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旅遊:找回過去的自己 也找回未來的自己——漫談旅遊中的美學(4)

 一

 

 從1982年大學畢業並且在大學工作以後,我的專業就與美學有關。一開始,我的專業完全是美學,後來,美學也是我的專業之一。因此,出版美學專著,對於我來說,已經是一件毫無懸念的事情。

 可是,盡管如此,我卻還是要說,出版一本跟旅遊有關的美學專著,卻還是頗為意外。

 回頭想想,應該還是在2002年前後,北京的一家出版社的編輯曾專程到南京來,約我寫一本旅遊美學方面的教材。在反復考慮之後,我約了上海的一位教授,兩個人一起合作撰寫這本書。遺憾的是,後來這位教授臨時退出,這樣一來,事情就無法繼續下去了。至今深感遺憾的是,這本書當時甚至已經進入了圖書市場的征訂。因此而給那家出版社帶來的損失,令我至今也深感歉疚。而且,從那以後,雖然我在從事戰略咨詢策劃專業工作的時候,還仍舊從事過不少旅遊領域的咨詢策劃項目,例如南京鼓樓區的十年旅遊行動綱要、連雲港海州區的旅遊發展戰略、南京紫峰大廈72層觀光層的可行性策劃,等等,但是,關於旅遊美學,卻一直就沒有再次涉及。

 然而,一次事出意外的旅遊,卻讓我與旅遊美學再次結緣。

 2011年7月,我曾經到喀納斯——新疆的喀納斯一遊。跟以往的很多次的旅遊一樣,這一次的旅遊也不是出於事先的謀劃、預謀,而是由於一次意外的邂逅。

 那一次,我本來是應克拉瑪依市的邀請,去為他們的市民大講堂去作報告。可是,我這個人平時遇到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往往不太喜歡動腦子,而寧肯糊塗一些。例如,很多地方請我去做報告,我都往往搞不清楚遠近,往往是坐在接我的車上才知道,哇,竟然要五六個小時才能夠到,非常辛苦。那一次也是,一開始,我是一口就答應下來了,可是,答應以後,事到臨頭我卻又後悔了,原來我只知道新疆的克拉瑪依“在那遙遠的地方”,但是卻並不清楚地知道到底有多遙遠。我在地圖上一看,不得了了,從我遙遠的東南一隅的澳門再到那遙遠的西北一隅的克拉瑪依,正好是從祖國的“邊疆”到“邊疆”,沿著一個對角線橫穿了整個中國,實在太遠了,中途還要轉機,也確實辛苦,所以事到臨頭我就後悔了,想盡辦法推托,反正是不想去了,為此,不得不改了一次時間,可是,事到臨頭卻還是不想去。後來,克拉瑪依那邊倒是很有誠意和耐心,也很有辦法,他們提出了一個非常美妙的理由,他們說,潘老師,你來吧,講完以後,我們請你去喀納斯玩幾天。不用說,當時我立即就動心了。因為喀納斯名氣實在太大了,大到你根本就不可能對它說“不”。於是,就在七月份的時候,我欣然上路。

 喀納斯本身我這裏就不說了,以後有機會我再跟大家聊。記得我在微博上發過一條關於它的感想:喀納斯的美由此可見一斑。在這裏,我只想說說一路的見聞與感想。那次克拉瑪依政府方面是把我安排在一個旅行團裏面。坦率說,這個旅行團的待遇不是很好,住宿也一般。不過,我的目的是遊覽喀納斯,待遇差點那就差點吧。可是,晚上在喀納斯腳下的一次住宿可真是把我嚇到了。在我的記憶裏,我覺得,應該說,那天晚上是我多年以來最狼狽的一天。導遊跟我說,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你可能要委屈委屈,什麽委屈不委屈呢?我是當過知識青年的人了,什麽委屈沒有見過呢?結果到了晚上才知道,20幾個人一個房間,更厲害的是早上起來,漫山遍野都是遊客,刷牙的,吃飯的,登車的,就像打仗一樣,也像逃難一樣。當時,我突然就想到,我這些年一直在做美學的普及工作,卻存在著一個重要的缺憾。那就是太文學了。

 最近看到一個美學愛好者自發為我做得一個網站,上面給了我三個定位:生命美學的創始人;愛的布道者;在全國和電視上普及美學知識的美學教父。褒獎得有些過了,但是,對於我的工作得描述還是準確的。不過,我突然發現,我的在全國和電視上普及美學知識也有一個不足,那就是往往更多地是從對於文學作品的闡釋出發。當然,從文學作品出發也沒有什麽不對,可是,假如人家根本就不看書或者很少看書呢?那不是就沒有辦法了嗎?實際上,這個憂慮也正是我近年來的一大困惑。可是,在喀納斯腳下,我突然就有了答案:現在看書的人越來越少,可是,旅遊的人卻越來越多。既然如此,那麽,我的普及美學知識的工作為什麽就不能轉而從旅遊開始呢?

