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離家在外度週末,正準備上床時,有人敲我旅館的房門。

她靜靜地走進房間,凝視著我,一語不發就解開裙子的拉鏈,任其脫落地上。我張口結舌地愣在那里。

「我要你。」她低語。我腦中一片空白,不知該說什麼。我的身體開始雀躍欲動,內心卻感到驚惶:畢竟,我是一個幸福的已婚者,摯愛著我的妻子……

雖然我篤信一夫一妻制,一時之間卻發現自己猶豫起來。我心里充滿了各種合理化的辯辭,比方說,為什麼做壞事的感覺會如此甜美?為什麼我不能在家時做個親愛的老公,同時在外頭也擁有一點兒其他的樂趣?

最後,經過一番爭辯和情感上的掙扎,我終於請她離開了。

我能夠克制自己是因為我知道外遇會傷害我的妻子。雖然覺得自 己做對了,我還是無法入睡。

我的思緒繼續翻攪了好幾個小時。雖然抗拒了誘惑,內心卻開始質疑:忠於一個伴侶是否真有必要?畢竟,一樁可愛的婚姻不該是一座牢獄,人應有隨心所欲的自由,為什麼我不能順從身體的需要去做……

在入睡之前,我終於做出結論,那就是如果我能向妻子保證我對她的愛永遠不渝,那麼,我偶爾有樁不為人知的外遇,也許就不會傷害她了。我合理化地想,既然外遇只是短暫的歡樂,那麼也許不會有負面的情緒反彈,並決定回家後,告訴她這個新想法。

這場值得紀念的對話是這樣開始的。我說:「我沒有和這個女人做任何事,是因為我永遠不想背叛你,但是,我也很想在你的允許之下享有外遇。這並不表示我不愛你,只是為了好玩而已,而且我保證行事會非常謹慎。」

話還沒說完,妻子已潸然淚下。雖然在那樣傷心的情況之下,她卻以異常堅定而清晰的口氣回答我。我始終記得她所說的話,因為這些話令我深受感動。

她說:「約翰,我永遠不會告訴你什麼事你可以做。你不需要我像母親一般告訴你該如何做,我也不想這麼做。我所能告訴你的是,我一直非常努力打開心門,對你坦誠以待,正是因為我完全信賴你。我希望能在愛中成長,並且永遠信任你。」

淚流滿面的她,繼續說道:「如果我認為你在外面可能發生外遇,那麼我很可能會開始封閉自己。我會總是拿自己和別人比較,讓自己不遜色,我可能永遠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停歇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她接著說:「我不知道你這麼做是對還是錯。我只知道在這種處境之下的我,要維持一份開放的心是太難了。」

剎那間,我的心智變得清明如鏡。種種合理化的說辭消失無蹤,我的內心深處對妻子充滿了更深刻、更專注的愛意。她用這樣鄭重而明確的態度向我表達她的感受,令我深為感激。她的言辭中沒有批評、責備或評斷,我不覺得需要為自己辯護,因而能夠傾聽她的需求,思考她說的話,然後不受束縛地作回應。

那一刻,我瞭解到她愛我,並且衷心希望我快樂。我也瞭解到不論外遇在道德上是對是錯,她都需要忠實的一夫一妻制,作為在愛中成長的必要條件。她需要覺得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才能用開放、接納、敏銳的方式愛我;而這種「獨一無二」,則必須以夫妻雙方的忠實為保障。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