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綿羊聲壩的舞者(上)

早晨,起床收拾完之後,我一直坐在床邊發呆。窗外的景色依舊,不同的,只不過是旅客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直到唐立在門外大喊大叫,我才磨磨蹭蹭,極其不情願地背上行李,跟隨他離開。

羅兵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早餐。在亞丁的最後一餐飯,我和唐立都有些食之無味,只見羅兵在埋頭苦幹,說是沒力氣開不好車,太危險。

驅車前往理塘的路,看起來那麽蒼涼。

雲層壓得很低,不多時就淅淅瀝瀝下起了雨。路邊的亂石像是來自古老的蠻荒年代,一條大路在天地間延伸至遠方。

何處才是遠方?

我輕輕地哼起指南針的《我沒有遠方》:“迷失在高樓大廈鋼筋圍墻,找一點遺漏下來的陽光。沒有天空我恍恍惚惚,眼中閃過一片一片都市的瘋狂。那麽多彼此纏繞相同欲望,都急急忙忙把我來阻擋。追逐著我所有恐懼目光,冷冷嘲笑我那些無助的驚慌。看看感覺一天天在蒼老,看看城市不能不流浪。只想去到夢中停留的地方,看看我的模樣。我要遠方,我要遠方,還我翅膀,腳下就是遠方……”

唐立和羅兵也與我一起,三人反復唱著這一首歌,轉過一個山頭之後,天空已經放晴。

在路上,我們看見孫皓和梅子他們的騎行車隊,搖開車窗沖他們揮了揮手,表示告別。

到達理塘,已經是中午。只能到這裏,我們必須分道揚鑣了。

吃完飯,索朗木措與母親說了幾句什麽,就招呼我跟他一起出門。

我來不及收拾,抓起隨身小包,跟著他跑出門外。

他的老母親非常慈祥,臉上的道道溝壑,向我訴說著經年的風吹雨打。她替我端來酥油茶和糌粑。我一邊喝,她一邊在旁邊打茶。先是煮好磚茶,然後把茶水倒入酥油茶桶,再加入花生、核桃、酥油和食鹽,有些家庭還買了洗衣機,專門用做酥油茶。(洗衣機當攪拌機使用,洗衣服依然到河邊,用雙手或木棒捶洗。)他的家中非常簡單,沒有什麽物品,古老的櫃子上描繪有各種彩色的圖案。

於是,我們決定再去索朗木措的姑媽那家店,再吃一次牛肉面,順道還可以幫我打聽一下去巴塘的班車時間。

到小飯館之後,裏面已經有兩桌等著吃飯的遊客,但卻沒有見到索朗木措的身影。

老母親站在門口對我們揮手,口裏還說著什麽。

吃完飯已經是下午一點。唐立和羅兵要走了。唐立開玩笑說:

“回程的路上,沒有修給我們唱歌了,該有多難熬啊!”我嘿嘿笑著,挑了挑眉。

從索朗木措的家裏出來,七拐八彎就到了一塊草坪。草坪中間升起了熊熊篝火,舞會已經開始了!弦胡手領舞,其他的男男女女圍成一個圈,人多的時候,還圍成好幾個圈,跟著弦胡手的節奏邊舞邊唱,如此循環反復。

索朗木措臉上泛起明亮的光,在聽到弦子之後,他就熱血沸騰般,等不及要加入舞蹈者的隊伍。他拉著我沖向那個大大的圓圈,人們自覺地給我們讓開兩個人的空位。他很快就融入了舞蹈之中,我不會,只好一邊跟著亂走,一邊偷偷瞄旁邊的帥哥。

萍水相逢的人們終須一別。送他們到門口,我分別與他們擁抱。然後,目送著那輛吉普消失在道路盡頭。

離別的憂傷情緒頓時煙消雲散,我招招手,示意他來桌旁坐下。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