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湛秋《泰戈爾文集》序(下)


任何時候,我打開泰戈爾的書,不管翻到哪一頁,我都會讀下去,而且瞬間進入那種感覺,泰戈爾的感覺。

那是充滿生命力的、洋溢著歡樂的、點燃著光明的、傾心於愛戀的大千世界。

讓一切歡樂的歌調都融和在我的最後的歌中——那使大地草海歡呼搖動的快樂,那使生和死兩個孿生弟兄,在廣大的世界上跳舞的快樂,那和暴風雨一同卷來,用笑聲震憾驚醒一切的生命的歡樂,那含淚默坐在盛開的痛苦的紅蓮上的快樂,那不知所謂、把一切所有拋擲於塵埃中的快樂。

接觸到這樣的文字,我們的心怎麼能不升騰起來?我們會有輝煌的感覺,我們內心潛藏的低沈、消極、憂郁甚至絕望的意念,頓時會被泰戈爾的歡樂春風一掃而空。

難道我們活着不需要這樣嗎?難道我們不需要文學作品帶給我們這種美好的、使我們更願意活得更美好的原動力嗎?

同樣,泰戈爾的光明是——


光明,我的光明,充滿世界的光明,吻著眼目的光

明,甜沁心腑的光明!

呵,我的寶貝,光明在我的生命的一角跳舞;我的

寶貝,光明在勾撥我愛的心弦;天開了,大風狂奔,笑聲響徹大地。


這種如瀑布的傾瀉的語言使我的心花怒放,仰慕不已。

而泰戈爾寫愛情,寫女人更是充滿了靈性,充滿了純潔如玉的情感,充滿了那種世界美如斯的憧憬。“婦人,你用了你美麗的手指,觸著我的器具,秩序便如音樂似地生出來了。”

這裏的秩序不正是人性美所透露的音樂之聲嗎?

甚至泰戈爾寫女人的“玉臂”、“纖足”、“豐乳”也是如此的晶瑩、美麗,既浸透熾熱的欲望,又發散潔凈之芳香。


愛的旋律激蕩起兩朵浪花,

濺落在那四片纏綿的唇下。

強烈的愛欲是那樣急切地,

想在身軀的邊緣久別重逢。


這是泰戈爾對男女接吻的直接描寫,誰能指摘這是猥褻呢?你可能因這些文字而躁動,但欲望的火焰更是聖潔的火焰。

正是這些歡樂、光明、愛情構成了泰戈爾永恒的主題,像一部宏偉的交響樂中反復出現的主旋律,時隱時現,時輕時重,這樣一步步迫切你靈魂的深處,並最終俘虜了你。

從這個角度看,泰戈爾的“梵我合一”、“神人合一”就不是超然與外之物了。他創造的仍然是人,是充滿七情六欲卻又具有人類美德於一身的新人。這是泰戈爾的追求,也是所有大藝術家的追求。較之同時代、當代別的大藝術家,泰戈爾沒有把更多的精力去發掘人類的醜惡,而是孜孜不倦地在美的領域中開墾、耕耘。他不是用匕首或鞭子去驚醒讀者,他是用微笑去溶化讀者。

誰能寫出孩子的睡眠被偷走那樣美妙的畫面呢?誰又能終生以其藝術之筆懷著對人類的愛並保持不謝的童心呢?只能是泰戈爾,永遠的泰戈爾!

當人類一步步朝向更現代化、更文明、更和諧的社會發展時,我們和泰戈爾是越來越近了。



在這越來越近的像朝聖者隊列般的廣大讀者群中,恐怕除了他的祖國的人民外,就數中國人了吧!

二十世紀以來,中國幾乎沒停止過翻譯與出版泰戈爾的作品,尤其近幾年來,各種版本,各種編選本此起彼伏,像印度洋的波浪洶湧不已。這反映了開放的中國讀者情感,也反映了泰戈爾對中國的情感。泰戈爾生前來過中國,並和中國大藝術家梅蘭芳、徐悲鴻都有過深切的友誼。這恐怕也是世界別的大文學豪所難以享有的吧!

現在由我來主編一套泰戈爾的文集,我深有在高山下,大海前的感覺。也許,我作為編輯的新鮮之處在於我只是泰戈爾的讀者和崇拜者,而不是專家和譯家,是我眼中的泰戈爾。

可能,也別是一番風景吧!



泰戈爾為自己建立了一座文學的聖殿。他的為人是一本永遠讀不完的書。在這座文學聖殿裏,我們不是膜拜上帝、真主與佛祖,我們只是來尋找自己。

此刻,任何的喋喋不休的評論都是多餘的。我們只有懷著虔誠的心,默默地步入這座聖殿!

噓,安靜些!

在美的星空下,我們除了勇敢追尋,別無選擇!


1994年12月5日於北京虎坊橋寓中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