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柯克·發生在我客廳的靜坐示威(下)

我再重復一遍,那些只擅長紙上談兵的人,是意識不到在實際生活中與靜坐示威者鬥爭有多麽難的。他們會說:“你為什麽不逮著一個,來點蠻的,給他點顏色,或者把他幹掉呢?”我的確嘗試過。我在一個當糾察員的男示威者身上打過主意,我把他帶到了地下室,假裝是去打理火爐,可是他總是狡猾地躲在鐵鍬夠不著的地方。然後我又把他帶到草坪上去看屋後那個湖,可我怎麽也沒法把他誘到足以把他推下水的地方。

因此在進屋之後,我馬上絕對大方地請他們享用價值七毛五分錢的威士忌和一盤三明治,只要他們願離開——也就是說,在他們離開之前。但結果只是導致了一場你來我往的爭論。一個女人說:“噢,好樣的,三明治太棒了!我們真該待會兒再打!”可另一個女人說:“不,瑪麗,沒有必要停下來,我們可以一邊打一邊吃嘛。”

然後,大約淩晨一點的時候,我簡直完全沒轍了。我知道冰箱里還放有一只冷火雞,挺棒的一只——肥肥的、涼涼的,上面還撒滿了香菜哩。向像她們那樣牛高馬大的女人奉上這樣棒的一只火雞,料想是正中她們下懷的吧。

我用那隻火雞治住了他們。不出十分鐘,我已使他們圍著那隻火雞坐到了餐廳的桌子邊;他們還找到半塊冷牛排和其他一些吃的,他們把所有這些東西全都吃了下去。我們是按照公正正直的“君子協定”行事的,那就是:任他們放開肚皮吃,他們吃飽撐足後就回家。沒錯,是有人嘀咕,不太樂意走。有人提議再玩幾把撲克牌或其他什麽,而且有個女人說一旦玩起來她可以玩一整夜。但他們總的來說覺得我的款待已是一種夠意思的讓步,他們接受了它。

不過他們和我有一個約定。他們下個星期二還要一起再來,另外還要帶兩個人來,兩個來自辛辛那提的客人。他們說這兩個人是“挺討人喜歡的”。我不懷疑這一點。他們還說他們倆想見我都快想死了。好,讓他們去死吧。

下個星期二我要做好準備。車道上會拉起一根鏈條。我的看門人約翰·凱利是一個敢做敢為的人,他從愛爾蘭新芬黨那兒學過幾招,是一個打鳥能手。另外我已訂購了十加侖催淚瓦斯。

可是——噢,我也鬧不明白——不知怎的,你就是沒法說到做到!這便是社交生活中的靜坐示威令人頭痛的地方。他們會卷土重來,而我還會讓他們進屋。他們會說:“嗨!我們又來了!”其中一個女人會從她那可惡的身上脫下那件舊的外套,然後說:“我希望你能見一見辛辛那提來的波琴傑默夫婦。”而我會說:“來點兒威士忌怎麽樣?”

好了,好了,生活本身就是重復。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