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茂春·偉大的傳歌者(4)

王洛賓的創作確實是表達他自己的心情、感受,有的時候就像日記一樣,來表達他的感受。他把他的音樂當作他的一種心靈的表露的一種工具。一直到1944年3月份才放出來,才出獄。出獄之後無路可走,沒地方可去。這個時候,青海的行政區長官叫馬步芳,馬步芳是個軍閥,他很喜歡音樂。王洛賓在青海呆了幾年,他很欣賞王洛賓的才能。1944年出獄了之後,他就派專人到蘭州去把他接到青海去,就成了馬步芳的座上客了,從此埋伏下了,王洛賓為什麼在解放以後他的經歷那麼曲折!

我講到這里頭,他還沒去過新疆呢,他只是在青海和甘肅蘭州搜集民歌。但是,解放以後他得到了去新疆的機會,這是隨著王震的部隊去到新疆的。他是“馬家軍”的人,作為起義的部隊被吸收到解放軍里頭。然後,就到了新疆。在新疆,他再次得到了深入生活,接觸少數民族的生活,深入學習少數民族音樂的機會。因此,他到新疆之後,再一次地展現了他對西部民歌的整理和學習的成績。他到了那里之後,就寫了、編創了《哪里來的駱駝隊》。這是1949年的一首歌曲,《哪里來的駱駝隊》;《克拉克什河水彎又長》,這是建國初期的;還有一首歌,叫做《黑力其汗》,這是一首載歌載舞的歌舞劇,實際上也是一首吐魯番的民歌。

這些歌曲都是王洛賓記錄、整理。這個時候,他的維語也好一些了,翻譯的條件也好一些了,所以記譜來講,相對來講,更準確,譯詞更講究,非常有(特色),代表了建國初期的一個特點。

但是,王洛賓的道路是非常曲折的。建國初期,他由於歷史的原因,就受到了審查,但是還沒有大的問題。他是從1960年開始入獄的,入了新疆的第一監獄。我為了采訪王洛賓的材料,我還到過這個監獄去看過。這確實是個模範監獄,非常好的一個監獄,在新疆地區,當時在王洛賓入獄的時候,關了相當多的新疆上層人士:知識分子、大學問家,所以王洛賓在那個地方。

我問他,我說:“你在監獄里頭15年時間,怎麼樣啊?”他說:“哎呀,我這個人哪,只要有民歌的地方,我就生活得很愉快。”監獄里頭有民歌,他在外頭很多搜集不到的民歌,在監獄里頭搜集到了。外頭沒有弄清楚的這些民歌流傳的歷史,他請教那些高級的維吾爾族的、哈薩克族的大知識分子,把這種民歌的來龍去脈都弄清楚了。監獄里頭是,這個監獄還是組織得相當好的,就是每年過節,國慶、新年元旦都有活動,王洛賓也是一個文藝積極分子,業務骨干,你不去勞動的,你干嘛?——你去組織大家監獄里頭的文藝活動,來活躍監獄文娛生活。因此,他可以不去干活,去干嘛?去搜集民歌,找這些老專家搜集民歌。在監獄里頭,他還搜集、整理了不少東西。這真是一個很特殊的條件!還有一個特殊條件,就是說,他在創作上有能力。他這個人一接觸少數民族,他的人也活了,創作面貌也很不一樣了。如果讓他寫漢族的東西,我看他不怎麼樣。可能有一種,他有一種少數民族特殊的氣質,或者一種特殊的緣分在這里頭。

還有一個特殊的現象,1960年他入獄了,他在1962年,新疆軍區文工團因為創作的需要,又把他假釋出獄了,就是你出來,到外頭來寫東西,給我們寫東西。當然,寫革命的東西了,寫歌頌毛主席,寫歌頌革命路線的東西了。所以,這個時期,他能夠在獄外也能夠進行創作,但是不能用他的名義來寫。所以,他寫的很多東西,大家都不知道是王洛賓寫的。那麼,他利用在獄外保釋、假釋的過程中間,寫了什麼東西呢?他就要立功贖罪,戴罪立功。

這個時期的作品,有《趕壩子》表演唱,有《黑眼睛》,民歌改編的。還有一首,我不知道在座的年輕的朋友們,是不是知道?有一首歌曲,叫《日夜想念毛主席》。這首歌曲是1962年的,在獄外時候寫的。他就是根據維吾爾族的一個老漢,叫庫爾班,解放了,感謝共產黨,感謝毛主席,他攢了一點盤纏,要騎著毛驢到北京去看毛主席。

根據騎著毛驢上北京這麼一件事情,寫了一首歌曲,《日夜想念毛主席》。這首歌曲同樣是全國流傳。只是當時我們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我在當學生的時候,就知道這首歌,但是不知道王洛賓寫的。當時王洛賓用了一個筆名,叫艾依尼丁。艾依尼丁是一個維吾爾族的名字。艾依尼丁,曲。這首歌曲,維吾爾族風格,但是是創作的,不是原曲調。他的曲調寫得非常生動的:“毛主席,毛主席,日夜都在想念您。我要勤生產,來努力把盤纏來攢起。”然後,我要騎上毛驢到北京去看毛主席。我日夜想念毛主席。想念毛主席,用的叫維吾爾語,叫“撒拉姆毛主席”。最早演唱的時候,演員在舞台上就騎著一頭毛驢,假地騎著毛驢的動作,在滿台轉,非常生動,一首歌頌領袖的歌曲。這首歌曲是他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作品,就是說,他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中間,他還能寫出非常富有藝術創造性的作品。

1979年,王洛賓的冤案得到了正式平反。1981年恢覆軍籍。還讓他擔任烏魯木齊部隊文工團的藝術顧問。這個時候,王洛賓重新穿上軍裝,師級待遇,可是他已進入老年時候。但是,從此之後,(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一直到他1996年去世,是他人生最輝煌的時期。從1986年開始,在烏魯木齊開王洛賓作品音樂會,上海開,北京開,深圳開,廣州開,一直台灣開,香港開,新加坡開,美國開他的作品音樂會。所到之處,人們都是為他的這些傳奇式的遭遇而非常地同情。同時,他也是當時身體非常好,每到演出,還在台上又唱又跳,非常活躍的一個階段,是他人生的一個輝煌的時期。

在晚年的時期,在他那樣的生活條件之下,同樣地創作了一些有影響的作品,一直到他70多歲的時候。1996年3月,他逝世於烏魯木齊,終年83歲。所以,王洛賓為二十世紀中國音樂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貢獻,他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就像一朵永遠散發著清香的鮮活的花,由他譯配、改編、整理的眾多的西部民歌,他的漢語的歌詞,不但在節奏上、情緒上與原民族的曲調配合得緊密,還能夠在漢語的韻律和語氣上,能夠唱起來朗朗上口,這是別人所難以做到的和難以替代的。

他的確是一位偉大的傳歌者,他的這個歷史的功績將永載史冊,他將永遠地活在我們廣大的音樂愛好者和人民的心里。(來源:cctv-10《百家講壇》欄目)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