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不願意見我了?”

楚說。

“而這一切又為了什麽緣故?”

楚說。

當我們仍坐在咖啡室內的時候,我握杯子的手不住地顫抖,我只能對他說,我們是必須分手的了,因為我已經是一個和別的人訂了婚的女子,秋涼之後,我就要結婚了。事實上,各種各樣的禮物,已經送到我的家裏來,我的婚紗也已經試穿過,所有的人忙碌地為我工作,他們為我選擇最適當的伴娘,最寬闊的汽車,最豐富的酒席,所有的人都是那麽地興高采烈。

“你們只不過是訂了婚。”

楚說。

“解除婚約好了。”

楚說。

我想,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到了這個時候,我還可以做些什麽呢,我的父親為了我的婚事,已經整整忙碌了無數星期,接受了無數人的祝賀,又春風滿面地在他的朋友面前說:記得來喝一杯喜酒呀。我的母親就更加忙碌了,仿佛要為我把整座百貨公司搬回家來。一屋子都是喜氣洋洋的氣氛,而我,我該怎麽樣去對他們說我不要結婚了呢?他們,所有的這些人。我的父母,我的父母的朋友,我的未婚夫的父母,他們的親戚和朋友,他們會允許我這麽輕易地說一句:我不要結婚了,就由得我不要結婚了麽?我已經被困在一個籠子裏了,我如今是插翼難飛的了。

“我們可以一起離開這裏。”

楚說。

“我們可以到別的地方去生活。”

楚說。

我可以這樣一走了之鳴?我能嗎,到哪裏去呢?是的,楚說,天涯海角,我們總有地方去,只要我們可以在一起。但我可以一走了之嗎?(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我母親又是一個患了高血壓的人,她如何受得起這樣的刺激呢。楚老太太又怎樣,我們走了,她就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唉,我為什麽要和楚一起出外共進午餐呢,我是應該好好地回家去吃我的午飯,然後和我的弟弟一起去遊泳的。

“為什麽不可以放棄他?”

楚說。

“因為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我答。

“你們只不過是訂了婚罷了。”

楚說。

“所以一切已經太遲了。”

我說。(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是為了報恩嗎?”

我搖了我的頭。

“是父母的壓迫嗎?”

我搖了我的頭。

“是經濟上隨困難嗎?”

我搖了我的頭_

“是你已經懷了他的孩子嗎?”

我搖了我的頭。

“即使是的,我並不介意。“

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

我們轉換了一間又一間餐室,我們走盡了一條又一條長街。

我們在我家的屋子外面打圈子,一個又一個。楚說,他要闖進我的家去,對我的父母說,他要帶我走。他說他要告訴他們,他必須娶我做他的妻子.我是那麽地害怕,如果楚這麽說,他一定就會這麽做,我是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的。我只能苦苦地哀求。

“求求你,”我說,“不要這樣。”

“你不喜歡我了嗎?”楚說,”不喜歡我了嗎?”

“只要你說你已經不喜歡我了,”楚說,“那麽我就立刻回家去。”(爾不我育,有歸斯復。)

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

“啊哈,小魚兒,你怎麽又感冒了呢?”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