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819年,有“百代文宗”之稱的大文豪、大唐最高法院副院長韓愈(時任刑部侍郎),因一篇《諫迎佛骨表》的奏折觸怒唐憲宗,被貶潮州,一時往昔風光不再。路過藍田藍關古道時,面對俊俏的秦嶺和贏尺積雪發出了“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的感嘆。就在韓愈寫下這一名篇的藍關一側,有座險峻不輸華山、秀美不讓黃山的國家森林地質公園,它就是被稱為“天下第一孝山”的王順山。

 
七月上旬一天,友人邵友朋和我一起來到仰慕已久的王順山。路上,藍田籍的老邵給我滔滔不絕地講起了王順山的故事。王順早年喪父,和母親一起在秦嶺中艱難度日。母親放心不下兒子,臨死前囑咐要把自己葬在高山之巔,好時時看見王順,讓自己放心。王順謹遵母命,把母親背到山上。可是山上無土,王順又用三年時間日復一日從山下挑土,直到把母親墳修成。為紀念王順的孝行,此山改名王順山。此傳說因中華民族“百善孝為先”的傳統文化而廣為流傳。


說話間到了山下,遠遠望去,王順山蔥蘢挺拔,白雲繞頂,高不可攀,讓人望而生畏。隨著人流,只見路緊挨著水,水纏繞著路,一直不離不棄,就像一對相依為伴、艱難度日的夫妻。路旁不時有二十四孝故事雕塑,給入山者以孝道的熏陶。越往上走越涼快,裸露的雙臂感覺濕漉漉的,甚至有些涼意。好在景區有索道,步行的路並不算太長。仰望索道,只見它以六七十度的仰角直通天上。掛在這條通天大道上的吊籃,恰似一隻只淩空懸掛的鳥籠。坐在鳥籠中的人,只見綠海波濤從腳下飄過,白雲不時來身邊問候。幾處飛流直下的瀑布,懸掛在直立的懸崖上,就像不服大人管束的頑皮孩子,不管不顧的只想沖出大山的束縛,去尋找自己的世界。幾顆淩空飛出的松樹,像忠於職守的哨兵守護著大山,它會讓人想起了橫空出世的黃山迎客松。坐在吊籃裏,讓人有一種超凡脫俗飄飄欲仙的出世感覺。


出索道向西不遠,是一處名曰“觀景臺”的地方。這是一個小山頭,視野開闊。向南望去,峰巒疊嶂,紫氣騰騰,千山萬峰盡在腳下。轉身北眺 ,群峰一字排開,競相露出深藏的崢嶸。座座山峰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長城。莫非是為了拱衛當年在山後練兵的李自成?在觀景臺這幾平米大的地方,你得小心翼翼,瞅好地兒再挪步。一步踏空,等著你的只有深不可測的萬丈深淵。臺階上一隻小松鼠在蹦蹦跳跳戲耍,蓬松的尾巴驕傲地翹起。有小兒手捧松子想親近,怎奈這家夥就是不領情。你進一步,它退一步,你停下來,它也停下來,始終和你保持一段距離,讓人看得心裏直癢癢。


出了觀景臺,才開始了真正的爬山。這裏沒有華山那樣修好的登山石頭臺階,人走的全是原始的溪流沖出來的小水溝。老邵和我都已是古稀之人,難免氣喘噓噓,頓生退縮之意。就在這時,路遇西安某制藥廠幾位登山者,他們好像來過這裏。主動為我倆找來路旁枯枝做拐杖,並鼓勵我們:“前邊不遠就是將軍椅,不著急,慢慢爬,來一回不容易,別回去了後悔!”勁可鼓,不可泄。我們又抖擻精神攀爬了,每逢險處,他們都會攙扶我們小心通過。其中一位叫王化民的格外熱心,還和老邵認了鄉親。素不相識陌路人的善舉,使我們心裏熱乎乎的。

 “將軍椅”終於到了,只見一塊巨大的石頭屹立在此,像一個有靠背的天然石椅子。傳說當年李自成在商洛練兵被明軍發覺後,就逃到此山中繼續積蓄力量。這塊巨石就是當年李自成檢閱部隊坐的地方。西安的同誌讓我倆坐上去,還隨手采了一把紫色的野花獻給我們,和我們一起像老朋友一樣拍了合影照。



山頂是平坦的草地,介紹牌寫著“高山草甸,海拔2100米”。李自成可真會選地方,在這裏練兵,既有現成場地,又安全無慮,就是官兵發現了,想也只能望山興嘆! 從此向東北約一里地,就是難得一見的千年杜鵑。這株杜鵑占地方方幾十米,已經長成了枝枝丫丫的大樹。聽山民說,山上高寒,一年只有兩三個月生長期,松樹一年才長高十公分。想這株杜鵑又經歷了怎樣的歲月滄桑啊!人們以為它已修成神仙,常到此祈禱,那掛滿枝頭的紅布條就是明證。

就在我們要打道回府時,老天爺變臉了。只見烏雲像錢塘江漲潮一樣向山頂呼呼撲來,翠綠的青山一時若隱若現,飄渺如海市蜃樓。我想:“遭了,淋雨是少不了了,下山將是一場硬仗!”誰知不大會兒,太陽又出來了。你能說這不是上蒼對我們的特別眷顧?讓我們這難得上山之人,欣賞了一次雲海奇觀!


山頂除了松樹,到處都生長著一種叫松花竹的竹子。它一般只有筷子粗,一人多高,渾身長滿枝葉,是做掃帚的好原料。山民們過去生活困難時,就上山砍這種竹子,回家縛掃帚。一次扛十二三個掃帚料,加工後可賣二十幾元。有的山民還以挖藥材為生。母親山是慷慨的,它曾幫多少山民渡過了難關呀!


下山時我們沒有坐索道,而是選了滑滑道。金屬做成的槽子,人坐上去,哧溜一下東拐西拐的就滑落了百十米。出滑道沿山溝而下,是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路上總能看到松鼠在樹枝藤條間跳躍,樹幹上有許多方形的木盒子,前面有一個圓洞,聽說是森林工人給小鳥做的窩。西安同志在山頂為我們采的野花被工人看見了,他們提醒說:這裏的一草一木都不能帶下山。為了這片青山綠水和鳥語花香,林區工作人員又付出了怎樣的艱辛和努力啊!


我們沿山溝在森林裏走啊走,總看不到一點出山的希望。這才意識到可能上當了,坐滑道時他們說:出滑道二十分鐘就下山了,而我們差不多已經跋涉了一個小時!心裏不免有些怨氣。但又一想,這一段路呼吸的絕對是清新的負離子氧氣。在城裏,這可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呀!

王順山之行匆匆結束了,臨別時老邵還和西安的王化民互留了電話。一千多年前,韓老夫子過此是冰冷淒涼的,而我們卻因西安同志的舉手之勞,獲得了滿滿的暖意。這使我想起了那句歌詞:“只要人人都獻出一片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