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

一支沈悶,雖說是色彩鮮明的儀仗隊,從市場朝著小地獄場的方向走去。

走在前面的是舉著長柄斧的市守備隊,隨後是一群身穿黑色大長鬥篷的“懺悔罪人”這些人的臉都被鬥篷蒙了起來,只在眼睛的地方開了兩個洞;接著,市書記官先生手上捧著一卷紙莊重地邁著腳步,書記官先生身後是司法官員組成的侍從隊,隨之便是這支行進隊伍中的兩個主要角色:

一個犯人,年紀已經不輕,大胡子,破衣爛衫,雙手反綁在背後,再就是劊子手,一個彪形大漢,全身穿紅,舉著一把閃光的大刀。儀仗隊的兩旁和前後擠滿了看熱鬧的人:華沙民眾、調皮的孩子、地痞、流氓、惡棍。

儀仗隊已經在小地獄場站定了,小廣場中央,黑呢子上面放著個樹墩,這就是行刑的處所。市書記官先生用濃重的鼻音宣讀了判決詞,楊·希龍紮克,一個被控告殺害了自己的夥伴的巡回裁縫,就要被斬首示眾了。犯人已在樹墩旁跪下,把頭放在了樹墩上,劊子手的屠刀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突然,斯特魯比奇先生帶著奧斯特羅加師傅,擠過密集的人群,用洪亮的聲音喊道:“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劊子手放下舉起的屠刀,犯人渾身戰抖,而市書記官先生把剛摘下的眼鏡重又戴到了大鼻梁上,不高興地瞧著參議,等待他作出解釋。斯特魯比奇先生開口說道:“首先,我以古華沙城高尚的市長的名義命令停止行刑!第二,立刻給犯人松綁!第三,楊·希龍紮克,你過來!

“楊·希龍紮克,你是個死刑犯,最終不免一死,我問你,是否願意到妖龍居住的地下室去,殺死那兇猛的怪物?

“你若能辦到,將獲得自由!高尚的市長和崇高的市議會通過我向你作出莊嚴的保證。”

市書記官先生驚呆了,看熱鬧的也驚呆了,而犯人則向上天擡起感恩的眼睛,回答說:“我願意,高貴的老爺,尤其是上帝將為我作證,我沒有犯指控我的罪行,我相信,耶穌的仁慈將伴隨我,因此,我更願意去。”

於是,斯特魯比奇和奧斯特羅加未敢拖延時間,立刻把犯人帶到市政大廈,給他穿上那副新制的甲胄,如同披掛了滿身的鏡子。犯人被帶到了歪圈街,讓他進入了地下室。市長、參議們、陪審團成員和數百民眾在街上等待,而首先是奧斯特羅加師傅和他妻子,以及好心的參議斯特魯比奇都貪婪地朝地下室的洞口張望。過了一會兒,地下室裏傳來刺耳的尖叫;既像公雞嘶啞的啼鳴,又像蛇發出的噝噝聲,也像魔鬼的笑聲,這聲音是那麽可怕,聚集在外邊的人背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頭發根根直立了起來。

“殺死了!殺死了!”

傳來了楊·希龍紮克大聲地叫喊。

“殺死了!”

人群齊聲歡呼,“妖龍被殺死了!”

歡樂的消息旋風似地傳到市場、聖楊街、啤酒街、白樺街、寬、窄兩條杜納伊街,傳遍了整個的古華沙城。

地下室的台階上出現了那個全身披掛著鏡子般甲胄的人,梭鏢上挑著個可怕的怪物。

劊子手把它從勇敢的希龍紮克手中接了過去,送到小地獄場,架起火堆,在歡呼的群眾面前把它燒成了灰燼。

事情果然和聰明的法布拉博士的預見厘毫不爽:妖龍看到鏡子中的自己,被自己的目光殺死了。這時,奧斯特羅加夫婦和參議斯特魯比奇舉著燃燒的火炬,跑進了地下室。

“馬切克!哈爾什卡!”

母親喊著,“馬切克!哈爾什卡!”

父親喊道,你們活著嗎?你們說話呀!你們在哪裏?你們在哪裏?”

“我們在這兒,媽媽!我們在這兒,爸爸!”

孩子們從躲藏的門後跑了出來,完好無損,雖說由於恐懼臉色還顯得蒼白,他們投進了雙親的懷抱。

多麽歡樂!多麽幸福!沒完沒了的擁抱,沒完沒了的親吻,斯特魯比奇先生雖說是這般年高,竟也感動得號陶大哭。

同妖龍的奇遇就這樣結束了。不聽話的瓦魯希和忠實的老仆阿加塔獻出了生命,他們的遺體被人從地下室擡了出來,舉行了隆重的葬禮,而奧斯特羅加一家人永遠也不會忘記他們。

至於說到勇敢的楊·希龍紮克,他果然不是殺害自己夥伴的罪犯,因為那個人突然出現在華沙。他說自己在密林中迷了路,在森林裏呆了一個多月,直到森林裏的燒炭人發現了他,給他指明了到華沙的路。

城市裏再也不曾出現過妖龍。

易麗君譯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