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夏季的友誼》(上)

“媽媽,對門的前田先生,還有,天野先生、原先生,大家已經到了。我還以為我們算是最早的哪,結果是今年誰家都早啦。”

和子今天早晨剛剛到達徹底打掃過的別墅,立刻換上襯衣。短褲,騎上自行車轉了一圈,向坐在面向草坪的陽臺上的母親報告近鄰各幢別墅的情況。

“是麼?是今年突然熱起來的緣故吧。”

母親面對和子完全夏季裝束的身姿微笑著說:

“到各處走走,還有老爺子那裏,都去看看,見見面嘛。”

雖然不是往常來往,但是每年夏天到海邊來的家族們,在住別墅的夏季,倒是彼此相當親密的。

這也是避暑地具有的開放性氣氛造成的。

所以,附近只需有一家不開門的別墅,大家就放心不下,總是不約而同地念叨:

“怎麼回事?”

本地街上的情況,一年之間變化很大,盡管每年夏天都是這樣,但是每年夏季必然是誇大的談個沒完的話題。

特別好動的和子,一來到別墅,仿佛身體忽然輕了。她再也不把在東京時那些麻煩煩人的規矩看作什麼天下的好事,如果那樣,根本就別想消停一會兒了。

喝完茶就去跳繩,邊跳繩邊沿著草坪的小徑跑出去了。

含著海潮的風掠過松林,親吻人們的皮膚,使皮膚略有濕意。

上了新換過草席的客廳,只見母親正展開羅紗刺繡的飾帶仔細觀看。

後院晾曬著剛從被褥罩子裏拿出來的被褥和蚊帳,它們散發著因棉花被曬得膨脹而冒出來的那種氣味。那上面落著晴蜒。

母親安安靜靜地在思考什麼,這時和子從後院的木門進來。

“媽!”

匆匆忙忙,仿佛前來報告一件什麼大事。

“我跟你說,後邊的酒井先生的別墅啊,掛上了新的名叫‘蘆庵’的姓名牌。院子裏的布局也變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個從來沒見過的老太婆在打掃前邊的道,也聽不到容子的鋼琴聲了。”

母親頗感奇怪地皺起眉頭。她說:

“沒看見他們家裏的人?奇怪呀。容子如果不在,頭一個感到難受的就是你和子,只要有她一個人,別人就都高興。那樣的什麼都拿得起的人物,實在不多見哪。”

“是啊。就說前田家的小傢伙吧,說得好好的,說明年把他的快艇換上新帆,一定請你坐上出海,可是……”

“啊,過幾天就到吧。”

看來她母親並不想停下手,又開始把她的羅紗刺繡往木框上繃。

和子躺在藤躺椅上,眺望海上夏季雲彩,同時腦海裏浮現出幾個夏季一直在一起暢遊的容子的影象。

沙灘上排列整齊的遮陽傘陰涼裏,每年夏季都能碰頭的一家一戶,總是過了一年又在此親切地相會。

這些家庭的小姐們之中,聲譽最高的是酒井家的容子,因為她一直還沒有露面,相識的人們似乎失掉了她們的中心,所以每天都在盼望容子到來。

“容子怎麼啦?”

“是不是進山避暑去啦。”

有的人這樣議論。

“問問和子大概就能知道吧。”

“對!和子,你知道不?”

剛從海裏出來,忙著用沙子埋自己而且已經埋上一半的和子,默不作聲,只是搖頭。

“連和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讓人感到有些淒涼?”

“不是有些淒涼,而是最大的不夠意思,本來嘛,倆人的關係那麼好。和子一定是隱瞞了什麼。”

從旁插上一杠子的是龍子。她話裏帶刺。不過和子老實厚道。她說:

“你那可是說歪理兒。我和容子就像七夕的牛郎織女一樣,一年之間只有夏季才見上一面。其餘的秋冬春三季,她容子有什麼事我可沒法知道。”

“得了吧,夠啦,夠啦。除了夏季之外,不是都在東京麼?並不是見不著面吧,你們沒有書信來往?你們倆是書信概不來往那種程度的友誼麼?”

和子緊緊咬著嘴唇,濃密的睫毛仿佛顫抖一般地扇動著,強壓著一股火,終於從沙子裏猛地站起,跑進大海。

“哎呀,和子發火啦。”

留在傘裏的三個人不由得互相看著。不過。好像龍子也怒不可遏似地:

“好!讓她在海裏說實話。”

說完就一拍胸脯,扔下她們倆踢著細浪追下去了。

和子已經朝深處遊去,只看得見她那頂紅帽子飄浮在波浪的起伏之中

龍子往前遊,可是和子卻很快地遊向遠處。

龍子在沙灘上的兩位朋友面前,想趕快抓住和子,但在遊泳的本領上畢竟趕不上和子。

過了一陣,和子發覺龍子追來,好像淘氣孩子一般,在波浪上舉起兩手,向龍子示意“過來,過來!”大概她知道龍子遊不到那裏,所以故意取笑她。

“啊,真可恨!”

龍子勃然大怒的同時也大吃一驚,因為她感到要沈下去。

不僅現在的遺憾,龍子也回憶起去年夏季甚至前年夏季的遺憾。

龍子同和子不在同一女校學習,龍子比和子大一歲,今年是三年生,她為了要得到這一帶海濱女王一般的容子的友誼,內心深處下定決心要和容子爭個高低,但是,每年夏季總是敗下陣來。

龍子想,自己遊得比和子還差呢。

容子或者和子,她們總是穿著鮮艷的遊泳衣遊到遠處,自由自在地戲水。被留在淺處的龍子想:

“哪怕淹死也行,真想遊到那裏去。”

她為此不知道懷著羨慕的心情眺望過多少次。

她想,現在是只有和子一個人知道容子為什麼今年還沒來,她一個人在遠處欣賞個秘密的樂趣呢。想到這裏就想必須遊到和子那裏,問個清楚。

但是,手腳疲乏,不聽使喚,毫無辦法。

她仰在水面上休息,累得直喘粗氣的時候,拖著一條白色水花的小艇開到她跟前:

“怎麼啦?原來是龍子啊。我以為快淹死了哪!”

來者是前田的好哥們兒。

“啊,真費勁!”

小艇一靠近,龍子就想起腰來。

“讓我上小艇吧,我去追和子!”

“還在欺負和子?”

“哎呀,在水裏我是挨欺負的。陸上的敵人還能對付。”

“這可活該呢。既然這樣,你還上小艇,那不顯得太不光明正大了麼!”

可是龍子不管這些,依舊攀著船舷爬上了小艇。

“讓我來劃!”

她接過弟弟的船槳,急忙把船頭調到朝向和子的方向。

和子離得老遠看著這邊,她決定浮在平靜的波浪之間,微笑著等待她們。

“用不著那麼拚命著急劃,和子跑不了。你追她幹什麼?”

前田家的那位哥哥頗覺奇怪地問。

“對!”

龍子扭頭朝後面看看:

“可是,她一直在跑哪。不管她和子遊泳上多麼高明,她也快不過小艇。”

“你們為什麼又吵架啦?”

“嗯,因為容子的事兒。”

“因為容子?”

“真討厭!”

龍子停下手裏的槳:

“一提容子立刻臉就通紅啦?”

兄弟倆的臉稍微紅了一些。他們說:

“沒有王后,牌就沒意思了嘛。”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