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郎看了棋盤一眼,並無移陣的意思。「您差不多贏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說。

「嗯,你給困在一角。不過,是有法子突破的喲!你記不記得?我從前開始教你的時候就警告過你,不要太早動城堡。你還是犯同樣的錯。看出來了嗎?」

「城堡?是啊。」

「還有,次郎,我猜你動子以前沒有好好想。你記不記得,我花了好大工夫教你,至少要盤算好下三步的棋子。你沒有計畫。」

「想好下三步?哦,沒有。我想我沒有。我可不像您,精於此道。不管怎麼樣,您是贏家。」

「次郎,我們開始不久,我就看出你根本沒用腦子。我說過多少遍了,好棋手一定要先想好怎麼走。至少想好下三步棋。」

「是,您說的是。」

「比方說,這裡你為什麼走馬?次郎,你看,你根本沒看嘛!你記不記得為什麼走馬?」

次郎看著棋盤。「老實說,我不記得了。」他說。「當時,也許我是有我的理由走馬的。」

「也許有理由?胡說些什麼!次郎,最初幾步,你是想好了的。我看得出來。那時你倒是有一套策略。可是等我一攻破,你就放棄了。你開始走一步算一步。你不記得我怎麼教你的?下棋最要緊的就是顧全整個布局。敵方攻破一角,不要放棄。馬上另想辦法。輸贏不在王被逼到絕路。棋的勝敗在棋手放棄,沒有應敵策略時就已經決定了。你看看,小兵零零散散,走一步算一步。輸贏定矣。」

「很對,爸。我承認輸了。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尾形桑看了我一眼,眼光又移回次郎臉上。「這是什麼話!今天我花了好大精神研究這局棋。我替你想出三條路來。」

次郎把報紙放下。「對不起,或許我沒弄清您的意思。」他說,「您自己剛剛才說,棋手要是不能顧到整個布局就算輸了。您又已經再三指出,我只是走一步算一步。那還有什麼好下的呢?如果您不介意,我想把這篇報導看完。」

「怎麼,次郎,這根本是失敗主義的調調嘛!我才說了,這局棋還沒有輸定。你現在應該想想你該怎麼守。然後再來攻我。次郎,你從小就是這個毛病,一碰到挫折就罷手。我希望我已經把你這毛病改了。現在還是這樣!」

「對不起,我看不出這跟失敗主義有什麼關係。只不過是下局棋!」

「這也許不過是下局棋。不過知子莫若父。你這些毛病可逃不過爸爸的眼睛。次郎,我不喜歡你這樣,你的計畫一旦不成,馬上就放棄。等到你被迫自衛,就發脾氣,根本不願意繼續。你九歲時就是這樣。」

「爸爸,這真是越扯越遠了。我有更要緊的事,沒法子成天想著棋。」

次郎的嗓門很大,尾形桑似乎有點吃驚。

「爸,我不像您,您可以花上一整天去想您的棋局,我呢?我的時間有更要緊的事情做。」

次郎說完又回到報上去了。他父親瞪著他,滿臉驚異。不久,尾形桑笑了起來。

「好啦!次郎,」他說,「我們像兩個魚販婆子一樣對吼。」他又笑了一聲,「像兩個魚販婆唷!」

次郎並不理會。

「好了,次郎,別爭了。你不要下,我們就不下好了。」

次郎依然置若罔聞。

尾形桑又笑起來,「好,好,你贏了!我們不下了。不過,讓我教你,怎麼能逃出這個角。一共有三個法子。頭一個法子很容易,而且你一動,我一點辦法也沒有。看呀!次郎,看這裡,次郎,你看呀!我教你怎麼走。」

次郎仍然不理他父親,一副全神貫注的樣子,翻過一頁,繼續往下看。

尾形桑自顧自點著頭,靜靜地微笑。「他從小就是這樣,」他說,「凡事不順他的意,他就發脾氣,教人一點法子也沒有。」他看看我,很不自在地笑著。然後他又轉向次郎,「次郎,你看呀!至少讓我教你這一步,很容易的。」

突然,次郎摔下報紙,衝向他父親。很顯然的,他是想把棋盤連子打翻。可是他一腳碰翻了身邊的茶壺,壺翻到一邊,蓋子掀開,茶水在榻榻米上流散開來。次郎沒弄清是怎麼回事,回頭瞪著奔流的茶水。接著轉過身瞪著棋盤,棋子一個一個豎立在方格裡,使他更加生氣。我以為他會掀翻棋盤。可是他卻抓起報紙,一言不發地走開了。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