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捉刺客

到了衡州之後,因師部的特務連被派去「另有公幹」去了,我們這一連人,就 奉命調到師部,作了師長臨時的衛隊。

師部設立在衡州的一個大旅館裡。那地方原是衡州防軍第XX團的團本部。因為 那一個團長知道我們只是過路的,尋不到地方安頓,就好意地暫時遷讓給我們了。 師部高級官長都在這裡搭住著。做衛隊的連部和其他的中下級官員,通統暫住在隔壁的幾間民房中。

我們,誰都不高興,主要的原因,還是沒有關著餉。說了的話不算,那原是官長的通常本領。但是這一回太把我們騙得厲害了,寶慶,衡州……簡直同哄小孩子 似的。加以,我們大都不願意當衛隊,雖說是臨時性質,但「特務連」這名字在我 們眼睛裡,畢竟有點近於卑劣啊!「媽的!怕死?什麼兵不好當,當衛隊?……」

因此,我們對於衛隊的職務,就有點兒不認真了,況且旅館裡原來就有很多閒 人出入的。

沒有事,我們就找著小白臉兒的馬弁們來扯閒天。因為這可以使我們更加詳細 地知道師長是怎樣一個人物:歡喜賭錢,吃酒,打外國牌,每晚上沒有窯姐兒睡不 著覺;發起脾氣來,一聲不響,摸著皮鞭子亂打人……

日班過去了。

大約是夜晚十二點鐘左右了吧,班長把我們一共四五個從夢中叫醒,三班那個 叫做冒失鬼的也在內。

「換班了,趕快起來!」

我們揉了揉眼睛,怨恨地:

「那麼快就換班了!我操他的祖宗!……」

提著槍,垂頭喪氣地跑到旅館大門口,木偶似地站著。眼睛像用線縫好了似地, 老是睜不開,昏昏沈沈,雲裡霧裡……

約莫又過了半個鐘頭模樣,仿彿看見兩個很漂亮的窯姐兒從我們的面前擦過去 了。我們誰也沒有介意,以為她們是本來就住在旅館裡的。後來,據冒失鬼說:他還看見她們一直到樓上,向師長的房間裡跑去了。但是,他也聽見馬弁們說過,師長是每晚都離不了女人的,而且她們進房時,房門口的馬弁也沒有阻攔。當然,他不敢再作聲了。

然而,不到兩分鐘,師長的房間裡突然怪叫了一聲——「捉刺客呀!——」

這簡直是一聲霹靂,把我們的魂魄都駭到九霄雲外去了。我們驚慌失措地急忙 提槍跑到樓上,馬弁們都早已湧進師長的房間了。

師長嚇得面無人色。那兩個窯姐兒,脫下了夾外衣,露出粉紅色小衫子,也不 住地抖戰著。接著,旅館老闆、參謀長、副官長、連長……通統都跑了攏來。

「你們是做什麼的?」參謀長大聲地威脅著。

「找,找,張,張,張團長的!……」

「張團長?」參謀長進上一步。

「是的,官長!」旅館老闆笑嘻嘻地,「她們兩個原來本和張團長相好。想, 想必是弄錯了,……因為張團長昨天還住這房間的。嘻!嘻嘻嘻——」

師長這個時候才恢復他的本來顏色,望著那兩個女人笑嘻嘻地:

「我睡著了,你們為什麼叫也不叫一聲就向我的床上鑽呢?哈哈!……」

「我以為是張,張……」

「哈哈!哈哈……」又是一陣大笑。接著便跑出房門來對著我們,「混賬東西! 一個個都槍斃!槍斃……假如真的是刺客,奶奶個雄,師長還有命嗎?奶奶個雄! 槍斃你們!跪下!——」

我們,一共八個,一聲不做地跪了下來,心裡燃燒著不可抑制的憤怒的火焰, 眼睛瞪得酒杯那麼大。冒失鬼更是不服氣地低聲反罵起來:

「我操你祖宗……你困女人我下跪!我操你祖宗!……」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