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稍等!”

克三深深地吸了口涼氣,心中一亮,那一身水藍,一轉眼,消失在萬福巷口。他呆了一呆,把包袱換了個肩膊,提起腳,追了上去。漫天冷雨,淅淅瀝瀝又下了起來。

雨中的萬福巷,冷冷清清。矮檐下,窄窄的一條小胡同,十幾間門子。家家門口掛起了一個堂號燈籠,滿巷子,紅瀲瀲的水光。

“小兄弟,下雨了,一個人楞在巷口,不怕淋雨?”

巷口第二家門上挨靠著一個婦人,三十零點,手裹端著一碗豬油桂花湯圓,熱騰騰的一面吃,一面笑嘻嘻,瞅著克三。

克三回頭,望了望鎮心空蕩蕩的一個場子。大街上,卷起了一股山風,縣倉門口一株老棟樹瘦伶伶地佝起了腰。巷口,對面那祝家茶店,兩扇破敗的板門砰的一聲,給掀了開來。清冷的月光照進了店堂里,進門,一張紅漆櫃子上,依稀堆著五六條板凳。滿街的紙錢灰,呼溜呼溜,響個不停。那綿綿的冷雨沒聲沒息,下得更密了。

“小兄弟!”

門口的婦人招了招手。兩只眼睛霎一霎,笑一笑。

“黑天半夜趕路回家?瞧你,一張臉青青,孤魂野鬼,進來喝杯熱茶,大姐給你暖暖心窩,可好?”

克三站在巷口,挽著包袱,心中一片茫然。

“小兄弟,去吧!”婦人朝巷里瞟了一眼,呶呶嘴。“秋棠那小白骨精,等著招你做夫婿呢。”

怡春園。

蓬萊闔。

四喜堂。

宿香館。

老三好。

青羅院。

滿庭芳。

雪月梅花三白夜。

酒燈人面一紅時。

“秋棠死丫頭,賤娼胚,舍不得你那老娘,去,去,半夜摸回來作甚麽?”

門子里一個媽媽,白白嫩嫩,福福泰泰,穿了好一身紅綢。只見她氣咻咻地拿了根鐵筷子,一片聲罵了出來。

“我娘病得快死了!”

“暖呀呀。”

“我回去,送送她。”

“曖呀。”

“犯法麽?”

“死丫頭,嘴巴不饒人!”

“我娘死了。”

“秋棠啊。”

“死了。”

“秋棠,我也是你媽媽呀。”

“媽媽!”

“好秋棠。”

“媽媽!等明天,你老人家騎著仙鶴,去見西王母,我給你老人家披麻戴孝,好不好?”

“沒良心,惡人刨得貨!咒我死喲”

媽媽翻起了白眼,望著天,叫起菩薩來。

檐口紅燈籠下,老藤椅里坐著一個七十開外的老爹爹,手裹一把胡琴,咽咽啞啞的在這雨夜的萬福巷里,拉過來,拉過去。“客人——不是本地人吧?”老爹擡起眼來,瞅著克三,笑了笑,端起身旁竹凳上一杯熱茶,慢吞吞啜了兩口。

門子里,媽媽探出了頭。

“淋了一身雨,老遠跟著我們家秋棠,怪可憐的!小客人,快進來坐坐,四媽媽給你熬鍋熱粥,暖暖身子。”

進了堂屋,媽媽接過包袱來,順手把神籠前點著的一盞佛燈,挑亮了,又往火盆里,擱了兩塊木炭,拿起鐵筷子撥了兩下。“秋棠,秋棠!”看看那一堆炭火紅滋滋的燒得旺了,羅四媽媽沏來了一壺熱水,回頭朝屋里,喚了兩聲。

“蘇三離了洪洞縣,

將身來到大街前——”

門外,那老爹清了清喉嚨里的煙痰,呸出了一口,嗄啞著,自顧自,又拉起一段西皮流水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