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六橋

——蘇東坡寫得最長最美的一句詩

這天清晨,我推窗望去,向往已久的蘇堤和六橋,與我遙遙相對。我穆然靜坐,不敢喧嘩,心中慢慢地把人類和水的因緣回想一遍:

大地,一定曾經是一項奇跡,因為它是大海裏面浮凸出來的一塊幹地。如果沒有這塊幹地,對鯊魚當然沒有影響,海豚,大概也不表反對,可是我們人類就完了,我們總不能一直遊泳而不上岸吧!

岸,對我們是重要的,我們需要一個岸,而且,甚至還希望這個岸就在我們一回頭就可以踏上去的地方(所謂“回頭是岸”嘛)!我們是陸地生物,這一點,好像已經註定了。

但上了岸,踏上了大地,人類必然又會有新的不滿足。大地很深厚沈穩,而且像海洋一樣豐富。她供應的物質源源不絕。你可以欣賞她的春華秋實,她的橫嶺側峰,但人類不可能忘情於水,從胎兒時代就四面包圍著我們的水。水,一旦離開我們而去,日子就會變得很陌生很幹癟。

而古代中國是一個內陸國家,要想看到海,對大多數的人而言,並不容易。中國人主動去親近的水是河水、江水、湖水。尤其是湖,它差不多是小規模的海洋。中國人動不動就把湖叫成海,像洱海、青海。猶太人也如此,他們的加利利海分明只是湖。

有了湖,極好——但人類還是不滿足。人類是矛盾的,他本來只需要大水中有一塊可以落腳的陸地,等有了陸地他又希望陸地中有一塊小水名叫湖。有了這塊小湖水,他更希望有一塊小陸地,悄悄插入湖中,可以容他走進那片小水域裏——那是什麽?那是堤。

如果要給“堤”設一個謎語供小孩猜,那便該是:

水中有土、土中有水、水中又有土

蘇堤、白堤便是經兩位大詩人督修而成的“詩意工程”。詩人,本是負責刺探人類心靈活動的情報員,他知道人類內心的隱情密意。他知道人類既需要大地的豐饒穩定,也需要海洋的激情浪漫。於是白居易挖了湖了又築了堤(農人因而得灌溉之利,常人卻收取柳雨荷風),後來蘇東坡又補一堤。有名的白堤、蘇堤就是指這兩條帶狀的大地。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