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被我們觸犯過的人握有我們的生死支配權時,感化他們心靈最通用的辦法是低三下四地服從。然而,與之相反的勇敢和頑強,有時也達到過同樣的效果。

威爾斯親王愛德華曾長期攝政於吉耶納,享有巨大的財富和聲譽。他曾經被列摩日人深深冒犯。當他用武力攻下列摩日城時,不為人民的呼救聲,不為在殘殺中被棄婦幼的求饒和下跪所打動,率部繼續前進,直到看見三個法國紳士英勇無畏地同獲勝的英軍奮戰之時,他才開始心軟。他對這種高尚的美德不勝敬佩,因而平息了憤怒,並且從這三位紳士開始赦免全城居民。

斯坎德培固是伊庇魯斯回的君王,他追蹤手下的一名士兵,想把後者處死。那士兵先是忍氣吞聲,苦苦哀求,試圖讓君王平息怒火,但卻無濟於事,最後他決定孤注一擲,握起劍來等待決鬥。這一毅然的決心頓時止住了主人的憤怒:君王見士兵做出如此令人尊敬的決定,便寬恕了他。那些不了解斯坎德培的神奇力量和勇敢的或許會對這一例子作出另一種解釋。

康拉德三世包圍巴伐利亞公爵後,對於被圍者提出的誘人條件和卑劣賠罪不屑一顧,只允許同公爵一起被圍的貴婦們保全體面,徒步出城,並讓她們把隨身能帶的帶走。這些心靈高尚的貴婦竟敢肩背她們的丈夫、孩子和公爵本人一起出城。康拉德皇帝見她們如此勇敢,高興得竟流下了眼淚,於是,他對公爵的刻骨仇恨煙消雲散,並且不究既往,仁慈地對待公爵及其臣民。

上述兩種方法,無論是屈服,還是抵抗,都很容易把我征服。因為我向來富有同情心,為人寬容大度。不管怎樣,我自以為我的本性更傾向於同情,而不是欽佩。然而,對斯多葛派來說,憐憫是一種罪惡。他們主張救助受苦受難者,但不要給以同情和憐憫。

然而,我覺得下述例子似乎更加合適,因為從中我們能看到那些經受軟硬兩種方式考驗的心靈,如何承受其中之一而不動搖,卻屈就於另一種方式。大概可以說,側隱之心是溫和、寬容、柔弱的表現,婦女、兒童、俗人等天性較弱者更具有這種傾向相反。蔑視眼淚和乞求,只崇敬勇敢的神聖形象,則出自強健、不屈不撓的心靈,他們只崇拜男性的堅韌與頑強。然而對於不大高貴的人,驚奇和敬佩有時也能產生同樣的結果。以底比斯人民為證。他們將那墮到了規定任期而不卸任的將領提交重罪法庭審判。派洛皮達固在人民的控告壓力下屈服,為保性命苦苦求饒,可人民卻很難寬恕他。相反,伊巴密濃達卻把他自己做的事淋漓盡致地頌揚一遺,並自信而高傲地譴責人民忘恩負義,這使人民在表決時不敢投票,老狄奧尼修斯經過長期的艱難困苦,終於攻下雷焦卡拉布里亞城,並抓獲曾負隅頑抗的統帥菲通,一位十足的君子。狄氏想對菲通進行報復,以示做戒。他首先告訴菲通他在前一天如何把菲通的兒子聶其所有親族都淹死了。對此,菲通只淡然回答,他們的這一天比他自己的更幸福。然後,狄氏叫人剝去菲通的衣服,並叫劊子手帶他在全市遊街示眾,殘忍地鞭打和羞辱他,並用惡言穢語謾罵他。然而,菲通臨危不懼,神色堅毅,大聲提醒劊子手,他的死是為了偉大而崇高的事業,為了不使自己的祖國落入獨裁者手中,並威脅狄氏將受到諸神的懲罰。狄氏從他部隊的目光中,看到了士兵們並沒有為這位敗將的頂撞所激怒,相反,整個部隊開始蔑視他們的將領及其勝利,他們顯然已被菲通非凡的勇敢所感動。狄氏還從士兵的目光中預感到反叛的可能性,他們甚至還會將菲通從衛士的手里搶救出來。於是,他下令停止對菲通的這種殘酷折磨,暗中遣人將他淹死於大海。

當然,人是極其虛榮和反復無常的。對人很難作出固定不變和千篇一律的評價。龐培曾因一個叫芝諾的公民願意獨自為馬墨提奧人擔罪受罰而寬恕了全城居民,盡管龐培曾被他們激怒過,而佩魯賈的城主對蘇拉也用過同樣的辦法,卻與己與全城居民沒有好處。

亞歷山大國則與前述例子截然相反。這位最勇敢、對戰敗者極其寬容的人,浴血奮戰,攻下加沙城後,碰上該城指揮官貝蒂斯。對於此人的英勇頑強,他在圍城時早有領教:在這一戰役中,貝蒂斯經受了可怕的考驗,最後在部隊潰逃、武器折斷、自己遺體鱗傷的情況下,依然孤身奮戰於眾多馬其頓人之中。亞歷山大為這次勝利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最慘重的是他身中兩箭,對此耿耿於懷,對貝蒂斯說:“貝蒂斯,妳不會像妳所願意的那樣死去,妳會受到一個戰俘可能受到的各種折磨。”而對方神色堅定,傲氣凜然,面對威脅,一言不發。看到貝蒂斯傲慢而執著的沈默,亞歷山大思忖:“他怎麽不低頭?他怎麽不求饒?我一定要戰勝妳的沈默,即使不能讓妳說話,也要讓妳呻吟。”於是他由憤怒變成狂怒,命令士兵刺穿貝蒂斯的腳跟,將他活活地拖在一輛馬車後面,把他撕得肢體不全。或許他對勇敢習以為常,根本不欣賞這種品質,所以就不太看重了?要不他太欣賞自己的勇敢,看到別人同樣有膽量就會嫉妒、怨恨並難以忍受?也可能他一怒就容易暴躁,難容異己?的確,如果亞歷山大能夠抑制怒火,那麽,在攻占和掠奪底比斯城時,那些失去自衛能力的眾多勇士就可以免遭殺戮了。因為,在這場鏖戰中,底比斯城有八千人被屠殺,但沒有人選跑或求饒;相反,街上到處有人還擊得勝的敵軍,挑起決鬥,讓自己死得高尚。從沒見過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戰士,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還在尋敵復仇,拿起絕望的武器再殺幾個敵人,以求安慰。這一悲壯的場面沒有得到亞歷山大的絲毫憐憫,他用了一天的時間報仇雪恨,直至熱血戰士流盡最後一滴血。只有手無寸鐵的婦孺老幼才幸免一死,最後成為三萬奴隸。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