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敘事結構(上)

我摑了兒子幾巴掌。我憤怒異常。就像法官一樣。然后我很快發現自己的手麻木了。我說:“聽著,我想把這些復雜的情況解釋給你聽聽。”我說話嚴肅審慎,當父親的都這樣。待我解釋完,他問我是否想請他原諒我。我說是的。他說決不。聲音像喇叭。

合適

“我不反對變變花樣,”她說,“但是這樣就是感覺不對勁。”我說:“這對我倒蠻合適。”她說:“對你來說,不對勁就是適合。”我說:“我沒說適合,我說的是合適。”“天大的差別。”她說。我說:“是的,我是有點吹毛求疵。我的腦子老閑不住。依我看,幾乎世上一切都總是不對勁。我的標準就是舒服。對我來說,這就是合適。”她說:“對我來說這簡直糟透了。”我說:“你喜歡什麽?”她說:“喜歡我不喜歡的。我對超越我的感情的東西不感興趣。我也活不到感覺合適的那一天。”

媽媽

我說:“媽,你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嗎?”她說:“噢,我的上帝。”

列奧納德·邁克爾斯《如果可能的話我肯定會救他們》(一九七五)


敘事結構就像是支撐一座現代高層建築的主梁結構:你看不到它,但它卻決定了你構思的作品的輪廓和特點。然而小說結構的影響不是在空間上,而是在時間上—往往是經歷很長的時間之后才能讓人感受到。柯勒律治認為在文學史上有三個最著名的情節。亨利·菲爾丁的《湯姆·瓊斯》就是其中之一(另兩個都是戲劇,即《俄狄蒲斯王》和本·瓊森的《煉金術士》)。這部小說的企鵝版長達九百頁,如前面(第三十六節)提到的,它有一百九十八章,分作十八卷。前六卷的背景是在鄉下,接下來的六卷背景是在路上,最后六卷的背景是在倫敦。在小說的正中間,大部分的主要人物都路過同一個客棧,但相互間沒有碰面,否則故事就無法再寫下去,而只得早早地收尾。全書充滿了驚奇、神秘和懸念。結尾用的是古典式的手法:真相大白、被顛倒的事實得到匡正。要說明這樣一個復雜情節的作用,僅僅用一些簡短的引文是不夠的。但是美國作家列奧納德·邁克爾斯創作了一些據我所知是最短的小說,他的小說使我們可以在濃縮的作品里仔細考查這個過程。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