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麽樣的國度?

在淚水的峭壁上!

這是什麽樣的人民?

在悲慟的懲罰裏!

悠悠蒼天!

誰沒聽到石磨下麥子發出人的呻吟?

誰沒聽到母羊臨刑前淒厲的哞叫?

誰沒聽到曠野上那聲撕心裂肺的“清官啊你在哪裏”?

白花花的日光下,

誰像煤炭一樣漆黑?

誰像蟲子一樣蒼白?

誰像蘆葦一樣憔悴?

誰像灌得滿滿的香腸一樣肥胖?

誰向內地黝黑的農民和邊疆面若青銅的牧民鞠躬?

誰向煤礦工人,建築工人,水暖工和高空擦窗工鞠躬?

誰向鐵軌上的信號燈,向寒酸的野菊花,和冬夜徘徊街頭的妓女表示過愧疚?

誰想過這麽多苦水湧入城市,這麽多慌張、饑餓和情欲湧入城市,這可將大海填平可將

    高山移走的力量湧入城市,意味著什麽?

誰在陽臺上望著那個搖搖晃晃的外鄉人,望著他撲倒在地,面無表情回到屋裏,將窗簾拉上?

誰把顴骨上的金子刮下來分給流浪漢?

誰聽過我父親的官司?

誰幫助過我貧困的叔叔?

誰化解過我家門前那棵柿子樹上纏結的怨恨的霧氣?

誰讓我母親震顫的身體平靜下來?

誰在那面大旗下有過真正的安祥?

誰在傲慢的首府討回公道?

在人們花裏胡哨的畫皮下邊,在人們放蕩不羈的行為深處,誰聽見一顆純潔的心,向世界要

    求著純潔?

誰建造巨大的陵墓安放肥胖的不朽?

去泰國的遊客,誰沒摸過人妖的乳房,誰沒發出淫蕩的、猥瑣的大笑?

那些邪惡的官員,那些心狠手辣的莊家,那些土地販子和人口販子,

誰能用牛奶、薰衣草和秘密的鞭笞將自己清洗干凈?

誰在深夜捫心自問白天的齷齪、狡黠和見死不救?

誰把鬥大的“死”字懸在床頭?

誰輾轉難眠,想著那些留在旱季的老人和孩子,想著被醫院拒絕的垂死的病人,想著上訪的

    路上,那每天吃三個饅頭喝一杯涼水的人,也許正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兄弟?

誰想過收回吐在窮人臉上的痰和沖著卑賤者喊出的詛咒?

誰想過這個五千歲的,神經和心臟裸露在外,睪丸拖到地上,坍塌,衰敗的龐然大物,是

自己的祖國?

誰為河流的死亡失聲痛哭?

誰為鄉村的滅絕披麻戴孝?

誰把目前的崩潰和自己的放縱聯系在一起?

誰為了國家去討飯,去坐牢,去做一輩子的苦役?

誰挺起胸膛說:我是你不孝的兒子,你是我該死的父親?

 

2003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