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一場雪乾燥 急促 模仿一個人的激情
獸性的昏暗白晝
雪用細小的爪子在樹梢上行走

細小的骨骼
一場大火提煉的玻璃的骨骼

雪 總是停在
它依然刺耳的時候

關於死 死者又能回憶起什麽
一具軀體中秘密灑滿了銀子
一千個孕婦在天上分娩
未經允許的寒冷孤兒
肉的淡紅色梯子 通向小小的閣樓
存放屍首的 白色夜晚的閣樓

你不存在 因而你終年積雪


(之二)

雪地上布滿了盲人 他們看不見
一首死在旅館裏的詩
和 繁殖著可怕陽光的山谷

他們在同一座懸崖下失去影子
變成花園日規上黑瘦的針
用笑聲洗腳

用一只死鳥精心制作雕花的器皿
野餐時痛飲鮮紅的溪流
正午 盲人盲目分泌的溪流

他們看不見 一首詩裏的遊客
都裸體躺在旅館的床上
無須陷落 就抵達一場雪崩的深度


(之三)

一盞陶土小燈 是你送給黑暗的禮物
雨聲和雨聲的摩擦中
誕生了你名字裏的雪
給你文身的雪
疼痛 放出關進巖石多年的鳥群
一只是一個辭 而你是無辭的
風暴 是城市屋頂上一座空中墓園
天使 也得在窩裏舔傷
像頭黃金的野獸蹲在昔日
被水顯形的人不得不隨水流去
一場大雪猶如下到死後的音樂
你在名字每天死後
袒露一具沒人能撫摸的肉體
讓天空摸
從雪到血 摸遍火焰
直至黑暗 償還不知是誰的時間


(之四)

黑夜像一個瘋子的思想 敲打
我們的頭顱 使我們相遇
危險的雪不存在距離
像兩片星光下馳過同一座山峰的馬
被一枚埋入夏夜的釘子紮著
聽鬼魂們灑水 清掃月亮
聽 墓碑說謊 炫耀人生的藝術

我們都是下山的 雪
天生無人稱因而能揮霍每個人的死亡
黑夜在病床上 揮霍妄想時
瘋子們的村莊在彈琴
蠟燭不朽 鐘聲潑出眼淚
一副白骨漫山遍野脫下日子的喪服
而 我們凍結成一整塊石頭


(之五)

這山谷不可登臨
一如你裏面 那座白色夜晚的閣樓

被雪邀請時 花草一片寂靜
視野 像一杯斟入黑暗的酒
在不同地點燃燒

被雪拒絕時 你是無色的
棲息在傷口裏的鷹 用陽光小聲哭泣
巖石 慢慢吞下你
而你的性閃耀你死後不可能的亮度

你成為唯一的不可能了
一生的雪都落下了

白色夜晚的閣樓裏 鉗子在夾緊
鳥兒脆弱的睡夢裏 天空無情歡呼
女孩胸前甜蜜的梨子 掉進
雨季 雨聲 就在你裏面到處追逐你
一個人赤裸到最後無非一片雪

在山谷腳下潔白 刺眼

走了千年還沒穿過這間沒有你的房子


(之六)

只活在時間裏的人知道時間並非時間
一塊巖石本身就是一首詩
而陰影 鐫刻成一把湖邊的椅子
每年六月的野草 在這兒朗讀
雪 死者銀白的書
那鐵絲鬃毛的刷子仍固執刷著

一雙泥濘棺木的鞋子
一副紙手銬 更使囚犯膽戰心驚
這一個個字 寫下就錯了
刻上懸崖的字 搭乘著失控的纜車
日復一日粉身碎骨
跳入一首詩的詩人只配粉身碎骨

比死亡更逼真的想象裏
雪是一次漫步 僅僅一次
六月就齊聲腐爛 死者的肉體搖著鈴
所有人 搖著此刻完成的孤獨的鈴
比想象更逼真地死亡著
雪 離開太遠了 不得不埋葬一切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