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好看!結構風格對話心理描寫都很棒!敘事順序很奇特也很吸引人

嗯我評論還是習慣列情節,不想被劇透就別往下看了。

軍隊里的官僚式黑暗和士官生們私底下的胡作非為暫且放一邊,我更偏愛少年心境~

寫得非常混亂,大致上按角色一個個來。

“美洲豹”給我極其鮮明的真實感;阿爾貝托則是劃清界限似的遊離,因為他本質圓滑?博阿是個算得上義氣的普通少年;對卡瓦和魯羅斯等印象不深,阿羅斯畢德作為班長起初也是凝結團體的一員——

卡瓦是粗俗的山里人,但他一開篇就對“美洲豹”說過出事後會一個人承擔,團體解散後的一次打架和另外三人組成了新的小團體,也可窺見他的情誼與擔當。

博阿扭斷瑪爾巴貝阿達的腿時流露出少年人的殘忍性情,讓我回憶起十年前自己幹過的壞事來,這是某種踐踏對自己的愛的表現吧。看書時總會走神聯想,速度更慢。我其實也很喜歡博阿後來那些獨白,少年的心思原也如此緊實富有質感。

阿羅斯畢德於最後憤怒地反目,是因為他作為班長的集體精神嗎?不過其他人卻都是隨聲附和的膽小鬼,比如那個總愛起哄的黑人學生。

看到最後我有一點喜歡上“美洲豹”。他一直都愛青梅竹馬的特萊莎,最初被她的安靜整潔吸引,更年少一些的時候,他還是個認真嚴肅的少年,就如同他對她最初自然而來的愛。然而成長總歸不是循規蹈矩地遵從哪個既定規則,後來他母親扔下皮帶是由於他的威脅奏效,這使並未抱希望的他驚訝,對他而言,母親自此已失卻原本的位置。

阿爾貝托與艾萊娜的交往卻不太穩定,因為身在較為上層的生活使他本質上帶著玩樂的天性?並且阿爾貝托總是表現得很冷感。家庭應該是首要影響因素,他曾幻想扔下現有生活和特萊莎逃往國外,拒絕成為父親那樣沒心肝的浪蕩子,不過後來他愛上起初認為長得醜的特萊莎又是為什麽?由此可看出她身上的確存有某種吸引人的獨特氣質。

書里對特萊莎的描寫給我的印象是身材姣好,內心成熟,對自己有非常清醒的認知並且懂得察言觀色的女孩。她大概早就喜歡上“美洲豹”了吧。神奇的是特萊莎讓我聯想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里的小明。全書始於一樁失敗的盜竊,但其實一切的起點都能追溯回特萊莎身上才對?由於她的關係,“美洲豹”逃家,回去後找不到原本的生活,厭煩和教父的妻子鬼混後進入軍事學校…“奴隸”為了能在禁閉期出校見她一面告發了卡瓦,之後的事件一發不可收拾……“奴隸” 怎也會那麽愛她?他一心想出校,是因為終於找到了一直以來的心靈依憑得以逃避現實中痛苦艱難的學校生活?“奴隸”關於小時候的回憶總讓我想起《聖誕憶舊集》里那個柔弱敏感的小男孩,總在渴望溫柔的愛與被善待。特萊莎是個很聰明的姑娘,她懂得什麽對自己是有利的而做出相應的表現,這從在鄰居家借用洗澡間和與阿爾貝托的相處等處就可看出。至於最後接受“美洲豹”,不僅從於她同樣的的年少真心,也因為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將要得到的幸福吧。

阿爾貝托直到葬禮後才真正看清大家的罪有多重,他憤怒,一心要為這個死後才被他承認的朋友復仇,結果後來他相信了“美洲豹”的話,離開學校後將三年的軍校生活塵封起來,避免那段晦暗不見底的日子,離開了定會令他想起學校生活的特萊莎。

混沌過後歸於原點,只是就算是表面相同內里也不再是少年時代脆弱的靈魂了。可憐“奴隸”在整個故事里成了唯一的悲劇,不過“美洲豹”周六都不外出嗎?不然怎麽從未和特萊莎相遇?畢業後遇見過去的心上人真是作者給我們意外的好結局了。結尾處和出獄後的瘦子聊近況,言談間便邀他一道來家里同住,加之他先前為了同伴的背叛心灰意冷地認罪,他實在是個重情義的人。

看著一切塵埃落定逐漸步上正軌,一直壓抑在心的陰影終於淡去一些,只是“奴隸”的境遇那麽慘,他成了那班士官生的成長祭品——他們開始新生活後被遠遠拋在身後的模糊印象,自此少年心境已不再。

唯一不懂甘博亞中尉讀到電報後的態度,是期望落空?還是自己即將遠調的現實令作為家庭支柱的他責任感遭遇挫折?他困惑於家庭與軍旅生涯、正義與前途的天平,撕成兩半的電報又是他下定的什麽決心?這個問題待到以後重讀再尋吧。(來源:豆瓣讀書/作者:今天比昨天好/2011-04-24)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