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習慣,說到這里,朋友是到非吻女人不行了,手攬了女人的腰不放,女人搖頭逃避決計不行。

 “真生了氣麽?”

 “你不是說教書也厭了,戀愛也厭了嗎?”

 “那是先前,這時可好了。”

 “這時我倒厭了,放我吧,我得有事去。”

 “笑話。”

 “晉生,你看到這個,好好記著,不要忘記,寫下去,看男子是怎樣可笑東西。”

 “晉生也是男子,你罵男子他也有分。”

 “但象這種行為男子是並不完全有分的。你總不能讓我去愛晉生。”

 “這才笑話,你今天是瘋了。晉生,你聽,當面說明白罷,要愛,你自由的做你所歡喜事情。晉生在這里,我先申明,我不象卑鄙男子用另一種方法幹涉別人的事,只要晉生愛你。”

 “你看你那臉上的激動,何苦來?你真偉大!我只怕你的言語比你人格偉大超過了五十倍。”

 朋友無語,望到女人,猛的就抱著女人不放了。

 “你說這個話,說得真好!難道愛情不是自私嗎?”

 女人就又大聲的故意同晉生君說:

 “晉生你聽,好好記到不要忘記。這時代的模型。名教授的議論。我說他可以代表時代,他不承認,不是怪事?”

 ……

 一切近於喜劇的排演,晉生君今天來此,是真儼如有所得了。他一面剝了許多葵花,一面看朋友們的戀愛精練的遊戲,只時時微笑著,望到這兩個年青人孩子似的行動。他先是還間或攙一句兩句空話,表示自己的存在,到後卻只是小心的記著這一切,在一旁卻不再加一言了。他同時想起的,是另一生活型下存在的陸姓男子一家的情形,若說這一家是代表戀愛的春天,那在自己所住的後樓前房那一家,卻可以說是已經到了結實累累,如人在收獲物中過著互相讚美過去同時感著蕭條的秋天了。

 到我要走了,朋友說:

 “怎麽樣?是不是就在這里吃飯?”

 他說,“不吃飯,因為比關於吃飯,還有更精彩的另一個家庭中情形可看。”

 “那你明天來吃餃子好了,我明天包餃子。”

 “若是明天還想看你們,從你們行為上找取我需要的材料,那就來。約定的是兩萬字,久久不拿筆,寫來也好象不是容易事情!”

 “你認真幹嗎?要你的是不會把文章退回的。”

 “沒有辦法,也好象只有馬馬虎虎了。不過今天到這里來,所得到的象極其動人。”

 女人說:

 “還有動人的在,你還不見到過他摔東西情形。”

 朋友說:

 “那明天再來看看罷。還看另一個人流眼淚。”

 晉生君答應著好好,走下了回旋的樓梯,到下盡樓梯時,昂頭望,還望到這兩青年夫婦伏在欄桿邊向下望。

 他與這兩個年青人辭別,回家了。坐五路公共汽車,轉廿一路,到了家,上樓去,看著郵差擱在樓梯欄桿上幾封信,把信一一加上收到的日子,因為信全得作復。看過信,坐定以後,他就記起適間朋友家中的情形來了,心中象是空虛無聊,只想睡。

 他睡到床上去,雖然倦極卻不能成眠。他不忘記書店那一件交易,因為過一禮拜房租又應當付人,他不能再當真怠工下去了。但是今天顯然是又無所作為的過去了,他看到別人吵鬧著親愛著,又看到別人孩子的哭鬧害病,他卻來往的坐車,時間仍然如往日一樣,全消耗盡了。他是無論什麽也不能夠的。他本來想照到一天所見,不加剪裁的記下,可是興味總無從使他好好持筆。他實在是不應當放棄每一分鐘的時間,可是眼看到從上午到中午,從中午又到斷黑,沒有方法可以挽留這時間。心思越來越那樣粗糙,似乎任什麽事也不能把自己情緒變柔和一點,對於別人的事也難感生無限興味了。

 到晚上,吃過晚飯了,晉生君不出門。他躺在床上,也不看書,也不作事,只是躺。時間去睡覺的十一點鐘還很遠,天氣漸熱,似乎有蚊子嗡嗡的聲音了。

 聽到那發燒的小孩狂囈。那男子父親,則仍然象抱了頂小的孩子繞了小小的房間打圈走,且低低的唱著歌。那母親,似乎是在燈下縫衣,有剪刀鉸布的聲音。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