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十六個挑夫,哼唷,哼唷,把一臺一臺的嫁妝挑到了渡頭上。八口箱子叫四大四小,漆得紅亮亮。

小七伸了個長長的懶腰:“哈——乞”,拽起了破鞋皮,迎著河上那一團紅艷艷水溶溶的日頭,走下了渡口。

挑夫們歇下了扁擔蹲在渡頭上,吸著煙。

“老哥們,辛苦啦。”

小七踱了過來,笑嘻嘻,拱了個手。帶頭的挑夫,是個馬臉瘦子。

“好說!”

“老哥哥,誰家的姑娘大喜啊?”

“河西連家的大小姐,連姑娘,連雪。”

小七聽了,呆了呆,往那馬臉的身邊一挨就蹲了下來,順口,打了個呵欠。渡頭上又來了五六個,等過渡的人。小七的一對眼睛,賊溜溜的只管瞧著一個十八九歲的大姑娘。只見她穿了身白布衫褲,站在水邊,望著河面,手裹挽著一個青布小包袱。辮棺上,一根白頭繩。

“哈!乞!”

那姑娘一回頭,見了小七,滿眼睛的話。

“認錯人啦,對不住。”

小七把頭低了一低,哈——乞,哈——乞,好半天,一頭一臉的噴出了十來把鼻水。那姑娘瞅了他兩眼,別過了臉去,呆呆地望著河水。鬢角邊,一朵白絨花。

小七心裹一酸,想起了一個人,老家莊前那一口白漫漫的蘆葦水塘,滿天驚起好一片鷺鷥,渡口上有人曼聲唱了起來:

二十了喲

沒老婆喲

抱個枕頭

當媳婦喲——

小七跳起了身,四面望望,卻不見她的身影。那白衫姑娘早已回過了頭去,臉寒如水。渡口上有人沈不住氣了,潑口罵出了聲:

“刨!下了場鳥雨,河都過不去了。”

“哈——乞!”

“河西村子,前晚殺了人了。”

那馬臉的吸了一桿煙,掀掀眼皮,打了個呵欠,忽然說。身旁一個老挑夫,白發蒼蒼,蹲在地上有一下沒一下打著盹兒,猛的,擡起頭,指了指耳朵。

“說甚麽?”

“殺了人啦。”

“嗯?”

“殺了人!”

“為了甚麽啊?”

“陳年冤仇,誰知道。”

“殺了誰?”

“殺了一個老娘。”

“誰?”

“一個老娘!”

“殺人的,他呢?”

“逃啦。”

“殺人,為了甚麽!”

“誰知道。”

馬臉的把煙窩往石頭上磕了磕,添了一撮黃煙絲,打上火,沈下臉來,望著河水又吸起了煙。

河面起了陣風,霧散了,小七縮起脖子機伶伶地打了兩個噴嚏。一擡頭,看見客店門口,船家笑嘻嘻,領出了一個高壯的中年大漢,走下渡口。一面走,一面哈著腰:

“你老瞧瞧這水,過得去嗎?”

那個人穿了一身寶藍,望望天,又看看河水。兩手搓著,一張臉只急得通紅。

吉時選定,新娘子也到了,這怎麽辦!就耗在這渡頭上嗎?”

“連爺,過不去啊。”

船家把手一攤,陪起笑臉。

時辰不早了,水藍天,七點多鐘光景。對岸城砦上,一團日頭早已破雲而出,滿天彤雲,瀉出了好一片金光。隔著那一灣嘩啦啦金蛇亂舞的河水,鎮上大街,看得見有人走動了。滿鎮人家,炊煙四起。渡口上,噓溜溜野大的風揚個不停。

“看新娘子去啊。”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