 接下來的見聞,就讓我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在旅遊的時候,導遊往往如影隨形。可是,有人仔細考量反省過導遊的工作嗎?無疑很少,其實,我過去也沒有去關註過。可是這一次因為想到了從旅遊出發去普及美學知識的事情,因此,也就對於導遊的對於景點的介紹格外敏感。

 這下子,我才發現,導遊們的問題還真的非常嚴重。簡單說,他們是看到什麽山就說,你看那個山像什麽,看到一塊石頭,就更是循循善誘,你們看,它像什麽?例如到了胡楊林,我本來以為這次可以從美學的角度介紹一下。

 我們知道,胡楊在新疆是最美麗的樹,我印象最深的是它的“三個一千年”, 即活著一千年不死,死後一千年不倒,倒後一千年不朽,所以你去看胡楊林的時候,你就會從這個角度去向它學習,會覺得它是你精神上的鏡子,什麽樣的鏡子呢?比如說,一個人看到胡楊林的時候,他覺得胡楊林是他精神上的朋友,他也像胡楊林在精神上一樣堅忍不拔。我們所有人在看到胡楊的時候,可以把自己學習上的理想代入進去,可以把自己愛情上堅貞的追求代入進去,可以把自己和逆境抗爭的意志代入進去,總之,我們應該從這個角度來接近胡楊,讓胡楊成為我們心靈的鏡子,顯然,這是人們喜歡胡楊、喜歡胡楊林的根本原因。但是導遊帶著我們看什麽呢?她問:你看這棵胡楊長得象什麽,那棵胡楊長得象什麽,遊客們一旦語塞答不上來,導遊就會開心地說,這都看不出來?!像變形金剛呀。

 仔細想想,不難發現,這樣的導遊真的很有問題。由此我聯想到,熙熙攘攘的遊客往往都是帶個照相機,不論到了什麽景點,一概都是擠過去為自己拍照,拍照完以後,則繼續上路。我真弄不明白,這些遊客們為什麽如此自戀?不論到了哪裏,一概都是只為留下自己的倩影。就像孫悟空,要到處留下“到此一遊”的證據。可是,現在我有一點懂了。這與導遊們把旅遊“導”得一點美學都沒有了密切相關。我過去說過,本來文學是最有魅力的,可是被我們語文老師一講,卻把學生“講”得越來越不愛文學,現在,旅遊應該也是最有美學的,可是,被導遊一講,卻也同樣令遊客越來越不會旅遊。

 當然,我們也不能過於去對導遊求全責備。事實上,我在前面所提到的狀況更與我們當前的愛旅遊但是不懂旅遊的大背景息息相關。有一首流行歌曲,叫做《旅行的意義》,是陳綺貞演唱的,歌詞是: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你看過了許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圖上 

 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你品嘗了夜的巴黎 

 你踏過下雪的北京 

 你熟記書本裏 

 每一句你最愛的真理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麽場合我曾讓你動心 

 說不出離開的原因

 

 你累計了許多飛行 

 你用心挑選紀念品 

 你搜集了地圖上 

 每一次的風和日麗 

 你擁抱熱情的島嶼 

 你埋葬記憶的土耳其 

 你留戀電影裏美麗的不真實的場景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麽場合我曾讓你分心 

 說不出旅行的意義 

 你勉強說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麽場合我曾讓你分心 

 說不出離開的原因 

 勉強說出你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離開的原因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對於這首流行歌曲,可能年輕人會理解得更深刻一點,因為流行歌曲本身就是屬於年輕人的。而從我的理解看,它講的就是一個年輕人喜歡旅遊卻不會旅遊也不懂旅遊,旅遊,本來是可以讓他學會愛的,可以學會愛別人也可以學會被別人愛,但是他卻不然,到處旅遊的結果是反而不會愛了,反而失去了自己的戀人。

 推而言之,旅遊而白花了銀子的、旅遊而白費了精力的、旅遊而一無所獲的,應該是大有人在吧?“白天看廟晚上睡覺”的旅遊者也定當不在少數吧?既然如此,我於是就想:那我為什麽不來涉足旅遊?為什麽不從旅遊來與讀者談談美學?

 

 那一年的九月,我正好要在南京審計學院開美學選修課。作為南京審計學院的客座教授,我每年需要為該院的學生上四十個課時的選修課。於是,我立即給南京審計學院的教務處打電話,提出就上《旅遊美學》。

 課程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甚至還有同學把我全部的授課內容都錄了下來,並且轉給了我。於是,我把錄音拿到電腦店整理了出來。記得當時我在微博上還提到過此事。沒有想到,原本素昧平生的東方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的生活編輯部主任劉雯娜看到以後,立即就給我發了評論,說她願意在她供職的出版社出版此書。這無疑讓我更受鼓舞。於是,在這個錄音記錄稿在我手裏放了大半年以後,終於在2012年的暑假裏下定了決心,要把它修訂改寫出來,正式加以出版,以便更好地向大方之家征求意見,也希望更多地跟遊客們分享我的旅遊心得。

 

 二

 

 說到旅遊,實在是林林總總,千頭萬緒,那麽,從哪裏講起呢?

 讓我們從一個令人無限困惑的問題開始——

 為什麽要旅遊?

 我在前面說過,現在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但是旅遊的人卻越來越多。本來,問“為什麽要旅遊”和問“為什麽要讀書”應該是同一個問題。古人不是說“讀萬卷書,行萬裏路”嗎?我也經常對我的學生說,“學歷”和“閱歷”是同等重要的。可是,說到旅遊,人們似乎更加容易接受。前幾天,我一個朋友的孩子中考結束了,她就說,她要獎勵他出去旅遊一次。請問,有誰聽說過獎勵孩子再讀幾天書的呢?包括我在內的幾乎所有人,也還都有一個想法,就是都幻想在老年的時候周遊世界。可是,是否認真想過?其實這是一個充滿了悖論的幻想。前半輩子拼命掙錢拼命攢錢,後半輩子卻拼命花錢,花在什麽上面呢?旅遊!一輩子辛辛苦苦所打拼的錢,都被揮霍在了路上。當然,也有人幻想在老年的時候就坐在家裏飽讀詩書。我有一個朋友就是這樣想的。但是,卻畢竟是極少數,絕大多數的人還是願意選擇去周遊世界。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