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潮

高原如猛虎,焚燒於激流暴跳的萬物的海濱
哦,只有光,落日渾圓地向你們泛濫,大地懸掛在空中

強盜的帆向手臂張開,巖石向胸脯,蒼鷹向心……
牧羊人的孤獨被無邊起伏的灌木所吞噬
經幡飛揚,那淒厲的信仰,悠悠淩駕於蔚藍之上
你們此刻為那一片白雲的消逝而默哀呢
在歲月腳下匍匐,忍受黃昏的驅使
成千上萬座墓碑像犁一樣拋錨在荒野盡頭
互相遺棄,永遠遺棄:把青銅還給土,讓鮮血生銹
你們仍然朝每一陣雷霆傾瀉著淚水嗎
西風一年一度從沙礫深處喚醒淘金者的命運
棧道崩塌了,峭壁無路可走,石孔的日晷是黑的
而古代女巫的天空再次裸露七朵蓮花之謎
哦,光,神聖的紅釉,火的崇拜火的舞蹈
洗滌呻吟的溫柔,賦予蒼穹一個破碎陶罐的寧靜
你們終於被如此巨大的一瞬震撼了麽
——太陽等著,為隕落的劫難,歡喜若狂


二、黃金樹

我是瀑布的神,我是雪山的神
高大、雄健、主宰新月
成為所有江河的唯一首領
雀鳥在我胸前安家
濃郁的叢林遮蓋著
那通往秘密池塘的小徑
我的奔放像大群剛剛成年的牡鹿
欲望像三月
聚集起騷動中的力量

我是金黃色的樹
收獲黃金的樹
熱情的挑逗來自深淵
毫不理睬周圍怯懦者的箴言
直到我的波濤把它充滿

流浪的女性,水面閃爍的女性
誰是那迫使我啜飲的唯一的女性呢

我的目光克制住夜
十二支長號克制住番石榴花的風
我來到的每個地方,沒有陰影
觸摸過的每顆草莓化作輝煌的星辰
在世界中央升起
占有你們,我,真正的男人


三、血祭

用殷紅的圖案簇擁白色顱骨,供奉太陽和戰爭
用殺嬰的血,行割禮的血,滋養我綿綿不絕的生命
一把黑曜巖的刀剖開大地的胸膛,心被高高舉起
無數旗幟像角鬥士的鼓聲,在晚霞間激蕩
我活著,我微笑,驕傲地率領你們征服死亡
——用自己的血,給歷史簽名,裝飾廢墟和儀式

那麽,擦出你的悲哀!讓懸崖封閉群山的氣魄
兀鷹一次又一次俯沖,像一陣陣風暴,把眼眶啄空
苦難祭臺上奔跑或撲倒的軀體同時怒放
久久迷失的希望乘坐尖銳的饑餓歸來,撒下呼嘯與贊頌
你們聽從什麽發現了弧形地平線上孑然一身的壯麗
於是讓血流盡:赴死的光榮,比死更強大
朝我奉獻吧!四十名處女將歌唱你們的幸運
曬黑的皮膚像清脆的銅鈴,在齋戒和守望裏遊行
那高貴的卑怯的、無辜的罪惡的、純凈的骯臟的潮汐
遼闊記憶,我的奧秘般隨著抽搐的狂歡源源誕生
寶塔巍峨聳立,為山巔的暮色指引一條向天之路
你們解脫了——從血泊中,親近神聖


四、偈子

為期待而絕望
為絕望而期待

絕望是最完美的期待
期待是最漫長的絕望

期待不一定開始
絕望也未必結束

或許召喚只有一聲——
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靜


五、午夜的慶典

開歌路

領:午夜降臨了,斑燦的黑暗展開它的虎皮,金
燦燦地閃耀著綠色。遙遠。青草的方向使我
們感動,露水打濕天空,我們是被誰集合起
來的呢?

合:哦這麽多人,這麽多人!

領:星座傾斜了,不知不覺的睡眠被松濤充滿。
風吹過陌生的手臂,我們僅僅擠在一起,夢
見篝火,又大又亮。
孩子們也睡了。

合:哦這麽多人,這麽多人!

領:靈魂顫栗著,靈魂渴望著,在漆黑的樹葉間,
尋找一塊空地。在暈眩的沈默後面,有一個
聲音,徐徐松弛成月色,那就是我們一直追
求的光明吧?

合:哦這麽多人,這麽多人!


穿花

諾日朗的宣諭:
唯一的道路是一條透明的路
唯一的道路是一條柔軟的路
我說,跟隨那股贊歌的泉水吧
夕陽沈澱了,血流消融了
瀑布和雪山的向導
笑容蕩漾袒露誘惑的女性
從四面八方,跳舞而來,沐浴而來
超越虛幻,分享我的純真


煞鼓

此刻,高原如猛虎,被透明的手指無垠的愛撫
此刻,狼藉的森林蔓延被蹂躪的美,燦爛而嚴峻的美
向山洪、像村莊碎石累累的毀滅公布宇宙的和諧
樹根粗大的腳踝倔強地走著,孩子在流離中笑著
尊嚴和性格從死亡裏站起,鈴蘭花吹奏我的神聖
我的光,即使隕落著你們時也照亮著你們
那個金黃的召喚,把苦澀交給海,海永不平靜
在黑夜之上,在遺忘之上,在夢囈的呢喃和微微呼喊之上
此刻,在世界中央。我說:活下去——人們
天地開創了。鳥兒啼叫著。一切,僅僅是啟示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