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街巷人物》〈吉澳的雲〉石的呼吸

──記破邊洲

船駛近的時候,看見前面那山崖,果然像是給人破開,劈出一道裂縫。山都是石壁,像蜂巢、像杉木、像榴槌、像動物的四肢重疊。石都是有生命的。石崖近海的低處,有一個洞穴,像是石頭呼吸的氣孔。石都是會呼吸的。

停了船,下了小艇,從那破開的隙縫中划過去。小小的水道,剛夠小艇划過,彎彎曲曲的,而前面有一個空間,白雲和海水,向你保證,路總是通向闊大的空間。

水怎麼這樣澄淨?你看小艇緩緩移過水底一塊巨大的白石,那麼白,在綠色的水中,陽光照下來,點點彩虹,緩緩地,緩緩地,艇移前去,移過了那水面上的陽光點點,那塊白石。再看,你可以看見水底一團團黑色的,那些海膽。水是那麼澄淨,海底看來也好像伸手可及。而在兩旁,石上有石化了的貝殼,有些像蓮花,有些好像張開嘴巴,當你的艇經過時你可以觸及它們。它們張開,它們吐納。不過,四周都這麼靜,就彷彿連它們也屏住了呼吸。

小艇緩緩地,緩緩地划前去。唯一的聲音只是那水的聲音。不划動,你也可以覺得水正在流。海水湧入狹小的水道中,輕輕地推動它。在頭上,偶然一頭鷹飛過,叫起來。你抬頭的時候才看見兩邊的石崖是這麼高,好像是從一個峽谷的谷地、從一個被囚禁的地牢望上去,只看見一線天空。但不,這兒不是一個峽谷,不是一個囚牢,水是流動的,它是有生命的,它帶著你進來,又帶你回到外面的天地。

伸出手,碰一碰轉彎那兒一簇貝殼,它們張開一張張嘴巴,還有鼻孔。它們曾經濕潤而柔軟,而現在,經過了這麼久,還沒有把自己閉上。你過了一會,就把它們留在後面。來到了外邊,藍色的海洋。

艇划出去,沿岸的石崖那兒,有一些穴洞。划近的時候,在洞口的水面上可以看見一點點白光,好像一朵朵白花,開了又合,合了又開。原來那是穴口的水滴,點點滴滴,落在水面上。艇划進去,水落到頭上,一個洗禮。水落到身上,落到艇上,稀疏的幾點,沒有了。眼前暗下來。想揣摸巖石形狀,看不清楚了。遠遠的那邊,越深入越黑暗。手電筒微弱的光線照過去,只是一點光,沒法照亮黑暗。會不會有蝙蝠?會。巖石上好像有呼吸的聲音,又好像是一片死寂。停住,靜默,艇擱淺了,洞很淺,艇停在那裏,浪從背後推過來。浪從大海湧入洞穴,又退出。浪搖動艇身,但艇擱在那裏,晃一晃,又停下,不動了。你成為巖石的一部份,像那些石化的貝殼,張著口。在那黑暗中一千年。好像是一片死寂。不,還有呼吸的聲音。用槳,撐著巖石,把艇推動,推回水中。又一次,可以感覺,浪在底下流動。艇再划動,向巖穴的另一個出口,划出去。浪湧進來,浪洩出去,像呼氣、吸氣。艇上的人隨著這呼吸流動,進來,又出去。

又是海洋,藍色,澄淨清涼。好大的誘惑。噗通一聲,跳下水去。船家在那邊的大船上,高聲警告不要游泳:「有鯊魚,來自太平洋!」水是那麼清涼美麗,管不了;鯊魚,即使牠們來自太平洋。

爬上小艇又爬下小艇。晃動,擺盪,顛簸。小艇向下沉,下沉,水淹過艇邊,人也下沉。驚叫,大笑,噗噗的氣泡,濺水的聲音。濕淋淋的人爬上船。喘息,漁船也微微顫慄了。在那邊,巖石板著臉孔,海浪卻一下一下的去撩撥它。

(一九七八年七月)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