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4)

是臺灣國語啦!

臺灣、國語?臺灣國、語?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也只有刪去。

有一位制作人送來一套連續劇的劇本,故事以大陸逃亡來臺的一個家庭為主線,劇中人一家離散了,二十年後,一個兒子長大了做警察,一個兒子長大了做流氓,女兒長大了淪為娼妓,兄弟姊妹互不認識,他的流氓兒子白嫖了他的女兒,他的警察兒子槍傷了他的流氓兒子,這個家長的名字居然叫“锺正”,影射“中正”!編審居然通過了這個連續劇的企劃書和故事大綱!我扣住劇本,要求修改劇情,改換“家長”的名字,弄得節目延期播出,驚動層層上級,董事長、總經理,節目部主任態度冷淡,並沒有斥責任何人,也沒有對我表示支持。


這就怪了!


我開始了解,節目制作先要找到廣告支持,他把節目企劃書拿給廠商看,廠商有能力研判這個節目的收視率,如果廠商表示悲觀,制作人就得改變企劃。“非禮勿言、非禮勿動”沒有票房,你必須“越雷池一步”,這一步是一小步,雷池就是新聞局手中的電視節目規範。

如何面對新聞局的干预呢?新聞局當然也會吹哨子,那麽電視公司就退後半步,下一次,以這半步為起點,再向前越線一小步,由隱而顯,由少而多,持續又斷。新聞局小題不能大做,等到小題累積變大,那又只好大題小做。這就把新聞局承辦的科員科長弄成溫水青蛙。

還有,電視公司是互相競爭的,我進“中視”的時候,制作組有兩架電視機,同時收看兩家的節目,我離“中視”以後,臺灣增加了一家電視公司,制作組也增加一架電視機,同時收看三家的節目,觀摩比較,目不轉睛,一家違規,兩家跟進。電視公司的老板都是蔣氏父子身邊的紅人、眼中的能臣,編審組以下級監督上級,以外圍監督核心,又能濟得甚事?

電視公司的老板,熟讀黨員守則、總裁言行,也進過革命實踐研究院,於今受領袖付托,掌國之利器,他們在幹什麽?他們也有難言之隱,任何人來“中視”當家都不能賠錢,電視是花大錢的事業,營運成本極高,政府賠不起,誰賠錢誰的忠誠、才幹、革命歷史盡付流水,他只能鼓勵部下賺錢,至少也得放任部下賺錢。好官不過三年五載,但求任內平安,萬一為賺錢闖禍,由他承擔,一根稻草壓不垮他。如果責任沈重,他承受不起,還有制作人和編審組長可以承擔。如果制作人通“三務”中的第三務,那就把一務也不通的編審組長壓死!

空口無憑,鄭學稼為證。這位著名的政論家曾擔任“中央廣播電臺”新聞組長,後來辭職,他有一篇長文說,“對上級指示無論執行與否,都會受處分。”他任職期間,臺灣文藝界發起運動,“肅清黃色、赤色、黑色作品”,上級指示這條新聞對中國大陸播出,如果不播,那是抗命,如果播出了,中共利用中央臺新聞攻擊臺灣法西斯化,上級追究責任,盡管你是執行命令,但“新聞組長應有知識不發佈可被敵人利用的新聞”,依然要負責任。我在“中視”服務九個月,審閱劇本三百多本,綜藝節目腳本兩百多件,天天坐在電視機前看國外引進的節目,盡窺當時一流編劇家的看家本領,了解制作過程,參觀導播臺和攝影棚工作情形,掌握電視特性,該學的都學到了。我引進分場、分鏡、畫面,思考繼續改進我的寫作,深知作品的題材和表現技巧如何適應各種媒體的特性,發現作品的構成固然源自作家的才情個性,也要在受眾的心理上落實。我寫了一本《文藝與傳播》,公開了早期的心得,那時臺灣的新聞學者和文藝批評家都還沒有照見這個角落。

我申請結束“借調”,重回“中廣”,副總經理董彭年先生執手挽留,但是我勢不可留。人在江湖,為國犧牲的機會小,為權術謀略、為利害夾縫、為代罪替死犧牲的機會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弄隻小老虎做什麽?天天與虎為伴,有何樂趣?“膽小沒有將軍做”,我看那些膽大的人也沒做成將軍,何況我要的是茍全性命於亂世,不是將軍。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