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位置

孩子們來了
拉著年輕母親的手
穿過灰色的庭院

孩了們來了
眼睛在小槐樹的青色襯裙間
象被風吹落的
透明的雨滴
幽靜地向凝望

燕子喳喳地在我身邊盤旋……

我被固定在這裏
已經千年
在中國
古老的都城
我象一個人那樣站立著
粗壯的肩膀,昂起的頭顱
面對無邊無際的金黃色土地
我被固定在這裏
山峰似的一動不動
墓碑似的一動不動
記尋下民族的痛苦和生命

沈默
巖石堅硬的心
孤獨地思考
黑洞洞的嘴唇張開著
朝太陽發生無聲的叫喊
也許,我就應當這樣
給孩子們
講講故事


2.遙遠的童話

我該怎樣為無數明媚的記憶歡笑
金子的光輝、玉石的光輝、絲綢一樣柔軟的光輝
照耀我的誕生
勤勞的手、華貴的牡丹和窈窕的飛檐環繞著我
儀仗、匾額、榮華者的名字環繞著我
許許多多廟堂、輝惶的鐘聲在我耳畔長鳴

我的身影拂過原野和山巒、河流和春天
在祖先居住的穹廬旁,撒下
星星點點翡翠似的城市和村莊
火光一閃一閃抹紅了我的臉,鐵犁和瓷器
發出清脆的聲響,音樂、詩
在節日,織滿天空

我該怎樣為明媚的記憶歡笑
在那青春的日子,我曾俯瞰世界
紫色的葡萄,象夜晚,從西方飄來
垂落在喧鬧的大街上,每滴汁液的一顆星
嵌進銅鏡,輝映一下我的面容
我的心象黎明時開放的大地和海洋
駝鈴、壁畫似的帆從我身邊出發
到遙遠的地方,叩響金幣似的太陽

在我誕生時候
我歡笑、甚至
朝那些炫耀著釉彩的宮殿、血紅色的
墻,那些一個世紀、又一世紀枕在香案上
享受著甜蜜夢境的人們
灼熱而赤誠地歌唱
卻沒有想到
為什麽珍珠和汗水都向一個地方流去
——向一座座飽滿而空曠的陵墓流去
為什麽在顫抖的黃昏
那個農家姑娘徘徊在河岸
陰澈的瞳孔裏卻溢出這麽多憂郁和悲哀呵……

終於,銷煙和火從封閉的莊院裏燃起
從北方,那蒼茫無邊的群山與平原之間
響起了馬蹄,廝殺和哭嚎
紛亂的旗幟在我周圍變幻、象雲朵
象一片片在逃難中破碎的衣裳
我看到黃河急急忙忙地奔走
被月光鋪成一道銀白色的挽聯
哀掉著歷史,哀掉著沈默
而我所熟悉的街道、人群、喧鬧哪兒去了呢
我所思念的七葉樹、新鮮的青草
和橋下潺潺的溪水哪兒去了呢
只有賣花老漢流出的血凝固在我的靈魂裏
只有燒焦的房屋 瓦礫堆、廢墟
在彌漫的風沙中漸漸沈沒
變成夢、變成荒原


3.痛苦

漫長的歲了裏
我象一個人那樣站立著
象成千上萬被鞭子驅使的農民中的一個
畜牧似的,被牽到這北方來的士卒中的一個
寒冷的風撕裂了我的皮膚
夜晚窒息著我的呼吸
我被迫站在這裏
守衛天空、守衛大地
守衛著自己被踐踏、被淩辱的命運

在我遙遠的家鄉
那一小片田園荒蕪了,年輕的妻子
倚在傾斜的竹籬旁
那樣地黯淡、那樣的雕殘
一群群蜘蛛在她絕望的目光中結網
曠野、道路
伸向使人傷心的冬天
和淚水象雨一樣飛落的夏天
伸向我的母親深深摳進泥土的手指
綠熒熒的,比飄遊的磷火更陰森的豺狼的眼睛

我的動作被剝奪了
我的聲音被剝奪了
濃重的烏雲,從天空落下
寫滿一道道不容反抗的旨意
寫滿代替思考的許諾、空空洞洞的
希望,當死亡走過時,捐稅般
勒索著明天
我的命運呵、你哭泣吧!你流血吧
我象一個人那樣站立著
卻不能象一個人那樣生活
連影子都不屬於自己


4.民族的悲劇

奔跑呵、奔跑呵、奔跑呵、奔跑呵、
渾身顫栗的土地,赤祼臂膀的土地
激蕩起鋤頭、刀劍、陽光
象密林裏沖出的野獸
象荒原上噴吐的烈火
一排又一排不肯屈服的山脈、雄壯地
朝天空顯示紫色的胸膛
在頭顱砍去的地方,江河
更加瘋湧地洶狂

