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根本不考慮,也沒法心平氣和。”楊小光根本不認賬,態度更硬了:“你 ……乾脆給我的申調報告上簽個字,讓我走好了。你簽了字我立馬就走。縣體委早就要我去哩……”

成斌校長連下臺的余地都沒有,只好尷尬地攤開手,不知所云地說:“你看你,說到哪兒去了!我說的是賣冰棍的問題,你卻扯起調動工作……”

王老師的宿舍與楊小光是一墻之隔,葦席頂棚不隔音響,他全部聆聽了成校長和楊小光的談話。他尚未聽完就氣得雙手發抖不得不中止備課。他想像校長成斌大概都要氣死了。他想像如果自己是校長就會說“楊小光你想上天你想入地你想去縣體委哪怕去奧林匹克運動會,你要去你就快點滾吧!本校哪怕取消體育課也不要你這號缺德的東西! ” 他想指著那個滿頭亂髮牛皮哄哄不知深淺的家夥喝斥一聲: “你這樣說話這樣做事根本不像個人民教師……”然而他什麽也沒有說,只是實在聽不下去了,走出門來,在操場上轉了一圈,又自嘲自笑了,我教了一輩子書,啥時候也沒在人前說過兩句厲害話,老都老球了,倒肝火盛起來了,還想訓人哩!沒這個必要啰!

當晚召開全體教師會,專題研究如何賣冰棍的問題。王老師又吃驚了,沒一個人反對楊小光賣冰棍,連校長主任也不是反對的意思,而是要大家討論怎麽賣的問題,既可以使大家都能“賺幾個煙錢”,又不致出現“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問題。討論的場面異常活躍,直到子夜一時,終於討論出一個皆大歡喜的方案來:教師輪流賣冰棍兒。

 

大門離公路不過十米遠,載重汽車和手扶拖拉機不斷開過去,留下旋起的灰塵和令人心煩的噪響。騎自行車的男女一溜帶串駛過去,駛過來,鈴兒叮噹噹響。他低了頭或者偏轉了頭,想招呼行人來買冰棍兒又怕熟人認出自己來。“王老師賣冰棍兒!”不斷地有人和他打招呼。打招呼的人認識他而他卻一時認不出人家,看去面熟聽來耳熟偏偏想不出人家的名字,憑感覺他們都是他的學生,或者是學生的父親或是爺爺。他教過的學生有的已經抱上孫子當了外公了,他教了他們又教他們的兒子甚至他們的孫子。他們匆匆忙忙喊一句“王老師賣冰棍兒”就不見身影了。似乎從話音裏聽不出諷刺譏笑的意思,也聽不出驚奇的意思。王老師賣冰棍兒其實平平常常,不必大驚小怪。外界人對王老師賣冰棍兒的反應並不強烈,起碼不像王老師自己心裏想的那麽沈重。他開始感到一縷輕松,一絲寂寞。

“王老師賣冰棍兒?”

又一個人打招呼。王老師瞇了眼聚了光,還是沒有認出來,這人眼睛上扣著一副大墨鏡,身上穿一件暗紫色的花格衫子,牛仔褲,屁股下的摩托車雖然停了卻還在咚咚咚響著。王老師還是認不出這人是誰。來人從摩托上慢騰騰下來,摘下墨鏡,掛在胸前的紐扣上,腰裏插著一只手,有點奇怪地問:“王老師你怎麽賣起冰棍兒來了?”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