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健心韻·瘦雨九峰山,憶一段舊時光(上)

天進入中伏,便進入了一年之中的酷熱階段,“清風無力屠得熱,落日著翅飛上山。”人皆厭苦夏,誰羨三伏長?離開酷暑難耐的都市,我驅車來到了九峰山。這九峰山疊嶂巍屹,奇峰挺九,故名九峰。“南望參差九點峰,青天削出翠芙蓉”,九峰山峰峻石怪,谷深林幽。更有那平如鏡,水似銀的大小龍潭夾峙在莽莽群山之中,恰似綠色林海中鑲嵌的一塊溫潤碧玉。九峰山像一塊巨大的磁石,緊緊的吸引著我。


山深雲濃,客舍雨寒。來到九峰山的第一天便遇到了雨,這雨下的是有聲有色,有滋有味的。農家樂的老板告訴我,山裏雨多,頭頂隨意飄來一塊雲,便會淅淅瀝瀝的來一場雨,雲去了,這雨便歇了。這場雨倒是生生的為歡迎你的到來呢。我心裏便欣喜,這正是:

風雨迎新客,山林奏雅歌。

晶瑩塵滌去,簾卷醉仙和。

一一《五絕》九峰山邂雨

觀雨。


九峰山觀雨頗有情趣。九峰山野,傍水農舍是一個適合與雨邂逅的地方。一座木制的三層小樓,散發著幽幽的松香。小樓成單面,一排鏤空雕刻著花紋的木欄桿,顯得清新雅致。越過欄桿,樓前雨景盡收眼底。眼及之處便是被綠色嚴密包裹起來的山體,明知這是山,卻看不到一塊裸露的岩石,黃土。真可謂,是山不知山,相敬覆綠毯。眼前的雨倒是不大不猛,淅淅瀝瀝的下著,綿綿不絕,像扯不斷的珠子。被雨水沐浴著的山林郁郁蔥蔥,綠的似翡翠,厚厚的葉面上銀光閃爍,令人叫絕稱奇。猛然間,我的眼神被遠處山腰間一團裊裊升起的白煙牽引,只見那白絮似得的雲霧在空中慢慢騰起、上升,圍著翠綠的山體翩翩起舞。轉眼間,猶如誰輕輕吹了一口氣,這幅濃重的山水畫便靈動起來,不斷變化著圖案,一會妖嬈的懸浮在半空,一會又拉出優美的形態,把山峰點綴得就像一幅寫意的山水畫。眼前這幅畫顯得蒙朧而縹緲,神秘而悠遠。似人如物,千姿百態,相映成趣,宛如仙境,令人遐想聯翩。原來這九峰山的雲霧是有生命的,此刻,我的心裏羨慕起這些樸素勤勞的山民了,滿目景色盡入畫,九峰山下欲出家。思緒如這眼前的雨絲,飄搖、沈浮著,我若有所思的拿出手機,記下了自己瞬間的感受。


雲水無心猶似畫,九峰山下有人家。

煙波淡淡惟遮目,雨落情絲徑亦花。

一一《七絕》


賞雨。


九峰山賞雨,賞的是心智。滿山的樹木、花草陶醉在這夏雨的沐浴中,箭竹蒼翠欲滴,松樹身姿挺拔。清雅樸實的農家小院圍著的木籬笆院墻下,簇擁著一團團的錦繡,紅的、黃的、粉的花,竟比城市公園裏面的花嬌媚、靈秀了許多。依墻長著一棵高高的銀杏樹,歲月在它身上雕刻下酸甜苦辣的痕跡,沐浴在雨中的銀杏樹顯得俊美而又蒼勁。頭上頂著一團蓬蓬的綠葉,象一把撐開的雨傘,樹下的雨水便稀疏許些。銀杏樹俊秀的身子已經越過了二樓,樹上結滿了白果。可謂是夏來株翠綠,秋時一片黃。這棵銀杏樹竟牢牢吸引著我的眼球,農家樂老板看著我發呆的眼神,笑著說道:“這銀杏樹是有靈性的。”


“銀杏樹有靈性?”我疑惑的看著這位樸實的山裏人。


臉龐黝黑的農家樂老板朝院子裏的銀杏樹投去愛撫的眼光,微笑著說:“銀杏樹可是用九峰山的雨水餵養大的。”隨後他娓娓道來:“從咱家去銀廠溝景區的路上,有一棵銀杏樹已經一千多年了,至今依然的茂盛,枝繁葉茂。那棵銀杏樹吸日月之精華,藴九峰山之靈氣,堪為一棵奇樹、神樹,當地百姓對它無不頂禮膜拜。相傳古時有一貪官,他知這銀杏樹名貴,強行伐下銀杏樹的幾枝樹幹掠為己有,百姓敢怒不敢言。誰知這貪官帶著銀杏樹樹幹離去不久,就在咱屋後的白水河裏莫名其妙的的翻了船。貪官與這樹幹一起葬身魚腹之中。落得個貪婪成禍,天懲其惡。”

“如此看來,這銀杏樹也是懂得揚善懲惡的,卻比某些人還強吶。”我應聲道。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