呼喊呵、呼喊呵,呼喊呵,呼喊呵
塗滿鮮血的戰鼓、漲飽力量的戰鼓
用風暴和海洋的節奏
搖撼一座座石墻和古堡
五顏六色的旗幟在埃裏招展
草原、湖泊上升起千千萬萬顆星辰
象無數戰死者沒有合上的眼睛
那威武而晶瑩的靈魂呵
看著勝利、看著秋天
看著滿山遍野金黃色的野菊花

我是這隊伍中一名英勇的戰士
我的身軀、銘刻著
千百年的苦難、不屈和尊嚴
哪怕厚重的城門緊咬著生銹的牙齒
哪怕道路上布滿荊棘和深淵
我的腳步踏過天——雲梯
從腐爛的城垛上
警起我的紅纓和早晨

無邊無際的向我展開的世界呵
無窮無盡的向我沸騰的人君呵
那麽多笑容——男人的、女人的
兄弟們的、夥伴們的、象我的父親一樣
在壟溝的皺紋間抖動的
象我的妻子一樣在絲線似的睫筆下閃耀的
甚至在我的仇敵臉世擠出的
笑容呵,和醉人的美酒一同斟滿
和祭壇上莊嚴的煙縷、鐘聲
一同融進另一片黃昏

一次又一次,我留在這裏
望著復歸沈寂的蒼老的大地
望著我的低垂的手掌,被犁杖、刀柄
磨得粗硬的黃土高原和華北平原
我的肩頭:秦嶺和太行山
望著吱吱作響的獨輪車、扁擔
怎樣在我心上壓出一道道傷口,迷茫的
情歌飄蕩著,烏雲似的
遮住我的眼睛,而我的兄弟們呵
騎在水牛背上,依舊那樣悠然自得
仿佛什麽事情也不曾發生過
我留在這裏,悲憤地望著這一切
我說心在汩汩地淌血

一次又一次,已經千年
在中國,古老的都城
黑夜圍繞著我,泥濘圍繞著我
我被判賣,我被斯騙
我被誇耀和隔絕著
與民族的災難一起,與貧窮、麻木一起
固定在這裏
陷入沈思


5.思想者

我常常凝神傾聽遠方傳來的聲音
閃閃爍爍、枯葉、白雪
在悠長的夢境中飄落
我常常向雨後遊來的彩虹
尋找長城的影子、驕傲和慰藉
但咆哮的風卻告訴我更多崩塌的故事
——碎裂的泥沙、石塊、淤塞了
運河,我的血管不再跳動
我的喉嚨不再歌唱

我被自己所鑄造的牢籠禁錮著
幾千年的歷史,沈重地壓在肩上
沈重得像一塊鉛,我的靈魂
在有毒的寂寞中枯萎灰色的庭院呵
寥落、空曠
燕子們棲息、飛翔的地方……
我感到羞愧
面對這無邊無際的金黃色土地
面對每天親吻我的太陽
手指般的,雕刻出美麗山川的光
面對一年一度在春風裏開始飄動的
柳絲和頭髮,項鏈似的
樹枝上在熟的果實
我感到羞愧

祖先從埋葬他們屍骨的草叢中
憂郁地註視著我
成隊的面孔,那曾經用鮮血
賦予我光輝的人們註視著我
甚至當孩子們來到我面前
當花朵般柔軟地小手信任地撫摸
眸子純凈得象四月的湖
我感到羞愧

我的心被大洋彼岸的浪花激動著
被翅膀、閃電和手中升起是星群激動著
可我卻不能飛上天空、象自由的鳥
和昔日從沙漠中走來的人們
駕駛過獨木舟的人們
歡聚到一起
我的心在郁悶中焦急地顫栗

就讓這渴望、折磨和夢想變成力量吧
象積聚著激流的冰層,在太陽下
投射出奔放的熱情
我象一個人那樣站在這裏,一個
經歷過無數痛苦、死亡而依然倔強挺立的人
粗壯的肩膀、昂起的頭顱
就讓我最終把這鑄造惡夢的牢籠摧毀吧
把歷史的陰影,戰鬥者的姿態
象夜晚和黎明那樣連接在一起
象一分鐘一分鐘增長的樹木、綠蔭、森林
我的青春將這樣重新發芽
我的兄弟們呵,讓代表死亡的沈默永久消失吧
象覆蓋大地的雪——我的歌聲
將和排成"人"字的大雁並肩飛回
和所有的人一起,走向光明

我將托起孩子們
高高地、高高地、在太陽上歡笑……


(取自《太陽每天都是新的》组詩)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