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和堅毅並不意味著不要盡我們所能地避開威脅我們的麻煩和不測,不要擔心它們的突然降臨。相反,任何預防不測的誠實做法不僅允許,而且值得贊揚。所謂堅毅,主要指耐心忍受無法補救的不測。因此,如果能夠利用身體的靈活或手中的武器避開別人的突然襲擊,都是好的辦法。

古時候,許多好戰的民族將逃跑作為他們的主要武器,這種背對敵人的做法比面向敵人更危險。

土耳其人比較習慣這樣做。

柏拉圖筆下的蘇格拉底嘲諷拉凱斯把勇敢定義為:在對敵作戰中堅守陣地。蘇格拉底說;“怎麽?難道把陣地讓給敵人再反擊他們就是怯懦嗎?”他還引證荷馬如何稱頌埃涅阿斯的逃跑戰術。後來,拉凱斯改變了看法,承認斯基泰人和騎兵也采用逃跑的戰術,這時,蘇格拉底又舉斯巴達的步兵為倒;這個民族比任何民族都英勇善戰,攻克布拉的城那天,由於沖不破波斯部隊的方陣,斯巴達軍隊敢於後退,企圖制造後退的輿論,引誘波斯人追擊,以便打破和瓦解他們的方陣。這樣,斯巴達人取得了勝利。

說起斯基泰人,有人說,當大流士皇帝率兵去征服他們的時候,強烈譴責他們的國王見到他時總是後退,避免爭論。對此,安達蒂斯——那位國王的名字——回答說,他後退既非怕大流士,也非怕其他什麽人,而是他的民族行走的方式;因為他們既無耕地,也無城池和家園要保衛,不必擔心敵人從中撈到好處;但是,如果說他非常樂意這樣做,那是因為他想靠近他們祖宗的墓地,在那里他會找到對話者。

然而,炮戰時,正如打仗時常有的那樣,一旦被炮瞄準,是不能怕被擊中而躲開的,因為炮彈的威力之大,速度之快,讓人躲不勝躲。但還是有人試圖舉手或低頭來躲避炮彈,這至少會讓同伴們嗤笑。

查理五世入侵普羅旺斯時,居阿斯特侯爵靠一風車作掩護去偵察阿爾城。當他離開掩護時,被正在競技場上視察的德?博納瓦爾和塞內夏爾?德?阿熱諾阿兩位老爺發現。他們將侯爵指給炮兵指揮德?維利埃大人,後者用輕型長炮瞄準侯爵,侯爵看見開火,便撲向一旁,可是未躲及便中了彈。幾年前,洛朗一世——卡特琳-德?梅第奇王後的父親,弗朗索瓦二世的外祖父—一圍困意大利要塞蒙多爾失,就在維卡利亞一帶。他看見瞄準他的一門大炮正在點火,便趕緊趴下,否則,炮彈可能會擊中他的腹部,可現在僅僅從他的頭頂擦過。說實話,我不認為他們的舉動是經過思考的,因為在瞬間,妳怎麽能判斷得出對方是朝上還是朝下瞄準呢?人們更容易相信,能躲過炮彈那是僥幸,下次恐怕就難躲及,反而是飛蛾投燈,自取滅亡。

如果槍聲在我不期待的地方,突如其來傳人我的耳朵,我保不住也會發顫。這種情況,我在比我勇敢的人身上也見到過。 斯多葛派不認為他們哲人的心靈能夠抵擋突如其來的幻覺和想像,但是,他們一致認為,智者比方說聽到晴天霹靂,或是看到突降災禍,會大驚失色,渾身顫抖,這似乎是本能所致。對於其他的痛苦,只要哲人的理智是健全的,他們的判斷能力尚未受到損害,他們都會鎮定自若。而對於非哲人來說,前一種反應是與智者一樣的,而第二種就截然不同了。因為痛苦的感受對於後者來說,不是表面的,而會滲透並腐蝕、毒害他的理智,這種人只根據痛苦進行判斷,並與其妥協。不妨好好瞧一瞧這位斯多葛哲人的心境:

他的心堅定不移,他的淚枉然流淌。——維吉爾


逍遙學派哲人並不排斥煩惱,但他們善於抑制。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