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青絲帳》兒時魚花鳥

有時很想念種花養魚這些閑情逸趣,小時種風仙花,種得又喜又愁。喜的是鳳仙花長得快、開花快、結子多,愁的是種子太多,一掉在地上又長出一大堆鳳仙花,繁殖之快,令我應接不暇,心裏老想:“結少些子便好了。不要逢種必生就好了,矜貴點。”可是,鳳仙花總是愈來愈多,因為它不香又不漂亮,再加上不要臉地瘋狂繁殖,我對它便開始厭煩了,結果有一天耐不住了,把花全部拔掉。

人就是有這個劣根性,不用自己細心服侍、不辛苦得來的東西,便完全不放在眼內。現在想起來,還得向鳳仙花致歉,那時我不懂得欣賞它那健康快樂的生長方式。


魚兒我倒是寶貝一點,每尾死了都有個墓,我把魚兒葬在花盆,用冰棒木條做墓碑。當我只擁有個小缸和幾尾小金魚的時候,每尾魚都是我的心肝,都有名字的,所以它們的“墓碑”上不是“愛魚之墓”那麽簡單,而是“愛魚小雲之墓”之類。

我的魚只有名字沒有姓。跟我姓林,有點詼諧;姓別的姓,又沒理由,所以乾脆有名無姓了。後來家裏弄了幾個大魚缸,養了一大堆熱帶魚,我不能再萬千寵愛在幾身了,只寵幾條最有性格最頑皮的。其中有條四五英寸長的叫“萬龍”,整缸最“巨型”的是它,最不生性的又是它,常常跳出缸摔在地上,好幾個早上起來,發覺它癱在地板上奄奄一息乾瞪眼,害得我忙把它放在水杓中,拿根飲筒吹半天氣,才把它救活過來。救得多我便煩了,心裏老希望它有一回終於摔死了救不活,可是那天殺的家夥卻逢救必活,以后我看見它挺在地上便頭痛。它后來是怎麽死的我忘了,總之不是跳出缸外摔死的。


小弟卻是摔死鳥兒。籠中鳥原來是不會飛的,母親買了鳥兒來養,小弟卻不知是手多還是好心,偷偷開了烏籠把鳥兒擲出街外,那些鳥拍了幾下翅膀,卻撲地直摔街中,我們跑下去救,沒摔死的已嚇得渾身抖顫,籠中鳥真不爭氣。想起……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