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那個名叫東俄羅的小鎮(下)

唐立問我:“你一個人?還準備繼續走嗎?”

秋季的日落來得早些,不過五點半的光景,天空逐漸壓低,與遼闊的大地連接一線,天邊變幻莫測的火燒雲令遊客們驚嘆不已。

據說,雍正七年(1729),清政府因西藏局勢不穩而請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避難於此,並撥款,征地,修建廟宇和樓房。寺門正中高懸清世宗欽賜的“惠遠寺”鎦金匾額。由於天時地利,十一世達賴克珠嘉措也降生於此地,從此惠遠寺在藏區影響至深。

我與唐立和羅兵道別,約好次日上午八點到旅館門口集合。

回到旅館之後,我點了一份川菜,大快朵頤。因為有去藏區的經驗,我很清楚,幾天之後,將沒有可選擇的菜式。一直不習慣藏式口味,酥油茶和糌粑我都不太喜歡,川菜倒很合我的口味。

為了看日出,吃過飯不多久,我就早早地睡下了。

次日起了個大早,我擦了把臉,興沖沖背起相機就朝外跑,旅館老板娘叫住我,笑著說:“你穿這個出去,會凍死。”我這才發現自己只穿了件單衣,尷尬地笑了笑,趕緊回房間拿了短羽絨服套上。

新都橋的溫差很大,清早出門不多穿些,一定會感冒,而在高原感冒,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新都橋的早晨是藍色的。藍色的天空將山巒也染成了藍色,藏民家的炊煙帶著淡淡藍韻隨風飄去,連雲朵都如同朵朵綻放的藍蓮花。紅色的屋頂在一片藍色中尤其醒目,遠處的山坡上已經有散步的牦牛,處處充滿生機與寧靜。

這座寺廟經過了三次重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惠遠寺每年為各種祭祀活動念經就達二百四十五天之久。大的法會有正月的“祈願大法會”,藏語叫“默朗欽布大法會”,六月的“亞卻”和十一月的“安卻”。每逢法會,各地的信徒都前來朝拜、誦經。

隨著太陽慢慢升起,天與山之間的雲層變成淡淡的紫色,如一襲美麗的紗麗。天空逐漸升高,湛藍的天空也漸漸變成淡藍,眼前風景頓時顯露。

在都市的生活中,人們並不關心哪些東西是真正值得敬重的,而只是關心那些受人尊重的東西。但這個小鎮的人們,並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每天重復著一樣的事情,他們從不勉強自己,卻又最為循規蹈矩。

放眼望去,小鎮旁的山丘上刻著藏傳佛教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因為日出,山丘也染成了紅色。飛揚的經幡不分晝夜,為這個村莊祈福。隨處可見信仰的痕跡,讓人不得不心生敬意。

他們開的是吉普,準時出現在了我面前。

拍完照回旅館已是七點半,我收拾好物品,退了房間,然後在門口等著與唐立和羅兵匯合。

羅兵與唐立對視一眼,嘴角也露出笑意。笑啥呢?我在心裏嘀咕。

在塔公逗留的時間不長,我們決定立刻驅車前往八美,這樣,興許晚上還可以趕到理塘投宿。

在這裏,要謝謝他們!

今天的行程是塔公和八美。

早在出發之前我就在網上查詢過一些資料,很多驢友都說,塔公草原不如新都橋漂亮,並沒有多少去的必要。可是,我已經走到這裏,不去看看,心裏不甘。

一路向藏地躍進,八美的石林和寺廟似乎留不住我們的心,稍作休息之後,我們便驅車前往理塘。

羅兵聽了我講的傳說,一副不屑的樣子,我仿佛聽見他說“哪裏有這麽美”。

直到進入塔公境內,看到茵茵草地上散落的黑色帳篷裏炊煙寥寥,聞到飄到公路上來的奶香茶香,聽到草原之上不時傳來的牧歌聲,羅兵才陶醉不語。

塔公的景區非常多,塔公寺是中心區。

好端端一個藏區旅程,也許會因為你的善意施舍而變得危機四伏。我有點心驚,把棒棒糖重新塞進背包。

路上,果然看見一些遊蕩的小孩,看見人,就緊跟上前。我們的車路過時,還有幾個拼命地揮著手攔車。唐立沒有停車,我們一路開到了八美鎮。

八美的土石林,有些躲藏在山巒之間,在綠色之中,突兀地聳立著成堆的石林,很是壯觀。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