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器度——《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四

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車不停軌,鸞不輟軛;詣黃叔度,乃彌日信宿。人問其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萬頃之陂,澄之不清,擾之不濁,其器深廣,難測量也。” ——《世說新語•德行》 


魯迅先生在《憶劉半農君》中將陳獨秀、胡適和劉半農三人做過一次有趣的比較,他說假如將韜略比作一間武器倉庫,陳獨秀在武庫外豎一面大旗,旗上寫道“內皆武器,來者小心”,但庫房卻是大門洞開,里面有幾枝槍幾把刀一目了然,別人根本用不著提防;胡適的庫房門是緊閉著的,門上還貼了一張紙條說“內無武器,請勿疑慮”,使見者難知虛實;劉半農則讓人不覺得他有“武庫”,他就像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一眼就能見出他的深淺寬窄來。陳、胡有時叫人佩服,而半農則讓人親近。

這則小品中袁奉高和黃叔度的為人也是絕然不同:一個清淺,一個深沈。

郭林宗即東漢末年享譽士林的郭泰,博通經典,妙善言談,名臣李元禮曾說“吾見士多矣,無如林宗者也”。郭死後為他寫碑銘的著名作家蔡邕說:“吾為人作銘,未嘗不有慚容,唯為郭有道碑頌無愧耳。”郭林宗先後拜訪的袁奉高(名閬)和黃叔度(名憲),他們二人既是同鄉,又同為當世名士。郭林宗拜訪袁奉高時,車子還沒有在路邊停穩,馬嚼子上掛的鸞鈴還在撞軛作響,他就起身告辭了主人。他到黃叔度家拜訪的時候,卻在黃家里一連住了兩日兩夜。是郭與袁話不投機,還是與黃更加投緣?文章先有意制造懸念,用“人問其故”四字賣關子。

我們來聽聽郭林宗的解釋“黃叔度的為人就像那汪洋浩瀚的萬頃湖水,澄也澄不清,攪也攪不濁,他的胸襟器度淵深博大,實在難以測量呵!”原來是黃叔度的器度寬宏,只有與他長期接觸才能粗識深淺。那麽袁奉高的為人呢?文章又讓讀者自己去推測。從郭林宗拜訪他時間的倉促短暫,大致能猜出只有兩種可能:要麽是郭對袁印象不好,要麽是袁氏了無機心。郭林宗在另外場合對袁氏多有好評,這就排除了第一種可能性,袁氏為人沒有什麽城府,可從郭林宗對他的評價得到印證:“奉高之器,璧諸泛濫,雖清易挹也。”郭林宗到底是喜歡城府深的黃叔度,還是喜歡城府淺的袁奉高呢?從與黃、袁相處的久暫來看,他似乎更喜歡黃叔度,從他在別處推崇袁氏的言論看,他也同樣敬重和喜歡袁奉高。

心地透明的人能給人以信任感,與之相處覺得可靠而又親切,但又往往失之淺露幼稚;城府深沈的人處事穩重老練,而且容易成就大業,但這種人用理智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人家對他們莫測高深,因而自然也就對他們敬而遠之,只覺其可畏而不覺其可愛。黃叔度和袁奉高代表了兩種不同的性格類型,真可謂尺有所短而寸有所長,他們有差異但無優劣。

東漢末年士族已經出現人性的自覺,士人的個性日益鮮明,情感也日益豐富,本文正好透露了這一時代信息。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