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前方,在稍稍高出他頭的上面,山清晰地映襯著藍天。一陣颼颼的風拂過,宛如一泓清水,他似乎可以從路上擡起雙腳,乘風遊上並越過山去。風充滿了他胸前的襯衫,拍打著他周身寬松的短外衣和褲子,攪亂了他那寧靜的圓胖面孔上邊沒有梳理的頭髮。他瘦長的腿影滑稽地垂直起落,好像缺少前進的動力,好像他的身體被一個古怪的上帝催眠,進行著木偶式的操作,而時間和生命越過他逝去,把他拋在後面。最後,他的影子到達山頂,頭朝前落在它上面。

首先進入他眼簾的是對面的山谷,在午後和暖的陽光下,顯得青翠欲滴。一座白色教堂的尖頂依山聳立,猶如夢境一般,紅色的、淺綠色的和橄欖色的屋頂,掩映在開花的橡樹和榆樹叢中。三株白楊的葉子在一堵陽光照射的灰墻上閃亮,墻邊是白色和粉紅色花朵盛開的梨樹和蘋果樹;雖然山谷沒有一絲風影,樹枝卻在四月的壓迫下變得彎曲,樹葉間浮蕩著銀色的霧。整個山谷伸展在他下面,他的影子寧靜而巨大,伸出很遠,跨過谷地。到處都有一縷青煙繚繞。村莊在夕陽下籠罩著一片寂靜,似乎它已沈睡了一個世紀;歡樂和憂愁,希望和失望交集,等待著時間的終結。

從山頂眺望,山谷是一幅靜止的樹木和屋宇的鑲嵌畫。山頂上他看不到被春雨所濕潤、布滿牛馬蹄痕的雜亂的一小塊一小塊荒地,看不到成堆的冬天灰燼和生銹的罐頭盒,看不到貼滿的色情畫和廣告的告示牌。沒有爭鬥、虛榮心、野心、貪婪和宗教爭論的一絲痕跡,他也看不到被煙草染汙的法院布告欄。山谷中除了裊裊上升的青煙和白楊的顫抖外,沒有任何活動,除了一個鐵砧的有節奏的微弱的回聲外,沒有任何別的聲音。

他臉上的平淡無奇開始轉化為內心的沖動,心靈上的可怕的摸索。他的巨大陰影像一個特異的人映在教堂上,一瞬間他幾乎抓住了一些與他格格不入的東西,但它們又躲開他;他不知道有什麽東西能突破心靈屏障與他交流。在他身後是用他的雙手幹一天粗活,去與自然鬥爭,取得衣食和一席就寢之地,是一種以他的身體和不少生存日子力代價取得的勝利;在他前面是一座村莊,他這個連領帶也不系的臨時工的家庭就在那里。此外,等待他的是另外一天的艱苦勞動以得到衣食和一席就寢之地,這樣,他開始明白了自己命運的無關緊要,他的心今後不再為那些道德說教和原則所幹擾,最後,他卻被春天落日時分的一個山谷不可抗拒的魅力所打動。

太陽靜靜地西沈,山谷突然處於暗影之中,他一直在陽光下生活和勞動,現在太陽離開他,他那不安的心第一次寧靜下來。在黃昏中,這兒的林間女神和農牧神可能在冰冷的星星下,尖聲吹奏風笛,用鈸發出顫聲和嘶嘶聲,造成一片喧嚷……在他身後是滿天火紅的落霞,在他前面是映襯在變幻的天空中的山谷。他站在一端地平線上,凝視著另一端地平線,那里是無窮無盡的苦役而又使人不能安寢的塵世;他心事浩渺,有一段時間他忘掉了一切……現在他必須回家去了,他於是緩步下山。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