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陰天,刮著大風,有一個二十七歲的英國女子在喬治王島上死去。她是一個旅遊者,曾被送到俄羅斯站搶救,死於糖尿病導致的心力衰竭。

而在這同一天,長城站請各站站長及隨員來站上晚餐,餐後聯歡。此刻,已是晚上十點半,樓下餐廳里仍在喧鬧,音樂聲和歡喊聲大作。不過,那南美的音樂可真好聽,既有歐洲音樂的優美旋律,又有非洲音樂的強烈節奏。這里從來不曾放過這麽好聽的音樂,一定是那些智利人帶來的磁帶吧。我一邊讀一本小說,一邊聽著這音樂,有些坐不住了。但是,我下去做什麽呢?我不能旁觀,這音樂是不能讓人旁觀的。我也不能投入,這些天我的心臟不太好,我怕自己受不了。

我還想到了那個不認識的死去的年輕女子。我終於沒有動彈,繼續讀小說。站上有一間小小的圖書室,近來我成了那里的常客,經常取回幾本閱讀。這幾天讀了但丁、莎士比亞、托爾斯泰、海涅、泰戈爾,都是很早以前讀過的,這些書我自己都有,卻一直沒有工夫重讀。今晚讀的這本小說是司湯達的《紅與黑》。在這一個晚上,紅是歡樂,黑是死亡,人類的悲歡是怎樣地不能相通啊。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