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地山《街頭巷尾之倫理》(4)

春桃自從逃難以來,把丈夫丟了,聽見鄉下兩字,總沒有好感想。她說:“你還想回去?恐怕田還沒買,連錢帶人都沒有了。沒飯吃,我也不回去。”

“我說回我們錦縣鄉下。”

“這年頭,哪一個鄉下都是一樣,不鬧兵,便鬧賊;不鬧賊,便鬧日本,誰敢回去?還是在這里撿撿爛紙吧。咱們現在只缺一個幫忙的人。若是多個人在家替你歸著東西,你白天便可以出去擺地攤,省得貨過別人手里,賣漏了。”

“我還得學三年徒弟才成,賣漏了,不怨別人,只怨自己不夠眼光。

這幾個月來我可學了不少。郵票哪種值錢哪種不值,也差不多會瞧了。大人物的信劄手筆,賣得出錢賣不出錢,也有一點把握了。前幾天在那堆字紙里檢出一張康有為的字,你說今天我賣了多少?”他很高興地伸出拇指和食指比方著,“八毛錢!”

“說是呢!若是每天在爛紙堆里能檢出八毛錢就算頂不錯,還用回鄉下種田去?那不是自找罪受麼?”春桃愉悅的聲音就像春深的鶯啼一樣。她接著說:“今天這堆準保有好的給你檢。聽說明天還有好些,那人教我一早到后門等他。這兩天宮里的東西都趕著裝箱,往南方運,庫里許多爛紙都不要。我瞧見東華門外也有許多,一口袋一口袋陸續地扔出來。明兒你也打聽去。”

說了許多話,不覺二更打過。她伸伸懶腰站起來說:“今天累了,歇吧!”

向高跟著她進屋里。窗戶下橫著土炕,夠兩三人睡的。在微細的燈光底下,隱約看見墻上一邊貼著八仙打麻雀的諧畫,一邊是煙公司“還是他好”的廣告畫。春桃的模樣,若脫去破帽子,不用說到瑞蚨祥或別的上海成衣店,只到天橋搜羅一身落伍的旗袍穿上,坐在任何草地,也與“還是他好”里那摩登女差不上下。因此,向高常對春桃說貼的是她的小照。

她上了炕,把衣服脫光了,順手揪一張被單蓋著,躺在一邊。向高照例是給她按按背,捶捶腿。她每天的疲勞就是這樣含著一點微笑,在小油燈的閃爍中,漸次得著蘇息。在半睡的狀態中,她喃喃地說:“向哥,你也睡吧,別開夜工了,明天還要早起咧。”婦人漸次發出一點微細的鼾聲,向高便把燈滅了。

一破曉,男女二人又像打食的老鴰,急飛出巢,各自辦各的事情去。

剛放過午炮,什剎海的鑼鼓已鬧得喧天。春桃從后門出來,背著紙簍,向西不壓橋這邊來。在那臨時市場的路口,忽然聽見路邊有人叫她:“春桃,春桃!”

她的小名,就是向高一年之中也罕得這樣叫喚她一聲。自離開鄉下以后,四五年來沒人這樣叫過她。

“春桃,春桃,你不認得我啦?”
她不由得回頭一瞧,只見路邊坐著一個叫花子。那乞憐的聲音從他滿長了胡子的嘴發出來。他站不起來,因為他兩條腿已經折了。身上穿的一件灰色的破軍衣,白鐵紐扣都生了銹,肩膀從肩章的破縫露出,不倫不類的軍帽斜戴在頭上,帽章早已不見了。

春桃望著他一聲也不響。

“春桃,我是李茂呀!”

她進前兩步,那人的眼淚已帶著灰土透入蓬亂的胡子里。

她心跳得慌,半晌說不出話來,至終說:“茂哥,你在這里當叫花子啦?你兩條腿怎麼丟啦?”

“噯,說來話長。你從多咱起在這里呢?你賣的是什麼?”

“賣什麼!我撿爛紙咧……咱們回家再說吧。”

她雇了一輛洋車,把李茂扶上去,把簍子也放在車上,自己在后面推著。一直來到德勝門墻根,車夫幫著她把李茂扶下來。進了胡同口,老吳敲著小銅碗,一面問:“劉大姑,今兒早回家,買賣好呀?”

“來了鄉親啦。”她應酬了一句。

李茂像只小狗熊,兩只手按在地上,幫助兩條斷腿爬著。

她從口袋里拿出鑰匙,開了門,引著男子進去。她把向高的衣服取一身出來,像向高每天所做的,到井邊打了兩桶水倒在小澡盆里教男人洗澡。洗過以后,又倒一盆水給他洗臉。然后扶他上炕坐,自己在明間也洗一回。

“春桃,你這屋里收拾得很干凈,一個人住麼?”

“還有一個夥計。”春桃不遲疑地回答他。

“做起買賣來啦?”

“不告訴你就是撿爛紙麼?”

“撿爛紙?一天撿得出多少錢?”

“先別盤問我,你先說你的吧。”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