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連忙搖手,“不是的。有些細節需要你們協助確認,況且,對方不一定是兇手。總之,還請移步警署。”

史子想不出拒絕的理由,於是望向悠人。“走吧。”他說。

約三十分鐘後,悠人一行搭警車抵達日本橋署。雖然已是深夜,警署外仍聚集許多媒體的探訪車。原本悠人擔心會受這些人窮追猛問,下車後媒體卻沒衝上來,消息似乎尚未發布出去。

警署外觀是標準的辦公大樓,顯得相當利落都會,但走進里頭,氣氛立刻一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正面的大階梯,精雕細琢的扶手散發出穩重的氛圍,接待櫃臺也以古意盎然的大理石材質打造,而天花板垂吊的照明顯然歷史悠久。據刑警說,當初改建時,許多人舍不得舊建築的傳統之美毀於一旦,才特意留下部份內裝。

母子三人被帶到一間狹小的會客室。刑警詢問需要甚麽飲料,三人回說不用了,但幾分鐘後,女警仍送來日本茶。

史子啜口茶,咕噥著:“是個年輕男子啊……”

“妳知道可能是誰嗎?”悠人問。

史子無力地搖搖頭,“不過,你爸公司應該很多年輕人吧。”

他們的對話僅止於此。關於武明的工作,悠人比史子更不在乎,他只曉得父親的公司是建築零件制造商,而且父親的職位頗高。

約莫一小時後,刑警終於露面。

“抱歉,久等了。三位請隨我來。”

刑警帶他們到一間會議室。只見數名男性圍著中央的大會議桌而站,有的一身西裝,有的穿著制服,個個神情凝重,加上緊張的氣氛,悠人嚇得雙腿僵直,不敢與任何人對視。

刑警開口介紹三人的身分,大夥都只沈默地點頭致意。這應該是警方人員對被害者家屬的一種體貼吧。

“接著,請家屬確認相關物品。”刑警高聲宣布後,朝三人招招手,示意他們走近會議桌。

桌上擺著成排的透明塑料袋。悠人定睛一瞧,頓時明白那些是甚麽。

“稍早曾向三位報告,我們找到一名可疑人物。”刑警解釋:“從對方的隨身皮夾里,發現青柳武明先生的駕照等證件,分析屬於青柳先生,便立即扣押。另外,在對方之前的藏身處搜到一個公文包。眼下放在桌上的,就是自皮夾及公文包內尋獲的物品。首先,要麻煩確認皮夾。因為裝在塑料袋內,觸摸是沒問題的,請拿近仔細檢視。”

於是,史子拿起皮夾,一旁的悠人和遙香也湊上前端詳。這個黑色長皮夾顯然久經使用,大拇指常觸及的部位已磨出痕跡。

“是爸的……”遙香囁嚅著。

悠人腦中浮現一家四口上館子的畫面。結帳時,父親從西裝內袋瀟灑地拿出皮夾,變魔術般倏地抽出一張萬圓鈔。這麽一想,許久不曾全家聚餐了。

“這是我丈夫的沒錯。”史子應道。

刑警點點頭,指著其它的塑料袋。“能否再幫忙確認皮夾內的東西?若有缺少或任何不對勁的地方,請告訴我們。”

皮夾內的現金、駕照、各種卡、掛號證與一些收據,分別以塑料袋封裝。連現金也細分成鈔票與零錢,總額是十一萬四千八百五十圓,就記錄在袋子上。

“如何?依青柳武明先生平常帶在身上的金額,這個數字合理嗎?不過,這樣的金額已夠大,應該不會帶更多錢在外頭走動吧?”

面對刑警的疑問,史子偏著頭回答:“差不多是這個數字……錢的部份一向由我丈夫全權處理,其實我不是很確定……”

“那麽,有沒有其它不見的東西?”

刑警繼續追問,史子卻無言以對。這恐怕是她第一次看到丈夫皮夾的內容物,更不用提悠人,即使對父親的皮夾有印象,他從不曉得里面裝甚麽,也沒興趣知道。

只不過,悠人發現其中一張卡很奇怪。那是網咖的會員卡,明明家里就有計算機,父親在公司也會用到,何必再去那種地方?但悠人沒說出口。

“看樣子,都沒可疑之處?”刑警再三確認,“那公文包呢?”

史子取過裹在大塑料袋里的深褐公文包。除了主要的一道拉鏈開口,還外加掀蓋,是可斜背的款式,但並未系上背帶。

“沒錯,這是我丈夫的。”史子回道:“當初他說需要公文包,是我去百貨公司買的,所以很確定。”

刑警點點頭,接著指向一旁的塑料袋,“公文包內的東西呢?”

悠人轉移視線。並排的塑料袋里,裝著文件、記事本、眼鏡盒、名片夾、筆、文庫本,全是初次見到,根本不可能提供警方線索。

然而,悠人的目光仍不禁停在一臺數位相機上。史子似乎也頗感困惑,伸手拿起。

“怎麽了嗎?”刑警問。

史子一臉納悶,將相機遞到悠人和遙香面前。“你們看過這個嗎?”

“沒有。”悠人答道,遙香也搖著頭。

“會不會是工作需要,或出於個人興趣?”

“我也不清楚,印象中他沒拍照的嗜好……”史子把相機歸位。

“抱歉,想請教一下。”忽然有人出聲。對方是一名高個男子,穿著暗色西裝,五官輪廓很深,眼神相當銳利。男子長臂一伸,取過其中一個塑料袋,袋內裝的是眼鏡與眼鏡盒。“這確實是您丈夫的東西嗎?”他直視著史子。

“我想是的。”

“眼鏡盒也是您幫忙買的嗎?”

“不,我沒見過那個眼鏡盒,應該是他自己去買的吧。”

那是個傳統和紋的眼鏡盒,悠人也是初次看到。

“這樣啊。”高個子刑警說著,將塑料袋放回原處。

“眼鏡盒哪里不對勁嗎?”史子忍不住發問,但對方只搖搖頭,回句:“不,沒甚麽。”

望著他們交談,悠人腦海浮現一個疑惑。

“呃,方便問一下嗎?”

所有人的視線頓時集中到悠人身上,他承受著壓力開口:

“為甚麽特地要我們來確認呢?不是抓到嫌犯了嗎?那傢伙怎麽說?難道他不承認殺害我爸,並搶走皮夾及公文包?”

現場的刑警個個欲言又止,於是,一名穿灰西裝、顯然是最資深的男子嚴肅地向悠人說:“我們有數不清的疑點,卻沒辦法問他。”

“怎麽會?”悠人納悶道。

“問了也得不到答案。那個人身受重傷,陷入昏迷。”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