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拂曉時,襲擊中立賣禦門的三百名長州軍,一路喧囂地從鳥取藩邸前經過。

即使如此,小五郎還是沒有加入行列。對於這位伶俐的男人來說,參戰無疑前去送死,這點,他比誰都清楚。

不過,留守藩邸的鳥取藩士部看不過去。

“桂大人。”

“此刻,打從藩邸前通過的不正是你的友人、同志和下屬嗎?你為什麽不加入他們的行列呢?難道你是害怕嗎?”這番話說得太白、太露骨了。

小五郎終於捱不下去。當然,從上加茂鳥取藩的陣營處,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回訊到來。

桂公遂突然離去。仿佛是被鳥取藩給轟出藩邸。

《松菊木戶公傳》(木戶公傳記編纂所)的記載:

公遂蹶然而去,求一死所,與殘眾共赴界町(禦門)。

這時:

戰事方酣,炮聲轟天地,公未有半刻躊躇,即獨奔赴界町。時逢長藩兵士敗走,祝融肆虐鷹司邸。

長州軍被徹底粉碎,幕府方面也開始展開掃蕩。

就在這時候,桂仍在戰場上左往右來,徘徊了一陣子。根據木戶孝允(桂小五郎)的自敘傳中所記載:

再次回到朔平門附近(中略),查看闋下情形,乘夜,於返天王山(長州軍陣地)途中經伏見時,聞知天王山已兵散消息,不禁茫然良久。

無可奈何下,他再度回到滿是幕軍的京都。

這也正是桂膽大心細之處,從伏見到大阪沿途上,幕府布下天羅地網,準備逮捕長州散兵。所以,他選擇躲進火勢蔓延八萬八千余公尺的京都市區,也可避人耳目。

這時桂脫光身上所有的衣物,包括大、小兩刀,只剩下一條丁字褲,又將頭上的發結松綁,將月代(編註:江戶時代,男子將前額至頭頂中部的頭發剃成半月形的部分)兩旁的頭發,以刀子參差不齊地削去。

臉也用鍋灰塗得烏黑,並在身上塗了馬糞,沾點在地人的氣息。這副模樣,怎麽看都像是在竹田街道旁打混的無賴漢。

關於這件事有段軼聞:當桂來到一家墨染房前時,發現路旁蹲著一名也是無賴漢模樣的男人,直朝著他望,仔細一瞧──

“噯呀!”

兩人不禁相視一笑,原來是同藩的廣澤兵助(編註:後來的真臣,維新後當上參議,明治四年時,遭刺客暗殺。政府因兵功封他兒子金次郎為伯爵)。

言歸正題。

在京都清水新道附近,有處地方,名叫牢谷。

據說是源平時代的一個大惡人惡七兵衛景清入獄的地方。後來經過數百年的時間,這一帶便成了乞丐的巢窟了。

桂就住在這牢谷裏,以三條橋下為地盤,每天出入市區。

市區裏,由於將近數萬的災民流離失所,到處滿目瘡痍。

關於這幾天發生在桂小五郎身邊的奇聞軼事,也有各種傳說,不過,出版《幕末防長勤王史談會》的得富太邦氏在《史談》中提到:只有這一件事最接近事實──

在這一事件中登場的女主角是千鳥。

桂擔任總教頭一職時,齋藤彌九郎武館的鄰居是位直參身份的武士,名叫高橋盛之進,千鳥就是高橋的女兒。雖然是女流之輩,卻也經常出入練兵館,接受桂的劍術指導,兩人日久生情。後來,桂辭去總教頭一職,前往京都。千鳥卻發現懷有身孕,不得已,只好躲在乳娘家裏,等待分娩。後來產下一兒,取名小彌太。千鳥為了讓父子倆能夠相見,也只身來到京都。不巧,那天正逢蛤禦門之變,千鳥在槍林炮火中東躲西藏,一路顛沛,最後,也變得猶如乞丐一般,混在難民群中,與大家在三條小橋附近,共同生活。

當時,桂也在附近。

只可惜,這兩人始終無緣。

有一天,當千鳥臥在橋上睡覺時,正好遇上搜查長州兵的會津藩巡察隊從橋上通過。他們一邊趕走橋上的難民,一邊過橋,其中,一名叫小野田勇的伍長正準備用腳踢開千鳥時,反被千鳥擡起腳來絆倒,小野一氣之下,拔劍便砍死千鳥。戰後的翌日,會津兵尚處於亢奮狀態,所以,像這一類事件,也是時有所聞。

“當時敝人雖立即制止,卻晚了一步。”

當時也在現場的巡察隊長秋月悌二郎,於維新之後,與在箱根塔之澤避寒的木戶孝允談起此事。千鳥在臨終前將事情原委說給了秋月聽(秋月將幸存的小彌太當做自己的孩子撫養)。

關於秋月與木戶在塔之澤碰面是明治七年的事,當時由親信以傳聞秘話將其對話記錄下來,木戶本人則始終未對此事表示任何意見。

另外當時在烽火漫天的廢墟中,還有一個人,拚命找尋桂的下落。

也是一位女人。

她就是名滿京都的藝妓幾松,也就是後來的木戶公爵夫人松子。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