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子和六子是表親,屬於那種頭輩親二輩表三輩四輩就拉倒的表親。在農村,像這種不知拉倒了多少回的表親是不大走動的。田間地頭撞見了,頂多親一熱兩句就算完,即便是登門拜訪,也都不當客待。但在小城,在排斥鄉下人的小城,鄉下來的喜子和六子就走得異常親了,好像多個親戚就多點倚仗似的,心里要比平日踏實勁多幾分。

親戚在於走動,資金在於流動,不知是哪位好事者將生命在於運動一句名言篡改了。

走動一密,金錢上也就難免有個往來,古人尚有千里送鵝一毛一禮輕情義重之說,更別說如今電視上還喋喋不休地誘導人們,今年過節送什麽,送禮還送腦白金呢。

喜子結婚沒多久,生了個千金,六子一高興,隨了份大禮,一千元,六子想得簡單,反正咱也結了婚,用不了多久,咱跟媳婦一使勁生上一個崽子,那錢不照樣完壁而歸了。所以喜子閨女喜酒六子喝得很紮實,六子媳婦也吃得挺帶勁,完了還一個人帶回一盒喜之郎喜慶果凍,小城不知啥時興起的規矩,喜酒宴上人手一盒果凍,有點移風易俗的意思,如同鄉下喜酒給客人回籃子,但多為煮熟染紅的雞蛋。誰讓咱們生在禮儀之邦呢,講究個禮尚往來呢。

六子跟媳婦使上了老勁,可媳婦肚子還是橫看成嶺側成峰,沒有一點遠近高低各不同的趨勢。六子跟媳婦慌了,他們慌的不是那一千元人情錢,他們還顧不上慌這個,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他們慌的是自家的香火,總不能讓祖宗們辛辛苦苦開枝散葉,到自己這一根藤上哢嚓一聲給掐斷了呢。上醫院檢查,吃民間偏方,折騰了三五年,終於有了點動靜,沒承想臨分娩了,動靜還挺大,竟生了個雙胞胎,喜酒這天,喜子來了,照面就是一拳頭擂在六子肩頭,老表你這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呢!完了送上兩千元人情。六子只顧落得打哈哈,沒辦法,一不小心就整出倆帶把的,沒辦法啊!這話說得太矯情,喜子媳婦不樂意聽,在鄉下,重男輕女根深蒂固,雖說進了城,可對兒子的期盼在骨子里並沒減一分,尤其是自己生了個丫頭,先前人家六子啥也沒有,喜子媳婦倒不覺得,可眼下人家一家夥得了個雙,喜子媳婦扛不住了,如同一個屢中小獎的彩民,陡然見身邊一個屢不中獎的家夥中了頭獎,其心里的失衡可想而知,人就是這樣,對遠在天邊的的月亮可以一輩子仰望,卻對一墻之隔的那掛紅燈籠要生非份之想。顯然,那頓飯吃得有點不帶勁兒,受媳婦影響,喜子發現六子確實得意得有點忘形,居然只回了他們一家三盒果凍,自己隨的是雙份禮,咋的也得回雙份才對呀,不就生了倆崽子嗎,欺負人也不是這種欺負法,喜子忿忿然了,媳婦更是氣咻咻的。

絕不能讓那一千元打了水漂!乾脆再生一個,剛好二胎指標有所鬆動,求爹爹告一奶一奶一弄到了二胎準生證。喜子就是喜子,三弄兩不弄的,媳婦肚子就有了喜慶勁兒。六子媳婦見了很驚訝,乖乖,你咋還想生呢,這兩個兔崽子可把我給磨慘了,要換我呀,給一千萬都不生了!喜子媳婦想,你可站著說話不腰疼,養兒防老呢,閨女嫁了人我指望誰呀!但這話不能明說,誰知道肚子里是白是黑呢,能明說的是我才不想誰給一千萬呢,你好歹得還我一千元人情,這話同樣也不能出口,咋說兩家也是表親呢,說到這份上還有什麽意思。

果然就生了,果然就是個兒子,果然就挖回一千元人情,喜酒那天,喜子多喝兩杯,大著舌頭跟六子打趣,老表啊,你還欠我三盒果凍呢!這話挺莫名其妙的,六子媳婦是聰明人,聰明人一大都會尋思,六子媳婦一尋思,難怪可著勁兒生老二呢,三盒果凍事小,備不住是惦記那一千元人情呢。六子媳婦一氣之下,將手中的四盒果凍扔下三盒來氣鼓鼓地說:這年頭誰欠誰呀!扯上六子一人抱起一個孩子走了。

喜子覺得很無趣,訕訕望著媳婦,媳婦說:有啥不好意思的,他做得初一,就不允許人家做得十五?再說,一個表親,有啥好走動的!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