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再見,背崩(下)

融匯到一起的河水朝著下遊奔流,而我們也終於看到了解放橋。這意味著前面就是終點,就是最美麗的背崩鄉!

這盈盈綠色鋪滿了目光所及之處,淡淡的霧氣飄浮在半空,不知道是炊煙還是雲朵。之間,點綴著一些紅色的,是房屋,也是泥塘。

我們在這裏認識了加措。

住進村頭門巴人開的旅館,迎頭就撞上了一個懵懂的小夥子,他匆匆道歉離開,卻又在看到陶偉的越野車時駐足停留,只見他撫摸著臟兮兮的車身,然後擡起頭問:“這是你們的?”

那雙眼睛,純凈得如同未涉世事的孩童,那麽認真地看著你。

吃晚飯的時候,加措又來了。他與陶偉聊天,說鄉裏只有兩輛像他這樣的車,因為沒有車,這裏什麽東西都貴,飲料都要10元一瓶,只有遊客去買。不然,就是小女孩在家裏的園子裏摘水果,賣給遊客,再去買吃的。

這裏的住宿條件明顯不如墨脫縣,廁所和浴室都是在院子裏露天搭建的,幾塊木板,遮上一塊布,就是浴室了。提著滿桶水進去,又拎著空桶出來。我和藍體力不夠,合力提了一桶,簡單擦掉身上的泥水和汗水,就算完事。陶偉好像很享受,洗澡的時候還顧自哼著歌。

後來聊到熟絡了,陶偉心血來潮,說要帶加措去山上兜風。加措一聽,激動壞了。我們都笑他,他卻連連擺手說道:“不行的,山上有野人!”

大太陽底下,幾個小孩在門外追追打打,加措沖他們說了幾句話,孩子就跑開了。他這時才歉意地笑笑,向我們大家說了第一句話:“那個大的是我侄兒,很調皮。”

真的有野人嗎?我們都不相信,但看到加措緊張的模樣,誰也不想去以身試險。

背崩離印度是很近的,據說一天就可以到達。來背崩需要邊防證,也是因為這裏處於邊境,治安需要保障。

“如果還可以選,我也想開車去印度看看。”

加措的聲音一直都很輕:“因為我的心沒有歸宿,我還沒有去過拉薩。”

像加措這樣帥氣的小夥子一憂傷,旁人都忍不住會被感染。幸而他很快調整好了心情,站起身向我們微笑,說要帶我們去附近的瀑布。

一路上,加措走得很快,藍小跑著跟在身邊,不停說著話。她真的是個精力旺盛的姑娘,像個永動機,可以不停地制造事件,帶給朋友們樂趣。

加措楞楞地看著藍,眼睛裏滿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憂愁。他不能和他們走,因為去拉薩,是要磕長頭為家人祈福,而不是旅遊觀光。

水霧帶來了陣陣清爽的涼意,處於這山谷之間,卻感覺不到大山的圍繞。除了水聲,就只剩兀自遐想。

回到旅館,加措要跟我們告別。藍掏出帶著體溫的ZIPPO(打火機)遞到他掌心,沖他眨了眨眼。加措則取下腰間的氆氌塞到藍手裏。

後來,無論何時想起這個情景,我都覺得像是在交換信物。

旅途上,錯過的就永遠錯過了。

而陶偉,雖然少言寡語,卻是行動派的好男人。他對事認真的態度,不知為何,讓我想起了在甘南遇見的阿力。

這個夜晚,感到難以入眠。我不知道,應該從哪條路回家。明天,我隨著朋友一起前進,還是輾轉返回?在這世外桃源般的背崩鄉,有沒有我可以落腳的地方?

清晨起來,整個山谷都漂浮著白色的霧氣。

背崩的門巴孩子已經背著書包去上學。我決定與朋友們一同前行。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