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青絲帳》笛子姑娘

翻到妹妹逝世前最後一位男朋友寄來的聖誕卡,去年,他在卡上寫著:經過整整的一年,心情才能平復。今年,卡上什麽也沒有寫。妹妹去世兩年多了,為什麽我和她的男朋友都互寄聖誕卡?也許,那只是因為妹妹,那是我惟一的寄卡理由,那是,我們對無法捨得的人的一種聯系、一種聊以自慰。

聖誕日,關在廚房裏燒了個聖誕卡給妹妹,告訴她姐姐永遠疼她。其實,那何須我說?她一定知道的。然而,我又是那麽地擔心她生氣,怪我今年不告訴她。妹妹是很要人疼的。


弟弟在醫院裏陪她,默默地寫了“笛子姑娘”,沒有告訴我,沒有說過一句話。有一回看見葉振棠在臺上唱,煙霧中有個縹緲的少女,她在歌者背後出現,又在歌者背後消失,后來媽媽說,那是弟弟為妹妹寫的。我明白,弟弟能有什麽話對我說得出口呢?大家都不想撩起心中的淚。弟弟行二,妹妹行三,她一向最敬愛這位哥哥,對我,她不算聽話,她只愛向我撒嬌。我和妹妹根本是兩類人,我罵她,她談不上怕,哥哥罵她,她可馬上馴了。“笛子姑娘”,哥哥的心,交纏成永恒的遺憾。


以前,我們兄弟姐妹四人每逢坐在一起說話兒,旁人通常都不曉得我們在說什麽,別人聽上去語無倫次,我們卻嘰嘰呱呱、嘻嘻哈哈的,大家都很明白大家在說什麽,這種情景不復再了,一來是妹妹已經不在,二來是兩個弟弟都已成家,人總是要長大的,各有各的工作和感情上的壓力,倒像是生疏了。是的,人總是要長大的,也總是要分離的。看見妹妹從前的男朋友們一個一個的成家,為夫為父,想起他們少小時拉著手兒,一會兒扭股糖兒地粘作一團,一會兒吵得天翻地覆,實在感慨萬千。


每在街上偶遇妹妹舊時的男朋友,我總奇怪地有種欣慰的感覺,因為從他們身上,我仿佛重睹妹妹的十三歲、十四歲、十五歲、十六歲、十六歲……也許我是神經過敏了,但是我已經沒有妹妹了,碰見他們也是好的。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