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人·甚麽叫科學頭腦?

為了說明問題方便,須得略引舊中國的一些事例。大家知道,火車和輪船都有一定的載重量,超載了就要發生危險。早先有一個站長告訴我,有時因私運貨物,貨車超載過重,路跑得長了,車輪與鐵軌磨擦生熱,發紅,如燒著一樣。到車輪軟化時,車子也就塌倒了。

輪船因超載出事,雖非親見,卻曾親自聽到。早先有一輪船超載過重,開出吳淞口外後,風浪較大,船身便大大傾順。雖然沒有翻轉,可是許多艙面上的乘客差不多全都側出到海裡去了。

以上這些舊聞,也說明了科學規律必須遵守,如果不遵守,必定要受損害。

但要解放思想,必須打破迷信;迷信不打破,思想就不能解放。西洋有一句俗語:「倒髒水不要把嬰兒一起倒掉。」破除迷信也存在這樣一個問題,即不要把科學規律當作迷信一起破掉。又如阻礙發展的陳規戒律是必須破除的,但行之有效的經驗、辦法等等卻須保留,否則也必受損失無疑。


我國人民思想已大有提高,這是沒有疑問的。但也不能因此大意,還須得叫人注意「髒水」與「嬰兒」的區分;還須不憚其煩地幾十次地說,或幾百次連續地說,因為這種區別,實際上是要很仔細的。也就是說,必須十分明白地教人知道:迷信必須破除,科學的頭腦必須建立。大家都已知道「不破不立」,不破除迷信就不能建立科學思想,這完全是對的。但進一步也可以說:不立不破。如果不把科學思想建立起來,迷信也不容易徹底破除的。

要具有科學的頭腦,必須學習科學。這道理是很明白的。科學的好處與力量說不盡。我舉個科學史上的故事,就能說明這個道理。古代希臘有一科學家叫亞基美德。有一次國王定制了一個金冠,叫他查驗一下其中有無摻著雜質。金冠是不允許弄損或打破來看的,怎麼能查知其中有無雜質呢?亞基美德運用他的科學的頭腦,想著又想著。有一天,他去洗澡。他身子沉下水去,水就滿起來,身子也覺得浮起來的樣子。這時候他大喜過望,他想出不必打破金冠,能查出是否摻有雜質的方法了。

人們如果拿一塊礦石,沉在一杯水當中,水必然滿上一層。這滿上來的水的量,與礦石的體積相等。這時礦石的重量比在空氣中稱的重量必減輕一些。這減輕的重量恰恰等於同體積的水的重量。把這重量除原重量,可以知道它比水重幾倍,這叫比重。各種金屬都有一定的比重,銀、銅等等比重都比金子小。因此,只要測算一下金冠的比重,就可以知道它裡面是否摻了別種金屬了。


亞基美德本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但他能想出這種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單靠聰明,而主要是得力於科學的幫助。如果不懂科學的道理,肯定是想不出來的。所以科學必須努力學,非學不可。

但思想的科學不科學,也有別的因素。我們見到,也有科學家,遇到有些問題是能照學過的科學設想的,可是有時遇到別的問題,想法會完全不科學。這樣的例子很多,這裡沒有列舉的必要。另一方面,有些沒有學過科學的人,思想卻會比較的科學。對於這,我想舉一個例子來說明。

以前魯迅家裡有一個保姆,名叫阿三,原是個女工。有一次她對我說,中國俗傳人是由鬼投胎而生出來的,但她不相信。她說:如果一個鬼投胎生下一個人來,那麼人數就有一定的限制了,可是實際上人在多起來,不論在村裡或在有些家庭裡都可以看到這種情形。因此,她肯定人不是鬼投胎來的。

阿三沒有學過科學,連文字也沒有學過什麼。然而她能運用思想,而且想得比較的科學。

所以頭腦的科學不科學,又有階級性。一個人要是不自私,不由於自私而要求保留什麼東西,他的頭腦裡保守性會少些,胸襟(也是指思想)也就大些,他的思想就能解放些,運用思想時也就能科學些。從有些事例裡去觀察,有些人「髒水」與「嬰兒」不分,思想簡單化,暴躁專斷,多少含有非無產階級的思想雜質,個人的主觀思想多些,頭腦裡還存有落後性的渣滓。

思想不科學,對於社會主義事業是分明大有損害的。我們應該非常認真地學習鑽研科學,努力學習唯物辯證法。唯物辯證法是科學的思想方法和認識方法。辯證唯物主義是無產階級政黨的世界觀,而唯物辯證法則是辯證唯物主義的「靈魂」。如果學會、學好這思想方法與認識論,就是看複雜的問題,也能看得像看手掌上的紋路似的清楚,決不會科學與迷信不分,有效的措施與陳規戒律不分。可不勉哉!(原載《科學雜談》,浙江人民出版杜1962年版)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