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41)

小國在某些方面勝過大國的典範

依據現代國家的標準,如果數量比質量更能說明人的重要意義的話,大可不必介紹小國丹麥(人口約有350萬,住在首都的占了75萬)。但是,把聰明才智應用於現實美好生活(即中庸之道———古希臘人智慧的最高境界)之中,由平淡漸漸創造出佳境來,丹麥就是一個這樣的典範,把特別的關註與最崇高的敬意給她和那些斯堪的納維亞國家都是值得的。

丹麥的領土只有1.6萬平方英里,礦藏、陸軍、海軍、山脈(海拔為600英尺,不及帝國大廈的一半高)都沒有,自然資源也不豐富,但是,她卻能同12個志向更遠、面積更廣、軍國主義野心更大的國家匹敵(如果有必要,我會提及這些國家)。完全靠自己的努力,丹麥人掃除了文盲,人均收入排到了全歐第二。而且,正如其他國家所知道的,他們實實在在地消除了貧富差距,實現了共同富裕,這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

看看地圖,一個半島和許多獨立的小島組成了丹麥,島嶼之間的海峽很寬廣很開闊,火車跨越海峽須由渡輪運送。氣候條件很惡劣。整個冬季,強勁的東風橫掃一望無際的丹麥大地,冷雨陣陣,丹麥人大部分時間不得不呆在房子里。環境造就了丹麥人愛讀書的習慣,把他們變成了學識最淵博的民族,人均藏書也多於其他國家的居民,在這個方面,丹麥人與荷蘭人十分相似。

風雨也滋潤了丹麥人的牧場,草原繁茂,牛群肥壯,丹麥的黃油就能供應全世界30%的需要量。鑒於世界許多國家的土地都為土豪地主所占有,大地主四處遊蕩,隨處可見,民主的(不是政治上,而是從社會與經濟上看)丹麥人就從不鼓勵大地主的發展。

今天,丹麥王國有15萬獨立的農場主,他們各自經營著自己的小牧場,這些小牧場大小不等,從10英畝到100英畝都有,但全國超過100英畝的只有20000個牧場。用最現代化的科學方法加工生產出來的乳制品,每天都運到了國外,這些科學方法都是當地農校傳授的,而農校只是丹麥中學義務教育體制的延續。而乳酪———黃油加工的副產品,就成了豬飼料,腌熏的豬肉供應給了英國市場。

黃油和鹹豬肉貿易所創造的利潤遠遠大於糧產的利潤,所以,丹麥人寧願進口糧食。這樣做既省錢又方便。波蘭和立陶宛是兩個大糧倉,但澤是他們傳統的糧食出口港。從哥本哈根至但澤,汽船只需走兩天。而進口的部分谷物又用於飼養家禽,於是,每年出口到英倫諸島的雞蛋數以百萬計,而英倫諸島不知何故,從未出產過比甘藍更好吃的東西。

丹麥為了保證出口的農副產品處於幾乎壟斷的地位,政府對全部出口產品都采取了嚴厲的控制措施。由於樹立起了完美無缺的聲譽,丹麥人的品牌被認為是絕對純正的通行證。

所有的條頓人都一樣,丹麥人也是玩命的賭徒。在過去幾年的金融與股票投機生意中,他們損失了數不清的錢財。盡管銀行倒閉了,但孩子、牛群和豬群依舊在,丹麥人又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現在,周圍國家的破產率不斷劇增,火腿、雞蛋本來是簡單飯菜,正在逐漸成為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這成了他們惟一的擔憂。

丹麥的陸上城市都不太重要。埃斯比約是日德蘭(這是丹麥半島的舊稱,英國最早的居民就是從這里去的)西海岸的一個港口,它是丹麥絕大多數農產品的出口港,也是日德蘭地區最古老的基督教中心之一。在發現美洲之前的400年,這一地區的許多人還在崇拜他們英勇的異教神。

小貝爾特海峽橫亙在日德蘭半島和菲英島之間(據悉如今已有一個計劃,即修建一座跨海大橋)。菲英島是波羅的海群島中的第一島,安徒生的誕生地———歐登塞市(紀念奧丁神之地)就在這個島的中心(有牛群、豬群和孩子)。安徒生,這個貧病交加的制鞋匠之子,為人類做出了最偉大最慷慨的奉獻。

我們從這里跨過了大貝爾特海峽,走進了丹麥王國往昔的中心———西蘭島。這個國家的首都,這個美麗的哥本哈根就坐落在開闊的海灣之濱,為它遮蔽波羅的海的驚濤駭浪的是小小的阿邁厄島,這個首都的菜籃子。哥本哈根意思即中世紀“商人的海港”。

今天的英格蘭、挪威以及部分瑞典,都包括在9、10世紀時丹麥人統治的帝國內。哥本哈根那時只不過是一個小漁村,而當時皇家官邸所在地則是在距哥本哈根15英里的內陸城市羅斯基勒,丹麥人就是在羅斯基勒統轄著那些外邦。如今,羅斯基勒一文不名,而規模仍在擴張的哥本哈根變成了一個重要的城市,現在,它為全國20%的人口提供了各種娛樂。

丹麥王室目前駐在哥本哈根,幾名身著漂亮制服的警衛在國王外出遊泳、釣魚或購買香煙時會舉槍致敬。此外,這個國家再也見不到什麽軍事實力的表現。在過去的歲月里,丹麥這個小國曾經歷過最痛苦、最艱難的戰爭,甚至在1804年,它還在同普魯士長期對抗,最後,它自願解散了海陸軍。為了維護她的中立地位,確保這塊彈丸之地能在今後的歐洲大戰中幸免於難,一支小型警察取代了原有的正規軍。

獨善其身,安安靜靜,這就是丹麥。丹麥王室一直避免在較為敏感的報紙的頭版出現,丹麥人很少有三件大衣,可是也無人無大衣,有汽車的人也很少,可是,女人、男人、孩子,幾乎是每個人,都至少擁有兩輛自行車。如果在午餐時間前穿過丹麥的任何一條馬路,對此就會有親身的感受。

丹麥在以野心霸權為榮光的世界中幾乎碌碌無為;丹麥卻在以崇高理想為榮光的世界中占有相當重要的一席之地。假如所有政權應當追求的最終目標是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那麽,丹麥的所作所為都足以證明,她作為一個獨立國家能永垂不朽,萬古長青。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