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煉的詩《半坡組詩》の 神話

祖先的夕陽

一聲憤怒擊碎了萬年青的綠意
大地和天空驟然翻轉
烏鴉像一池黑睡蓮
驚叫著飛過每個黃昏
零亂散失的竹簡,歷史的小小片斷

從另一種現實中,石頭
登上峭崖,復原了自己的面孔

祖先的夕陽
落進我懷裏
像這只盛滿過生命泉水的尖底瓶
一顆祈願補天的五彩的心
茫茫沙原,從地平線向我逼近
離去石頭,歸來石頭
我是一座活的雕塑

哦紅褐色的光,照耀同一片黃土
那兒,起伏著我童年的茅屋
松樹和青銅器,在山坳裏默默佇立
優美的動物獻出溫暖的花紋
骨珠串成的日子
我的大地膚色的孩子
當夢發白,飽含澆灌萬物之水
第一個單音詞,喃喃誕生

我遊遍白晝的河灘,一條蛇尾
拍打飛鳥時的時間,化為龍
我走向黑夜的巖谷,一雙手掌
摸索無聲的壁畫,變成鷹

早已不是少女,在這裏一跪千載——
而把太陽追趕得無處藏身的勇士
被風暴般的欲望折斷了雄渾的背影
震顫著寂寞大海的鳥兒
註定填補滿自己淺淺的靈魂
第九顆烈日掙紮死去
弓弦和痛苦,卻徒然鳴響
一個女人只能清冷地奔向月亮
在另一種光中活著
回過頭,沈思已成往日的世界

無窮歲月的播種者啊
只有這一片黃昏能觸摸你幽暗的永恒
告訴我:金燦燦的膚色究竟意味著什麽
果實累累的生命在綠色藤蔓上搖曳
我的靈魂到底收獲過什麽

六條龍倒在腳下,懷抱一座深淵
這石頭,以原始的強勁,悠悠書寫
最古老的種族蔓延成一片高原
崩塌之後廢棄之後,不加雕琢的美
經終空曠的真實,朗讀風聲
我一千次死亡再生為神

看呵,和綠色的田野糾纏不清的早晨
每天的未蔔之辭,像一堆灰燼
而大地另一面,太陽的希望的篝火
灼傷第一個撒下小麥的人
第一個用血液搖撼海洋的人
固定在邊緣,永遠是第一次——

一座母親的雕像
俯瞰這沈默的國度
站在峭崖般高大的基座上
懷抱的尖底瓶
永遠空了

我在萬年青一樣層層疊疊的歲月中期待著
眼睛從未離開沈入波濤的祖先的夕陽
又一次夢見那片蔚藍正從手上徐徐升起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