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雨季不再来》陰溝里翻船

再說全機的人都走了,一共有五個人留下來,我機上認識的朋友們走時,向我揮手大叫:“再見,再見,祝你順利通過。”我也揮揮手叫:“再見呵,再見呵!”

等了又快一小時,有三個放了,最後第四個是那個拿臺灣護照,娶比利時太太的也放了。他太太對我說:“不要急,你情形跟我先生一樣,馬上輪到你了,再會了。”這一下我完全孤單了,等了快三十分鐘,沒有人來理我,回頭一看,一個年輕英俊的英國人站在我後面,看樣子年紀不會比我弟弟大,我對他說:“你嚇了我一大跳。”他笑笑也不響,我看他胸口別著安全官的牌子,就問他:“你在這兒做什麽?”他又笑笑不說話。(真傻,還不知道是來監視我的。)這時那個移民局的小鬍子過來了,他先給我一支煙,再拍拍我肩膀,對我友善的擠擠眼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居然也還會笑。)然後對我身後的安全官說:“這個漂亮小姐交給你照顧了,要對她好一點。”說完,他沒等我抽完第一口煙,就走了。

這時,安全官對我說:“走吧,你的行李呢?”我想,我大概是出境了,真像做夢一樣。他帶我去外面拿了行李,提著我的大箱子,往另一個門走去。

我說:“我不是要走了嗎?”他說:“請你去喝咖啡。”

我喝咖啡時另外一個美麗金髮矮小的女孩來了,也別著安全官的牌子,她介紹她叫瑪麗亞,同事叫勞瑞。瑪麗亞十分友善,會說西班牙文,喝完咖啡,他們站起來說:“走吧!”

我們出了大門,看見同機來的人還沒走,正亂七八糟的找行李,我心里不禁十分得意,馬上找李太太。我的個性是是泥菩薩過完江,馬上回頭拉人,實在有點多管閑事。

瑪麗亞將我帶著走,我一看以為我眼睛有毛病,明明是一部警車嘛!她說:“上吧!”我一呆,猶豫了一下,他們又摧:“上吧!”我才恍然大悟,剛才那個小鬍子意味深長的對我笑笑的意思了——中了暗算,被騙了。(氣人的是,那個娶外國太太的中國人為什麽可以走?)

眼看不是爭辯的時候,還是先聽話再說,四周的嘈雜的人都靜下來了,眾目睽睽之下,我默默的上了警車(真是出足風頭),我的流浪記終於有了高潮。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