起,走到哪里,都會見到許多人向你註目。”

李燃很少待在丁浣溪住的“浣溪居”。每次,當他來接丁浣溪出去,他只停留一會兒。丁浣溪喜歡他兩道艷彩如墨的的濃眉,李燃一進“浣溪居”,她就伸出手指要畫他的眉。

“我喜歡你的眉,我要替你畫眉。”她坐在李燃的膝上,嬌恣的伸手指順著他的濃眉畫上去。

李燃捉住她的手,道:“應該是我替你畫眉才是,但你的眉這麽美,你的眼睛這麽美,不必修飾已經是眉目如畫。”

他伸手順著她的眉畫過去,再順著她的眼睛畫過去,畫完她的五官便去摟抱她。

摟著抱著,他忽然道:“不行,再抱下去我便無法把持自己了。”

“來,丁丁,我們出去外面吃飯。”

出門時,他又逗她,道:“我還是快快把你娶回家,等你成為我的妻子後,你可要讓我好好輕薄輕薄你。”

丁浣溪嬌滴滴的道:“你敢,你敢,看我殺掉你。”她老是喜歡學江湖人的口吻,動不動就殺殺聲,李燃每次聽了都會很好笑,而且故意裝出被她嚇壞了的樣子。

李燃問丁浣溪願不願意嫁給他,丁浣溪聽了喜不自禁。

“這次你一定要告訴我你家在哪里,你的父母是誰。你知道嗎,你的父母不在你的身邊,害我一直不敢欺負你,不敢占你便宜。丁家的女兒呀,丁家的女兒怎可以隨便給人欺負的。”

丁浣溪聽完李燃的話後,仍是不願意透露半句話。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