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誰發出了一聲喊。小七呆了呆,河邊二十來個等船的人早已撥開了腳,一窩蜂往客店跑去。渡頭上,一片蘆花,只躥得了一個背著小衣包的老莊稼漢,十六個挑夫。“哈——乞!”小七跳起了身踢跶著一雙破鞋皮,跟上去了。

“趕鬼門關嗎?擠甚麽呀?把店門都擠破了啦!”

店裹闖出了一個婦人,身子一堵,擋在店門口。

“唐二嫂。”

“豆腐老王,你們干甚麽?”

“看看連小姐。”

“新娘子在房里休息,不要去擾她!”

“外面望望,也好。”

店家的女人哼了聲把身子一讓,小七縮起脖子,低了低頭,早已閃到了那豆腐老王身後,一夥人,挨進了店門。穿過天井,只見院子里一株山茶淋了一夜的雨,開出了十來朵碗大的茶花,紅艷艷的。北上房,虛掩著。廊上,兩個外鄉男客人手里捧著茶壺,眼睛湊到了門縫,張望著。

“漂!這一身白皮嫩肉刨得出水來,洞房花燭,快活死。”

“可惜,生了雙三白眼!是個性淫之相。”

“婦人水性——”

“賊八,不三不四說甚麽?” .

房里跑出一個喜娘,把門一掀。

“哈——乞!”

小七打了個噴嚏。

“干甚麽?”

“大娘,洋教的七條大罪,有一條說:你不得輿人奸淫,連小姐,她——”

“這是甚麽鬼話? ”

“不是鬼話,大娘,是鎮上那外國胡子樂神父說的。”

“小潑皮撒野來了!”

小七只覺得臉上一熱,火辣辣,給連家喜娘一掌括了個滿天星。他縮起脖子,蹶了開去,捂著臉,賊溜溜的一對猴兒眼睛瞧進了門里。

“樂神父,他還說: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好哇!”

小七把頭低了低,叫了聲,“完了”,自己的一只耳朵早就給擰住了。擡起頭來,看見店家那個惡婆娘笑吟吟,睜亮了兩只眼睛,瞧著他。

“畜生,你還在這里!”

“淫婦,昨晚瞞著你漢子干的好事啊,想殺人滅口麽?”

“我刨了你媽媽,你說我女人甚麽?”

客店掌櫃的跳了過來,嗞著牙,探出五根爪子,一把掐住小七的喉嚨。

“忘八,你放手。”

“你給我磕三個響頭,叫我一聲好爸爸,我放了妳。”

小七吐出了舌頭,一張臉,掙得通紅,心想:我只有一個爸爸,再叫你爸爸,可不辱及親娘了嗎?萬萬不能答應。牙齒一咬打定了主意,只管搖頭。

“不叫麽?”

“哈——乞!”

“叫爸爸,叫爸爸呀!”

那一夥來看新娘子連家小姐的,男男女女,二十來個人,一起哄,圍住了小七只是笑。

只聽見叭的一聲,好朱小七,他一把扯斷了自己的腰帶,兩手,提起褲腰,嚷開了:

“忘八,你放不放手?你不放,我可要放手了。”

“龜兒子,刨了你媽媽。”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