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柯克·山姆大叔——好鄰居(下)

布爾老爺有一個做法叫山姆大叔大為惱火,那就是,在提到山姆大叔時他總是說“那個年輕人”或“年輕的山姆”,好像山姆不過是個小孩兒似的。其實嘛,他們倆都是老頭了,或者說差不多是老頭了。另外,布爾老爺總是不願承認山姆在金錢、地位和名望方面和他旗鼓相當。

反正他們倆這樣互不買賬地過了好長時間,直到最後才以一種最奇怪的方式和解了。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幫匪徒闖到了定居地,或者說已有他們前來騷擾的風聲。據報道他們不是在這里打家,就是在那里劫舍。人們晚上開始鎖門了——以前是從不這樣做的——另外你出門在外也難保不出事了。有好些人挨了搶,有一兩個人還送了命。

有些人想組織起來,大夥兒聯手把匪徒們消滅掉。可布爾老爺不相信有關匪徒的故事。“全是瞎編的,”他說,“假如那些傢伙有誰膽敢來騷擾我,等著他們的槍子兒可是不長眼的。”

山姆大叔也沒采取什麽行動。他是一個和事佬,從不願干涉別人的事。他的座右銘是:“遠離糾紛”。不過他的店里掛著一支滑膛槍和一角火藥,人們說一旦幹將起來,他的槍法是整個定居點最棒的。他從不談自己的身手,不過他年輕時參加過印第安戰爭是一點兒也不假的。

有一天下午很晚的時候,天快要黑了,一些孩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來店里。“山姆先生,山姆先生,”他們喊道,“山姆先生,匪徒來了,那幫匪徒來了,他們在布爾老爺那兒。”

“怎麽回事呀?怎麽回事呀?”山姆大叔問道,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

“那些匪徒,他們在布爾老爺那兒。我們看見他們在朝院子里開火。我們聽見了他們的槍聲。噢,山姆先生,他們會殺了布爾老爺嗎?”

“呃,什麽?”山姆大叔說。“在朝門開火?”——他好像在猶豫——“別出聲!那是什麽聲音?天啦!是槍聲,我聽得一清二楚。”

又有一個孩子跑進來,他因害怕而眼睛睜得大大的。

“山姆先生,快點,他們在攻打布爾先生家,把一些去幫忙的人幹掉了。”

“布爾老爺被幹掉了嗎?”

“沒有,他還沒有。他背靠著墻在院子里反擊……他頭上到處是……不過他打得好苦,好嚇人喲。”

“是嗎,啊?”山姆大叔說,現在他再也不猶豫了。“把那角火藥取下來給我,小妹妹。”他從墻上取下那支滑膛槍,又從他的一個抽屜里拿出一把大口徑短筒手槍——誰都不知道他還有這種槍。

孩子們看著他邁大步穿過田野,他走得比別人跑步還快。不久他們就聽到了叫喊和更多的槍聲,然後就沈寂下來了。

山姆大叔回來的時候天剛好黑了。他臉色陰沈,渾身都是塵埃,雙手被火藥熏得黑黑的。在他掛滑膛槍和火藥角的時候,孩子們都楞楞地站在旁邊圍觀。

“您抓到那些盜賊了嗎?”他們壯著膽子怯生生地問道。

“那些該死的惡棍,”山姆老頭回答說,“他們有的再也偷不了啦,其他的往後可以安然無事地在牢里了。太糟了,”他補充說,“他們有的也是出身於體面人家。”

“布爾老爺怎麽樣啦,他被打死了嗎?”嚇得要命的孩子們問道。

“打死?沒有,先生!”山姆大叔笑道。“他可是根老胡桃木,硬著哩。他的腦袋用浸了酷的布帶包紮起來了,不過他沒事兒。對此我們笑了半天。他說我不必去幫忙的,而我說是我贏得了整個戰斗。我們為此大爭了一場。噢,孩子們,別攔我的路。把衣服刷子遞給我,把桶那邊的藍外套拿來,就是那件長燕尾服——還有那頂帽子。”

“您該不是又要出去吧,山姆先生,是嗎?”

“沒錯,是要出去。我要上布爾老爺那兒去。他要舉行一個晚會。現在給我把架子上那些罐頭拿下來。”

說著山姆大叔就開始從貨架上拿鮭魚罐頭和桃子罐頭了。“我想我還是把它們帶去吧,”他說,“那個該死的老笨蛋——他為什麽不說他正需要救濟呢?我相信他府上的人有好幾個月沒吃飽飯啦……自負,我想是這樣!……不過他仍然是個好人,畢竟是布爾老爺嘛。你們知道的,孩子們,他可是我的親表兄啊。”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