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復彩《禪的故事》丹霞天然(下)

時間飛快地流轉著,在那段時間里,年輕人不問、不說,也不離難屋,他似乎已經忘了他自幼熟讀的那些儒家的經典,忘了二十多年來一個又一個作官的夢想,他戴著方巾,腳踏耳鞋,在這座南臺寺里心甘情願地做著一名方外的僧人。他只是感到,原來他一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決定了他必定是一個明心見性的僧人。

終於迎來了三年期滿的H子,那一天,石頭希遷和尚把所有的僧人都叫到法堂前,石頭和尚說:“今天要除大殿前的雜草,聽到了嗎?”所有的僧侶全都扛著鋤子到大殿前忙活去了,惟獨不見這碓屋里的年輕人。過了一會兒,人們看到這年輕人打來一盆熱水,當著石頭希遷的面認真地洗沫著。洗沫完畢,便端坐在希遷大師的面前。希迂蛻:“你要干什麽?”

他回答說:“你不是說今天要除大殿前的草嗎?”希遷於是二話不說,讓人取來剃刀,當下就為年輕人舉行了剃度儀式。

又過了一些日子,希遷大師將他召到面前說:“給你說戒好嗎?”

他看了看大師,掉頭就走。從此消失在南嶽南臺寺。

年輕人再次回到馬祖道一處的時候是一個深夜。第二天黎明,來上早課的僧侶們發現,三年前曾來過的那年輕人正騎在大殿里的佛像身上打著呼嚕。大家喚他也不醒,打他也不下來。僧侶們只好把這情況向馬大師匯報了。馬大師聽說後立即趕到大殿,及至知道這漠視聖佛的人竟就是三年前的那個年輕人,馬大師說:“真正是佛賜我子,天然成佛啊。”

年輕人聽到馬大師的這句話後,立即從佛像的身上跳了下來伏地便拜,說:“感謝師父賜名。”於是,寺里從此就多了一名叫天然的年輕僧人。

燒佛取暖 天然在烏祖道一處住了幾年,道一決定讓他出門參學。於是,天然辭別了道一,立即下山去了。

這是一個嚴寒的冬季,天然行走了一天,晚上,他投宿到江西與湖南交界處的惠林寺里。寺里的知客師見他穿著一件破舊的僧袍,戴著一頂破帽子,神情又是怪怪的,便把他當作“馬溜子僧”(野僧)。知客師一邊將他往山門外猛推,一邊沒好氣地說:“本寺單位已滿,沒地方住了,出去,出去。”

天然也不理他,一頭就鉆進了大殿里。

雪仍在下著,半夜里,天然被一陣徹骨的寒冷弄醒,他看看四周,實在沒有什麽取暖的東西,便跳上佛臺,搬下一尊木佛,三兩下就摜碎了,準備用來燒火。

聲音驚醒了守殿的和尚,那和尚見天然將一尊木佛摜碎了,嚇得半天回不過事來,終於叫著:“你瘋了,怎麽敢把佛給摜碎了?”

天然一邊繼續干著,一邊說:“沒事,我倒要看看他身上是否有舍利。”

“真是瘋話,木佛的身上哪會有舍利呢?”

“是啊,那就不怪我了,摜碎了它又有何妨?”說著,便將那一堆碎木燒著了。溫暖的火光照亮了大殿,也驅走了天然身上的寒冷,天然愉快地發出哼聲。

那守殿的僧人竟也禁不住這火的誘惑,慢慢地挨過來,將凍僵的雙手伸到火堆前。然而不等他挨近火堆,一團火苗突然撩到那和尚的臉上,將他的眉毛胡子一下子就燒著了。那和尚摸著被燒焦的臉龐,一邊看著怡然自得的天然,說:“怪了,怪了,為什麽我一挨近這火就被它燒了,你卻沒事?”

天然笑呵呵地說:“因為你把它當作佛,佛就來懲罰你了,我只把它當木頭,所以就沒事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